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第十八章 性愛影片(上)

第十八章 性愛影片 

韓浩沒有對柯賜福的死太過糾結,因為既然出賣他,就不在是兄弟了,而且要不是他有所發現,現在躺在地上的人就是他了。

‘該你了!’王青一步一步的靠近韓浩,冰刀也反著拿,他看過了韓浩很多場比賽的視頻,對韓浩有十足的認識,知道他最厲害的武器就是「反擊拳!」就算學了泰拳的他,也要繃緊神經。

一個箭步上前的鞭腿,但被韓浩用膝蓋給擋下,王青不停的左右揮拳攻擊,都被他上半身的左右位移給閃開,王青沒想到韓浩這麼難纏,所有的攻勢都被擋下或閃開。

‘就只有這樣嗎?看來你也不怎麼樣’韓浩不停的閃躲,順帶嘲笑王青,可見他躲的輕鬆寫意,王青很不甘心,但不得不承認,「他低估了韓浩!」。

韓浩自從國中就練拳,練到現在也有十幾年,而且他不是紙上談兵,實戰經驗不知道有多少,王青只憑三年的泰拳經驗,實在難以傷害他。

「呼!呼!」

在連續不停的攻勢中,王青體力下滑的很快,很快就氣喘如牛,這一切韓浩都看在眼裡。

‘換我攻擊囉!’韓浩的臉出現猙獰,他絲毫不覺得這是危機,對他來說隨時可以結束,就像個貓抓老鼠的心態,他要玩弄死王青!就像當初玩死王玫一樣!跟他唱反調的都要受罪。

韓浩開始快速密集的攻擊,如同蜜蜂一樣敏捷,不給王青絲毫的喘息空間,而王青也只是堪堪閃過,躲避的十分狼狽,突然韓浩的攻擊出現一個空檔,雙手似乎更開了一點,但那個空檔不是這種老手會犯的,仔細思考就會猜到有詐,但一直閃避的王青無從選擇,只能抓住那個空檔攻擊,要不然他遲早落敗、身死。

‘好機會!’王青踏步低身穿到韓浩胸膛,調轉手中的冰刀,往韓浩的胸口扎去。

‘你太嫩了!’韓浩獰笑的說出,原來這個空檔破綻,是他故意露出來的,手快速下壓,打在王青的左臉,那一剎那他早就準備好「反擊拳!」打下去。

當下王青往左邊飛去,撞翻了運動房擺放休息的桌椅,手中的刀也飛了,王青起身甩著頭,想恢復正常的視力,那一下打的他頭有點暈,但韓浩明顯不想給他時間恢復,獰笑的踏步前進。

「噗疵!」

一股劇痛襲上心頭,一把刀狠狠的貫穿韓浩的心,韓浩艱難的轉頭去看,赫然是剛剛倒地的柯賜福。

‘對不起!對不起!’柯賜福一直跟韓浩道歉,但韓浩只感覺全身漸漸無力滑了下去。

原來王青本來就與柯賜福說好,利用韓浩愛猜疑的個性,先暴露出王青的所在,之後再假藉含怒攻擊柯賜福,然後把刀峰調轉成刀柄,用力的壓破血漿、在順勢倒地,至於抽蓄是真的!王青那一擊可是用了全力,直接打在橫膈膜上,導致柯賜福短暫的呼吸困難,所以他倒地抽蓄,防止韓浩看出來破綻。

之後就是躺著等待攻擊,等待王青被打出去的一刻,因為他早料到自己不是韓浩的對手,所以安排這一個局,以韓浩豐富的經驗,還有稱霸三個量級的實力,王青只能智取!不可力敵,他可不認為學了三年泰拳,就能輕易打敗三冠王的韓浩。

‘你!’在地上的韓浩只吐出了一個字,手指著柯賜福卻說不出來下面話,就滿口漸漸流淌著鮮血,直接徹底倒在地上了,永遠的閉上雙眼。

王青仰望著天花板,暗想‘姐姐!我幫你報仇了!’,接著回憶姐姐小時候對他的教導,‘人之初;性本善’⋯,不要讓她跟媽媽擔心,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他在現場留下兇器,想讓自己受到法律的制裁。

「喔伊!」

警車來到了運動房包圍住這裡,因為裡面打鬥的動靜太大,引起旁邊居民報警,加上這裡是韓浩要開的運動房,所以警方不敢大意,派出好幾名特警、幹員,要把兇手繩之以法,可惜來晚了一步,只見柯賜福持刀站在那,卻沒有看到其他人身影。

‘咦!王青呢?沒道理不在!’林浩民左顧右盼,派出去所有警員,地毯式搜索都沒有發現。

‘兒啊!’韓錫坤收到通知趕到了現場,抱著血泊中的韓浩,抱緊著屍身流著眼淚,或許這一刻的他,才真真正正的像個父親,但是已經晚了⋯

他與韓浩的親生母親感情不好,但沒人知道韓浩是他心中的驕傲,但他長年報效政治卻疏於管教,最終韓浩用生命償還他的罪過⋯

‘來人!把他帶走!’警方把站在旁邊渾身發抖的柯賜福帶走,他是唯一知道剛剛的事的人。

警方把柯賜福扣押起來不能見客,經過三天馬拉松式的犯罪協商,他終於說出那天的事情發生經過,警方依舊已殺人罪起訴他,後來檢查官調查出,他就是王玫一案的其中一個加害者,兩案刑期疊加,所以向法官起訴他三十年的無期徒刑,判決期間他爸爸無論怎麽關說,判決都沒有改變,柯賜福知道這一切後,心情沒有太大的波瀾,只有風雨過後的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