1 / 1

溫柔備忘四三:那妳跟我分手

有一天

也許我講的笑話,妳不會再覺得好笑

也許我拍的照片,妳覺得色調不夠美、色調出了問題

也許我寫的詩與文章,妳覺得不夠有感情,找不到溫度

那妳跟我分手,我不會在意,可是妳一定要跟我講

.

偶然之間跟朋友聊到類似的問題

:「欸J~妳覺得年少時候的感情有必要嗎?」

:「為甚麼會沒必要呢?」

:「沒有阿~真正走到婚姻的人又很少,那幹嘛多出這些傷心呢?」

好像也是,其實當下我真地回答不出一個可以說服他的答案,少了那些在一起的開心也死不了,頂多就是比較空虛而已,可是並不會死掉,但如果有了這些開心,好像就有機會難過到死掉,至於這個死掉不是實質上的,或許是精神形態上的,不會有人知道你死了幾次,因為我相信你也不會跟別人說你難過到快死掉了

.

大家都說那些年少的積累,是為了讓你遇到更好的人,可是我心裡總是很納悶,為甚麼不能一次就讓我遇到呢?非得多出那好幾晚的撕心裂肺,才能得一人終老,不知道老天爺有沒有這一套規則,有或沒有都沒關係,只是合不合理我相信大家心裡開始會有些疑問

(下一個人就一定會包容你的脾氣嗎?

或者是那些不再跟別人提起的過去嗎?)

說起來我們只是讓那個遇見變的夢幻且合理化,說對方一定是上天派來的,可是同時我們也是很自私的,要對方去接受你曾經的一切,而恐怖的是,你可能沒有把自己的過去,老實的全部跟對方講,對吧?

或許你會回答我,這是一種保護對方的做法,沒必要讓對方知道你的全部吧?好像也是,但是不是你也正在對我有所保留,保留的過程,會不會連你把那份原本也要給我的愛,也就這麼順便保留了呢?

我是那種很容易把全部的自己給出去的人,但坦白說我很常懷疑自己,懷疑那愛的存量,是不是正比於傷害的總和,自責於自己給出的愛不夠多,如果能再多一點,是不是就不會演變到最後的情況了呢?

我很喜歡思考這些沒有答案的問題,雖然每次想不出來都會很煩,但卻很有趣

.

我其實害怕別人離開,真的很怕,所以到了現在,儘管我還是會全部給出去,

可是我不會再輕易把妳定義為我人生中的重要角色,把每個離去跟偶遇都看得如此淡然,好像是我在每次死掉之前,都能活下那麼一點點的唯一辦法,反正只要活下去,我至少就還在這個世界上,不會天人兩隔我倆之間的緣分與紅塵

.

所以也許未來那麼一天,會遇到一個真的很喜歡我的人,我不會叫妳不要愛我,可是我一定會跟妳說,愛我就好好愛,奮不顧身的愛,我也會這樣對妳

,而當妳要離開我,我也不會留妳,因為那是妳的選擇,心裡也會由衷地祝福妳

逗妳開心、幫妳拍拍照,寫寫有關於妳的文章

.

「在愛妳這件事情上,我曾是最虔誠的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