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我的寶物》上

一雙破舊的帆布鞋,已經看不清楚上面原本的圖案,只有依稀略見油墨印子,兩側的膠條也因為長期使用漸漸斷裂脫落,本是穿一次少一次的鞋,被丟棄是早晚的事情,十年之中,和其他為數不多的鞋子交錯著,是延長她和自己相處的方式之一。

記得我同時和紅色的一雙帆布鞋一起買了,但對這雙滿是白色星星的鞋子充滿了執念,總是覺得他帥氣不已,從付了錢擁有他的那一間開始,那些印在鞋面上白色星星們,彷彿是在為我閃耀一樣,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遲疑,不管是煙管褲、西裝褲、哈倫褲、各式牛仔褲,他都是我的首選。

當然磨損是在所難免的,我買了各式各樣的膠,來補上那些碎裂的空缺,不知道是想要追回那些我流失的青春,還是我對這雙鞋的執愛?

.

.

.

.

彷彿是有了預感一般,我這一早穿出門的時候,聽到他告訴我這是最後一次陪我出門了,那是一場令我有點緊張的會議,我難得的為他拍了照,然後坐在捷運站裡的椅子上,翹起腳來仔細端詳他,就好像是第一次見到他一樣;雖然你的星星斑駁不再,但在我眼裡:你永遠是我鞋櫃裡最閃耀的那一雙帆布鞋,象徵我最青春洋溢的那段美好歲月,陪我走過許多好走的快樂、難走的悲痛,無論有沒有人在我身邊,你都在我腳上為我默默閃耀著你身上,那些漸漸黯去的星光。

和客戶的會議後,走著走著驚覺他真的無法再陪我走上街了,隱約感覺補過又補的鞋底,已經要和上半部說道別時,回到家後也真的就收進櫃子裡,一陣子都沒穿起他,知道放著不用的東西,就是浪費空間,但將他丟棄的那一天,彷彿就像是要與過去那十個年頭的回憶、或是自己道別一般,那種依依不捨有點難以形容,倒也不是哀傷至食不下嚥,但心裡會有些失落感。

.

.

我為他草草畫下一張線稿,因為想到要丟掉他的那一天,我就忍不住感傷而來,我無法更仔細端詳他,就像是我的戰友一樣,再有緣分,都有終了的時候。

我希望你永遠在我心裡閃耀著。

這樣的狀況,不只發生在這雙滿是星星圖案的藍色帆布鞋上,曾經長輩給的一件大衣,也讓我佔住衣櫃一個位子許久許久......

一件款式過時的麂皮大外套,大概跟一個大一生差不多年紀,承接長輩之手,微焦咖啡色的厚布料,也不是很時尚的款式,那又是另一個超過十年的歲月了.........

我應該是戀物癖(無誤)

所以也為很多生活物品或是小事情,畫下很多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