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第十七章 對手(下)

新聞媒體如聞到肉的狼,紛紛把韓錫坤過往的事翻出來,什麼綁樁、弊案、關說、賄賂,統統拿出來說一遍,還查到他在外面包養小三,而且那小三原是有家庭的,如此放縱小孩,大家歸類有這樣的老爸,「上樑不正下樑歪」。

‘給我跪下!’韓錫坤朝韓浩拿藤條一陣亂打,但韓浩還很硬氣的一聲不哀,讓韓錫坤更是火大,因為這件事情,很有可能斷送他經營多年的政治路。

‘不要打了!我去找他!看可不可以幫你說說話!’小三看不下去了出言制止,但韓浩的眼神並沒有感謝她的意思,相反的是一直怨恨的瞪她,因為至從爸爸身邊多了她,就對他的親生媽媽不理不聞,只有在選舉期間才會出去假恩愛的拜票。

小三不知道她也被網友起底,原來她是那個承辦員警的前妻,當初的瘡疤也被揭開,大家紛紛議論,說這是不是小市民的反擊,擊潰社會的權貴分子,一時之間林浩民變成全民偶像,這點他當初也沒想到。

「叮咚!」

半夜林浩民的家裡的電鈴響了,讓在煮泡麵的他,分神去開門,沒想到迎來了不想見的人。

‘我們五年沒見了吧!你怎麼吃泡麵,沒人幫你煮飯嗎?’小三看了一下環境,就知道林浩民還是單身一個人,因為環境就像沒有任何的女性照顧他。

‘你⋯在等我嗎?’小三這句話一出口,兩人同時間凝望著彼此,之後兩人相擁,相吻在一起。

小三與林浩民是高中同學,他們大學並不一樣,但因為聯誼又遇到彼此,之後兩人斷斷續續的聯絡,聊天的時間並不多,但往往對方開一個頭,對方就知道他的想法,最後兩個人因爲這樣談起了戀愛,畢業後兩個人沒多久就結婚,成為人人稱羨的一對,但婚後林浩民常常為了勤務,沒時間陪伴她,還有柴米油鹽種種問題,兩個人常常為此吵架,而韓錫坤這時噓寒問暖、金錢攻勢之下,她外遇了!如今她卻為了韓錫坤而來,真是格外諷刺!

‘你⋯!’林浩民還沒說完,就被小三撲上來,直接往他的唇親上去,因兩個人多年未見,當時初的情感湧現,加上林浩民單身多年,當下是親的難分難解。

‘對不起!’兩個人親的火熱,連衣服都脫了,但林浩民推開小三跑出去,往⋯跑去⋯

剛剛對林浩民來說,那個吻沒有帶有任何的情感,只是身體想發洩慾望,但他心中是想著另一個人,他不想糊裏糊塗的,想認真的面對他的情感。

「趴!趴!趴!開門!」

‘林浩民!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林宇舒睡眼惺忪的開門,林浩民門一開就上前緊緊抱住,嚇醒還在憨眠的她,她只能傻傻站在那裡。

‘我明白了!我愛的是你!’林浩民大聲的說出來,林宇舒聽到先是有點傻住,但後來手就緩緩的抱住林浩民,林宇舒就微微一笑,這時林浩民用腳勾起了門關上⋯

在老舊的倉庫的王青,看到電視內容非常火大,拿起旁邊的飲料就砸過去,搞得電視濕濕黏黏。

‘警方一定想激怒你,這樣你就會露出更多馬腳!’講話這個人赫然是黃俊麟,原來他們一直有在聯繫,當三年前得知他的計畫時,他真的被震撼到了,也覺得這計畫太危險了,但王玫的筆記本他也看過,也覺得世間需要正義,所以他被王青說服,加入復仇計畫。

‘我不管!我要報仇!’王青不理會黃俊麟的警告,拿起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柯賜福約韓浩到拳擊運動房,雖然還沒營業,但已經能看出專業度,他的佔地不是很大,但韓浩花了百萬元打造全新設備,和全新的裝潢,未來這裡要當旗艦店的,所以一點都不會含糊。

‘是不是很酷!’韓浩開心的向柯賜福講解,的確也是有模有樣,但柯賜福⋯

韓浩與柯賜福約在這裡見面,理由是柯賜福想看看這裡,畢竟他也是這裡的股東,對這裡不聞不問也沒道理吧!這次好不容意回國,當然要好好的來看一下。

韓浩熱情的介紹各種不同的運動器材,但柯賜福看似認真聽講,實則有點心不在焉,讓韓浩有種莫名有不好的預感,對環境注意不少。

‘這裡是消防通道!’韓浩介紹場館的消防設施,但韓浩看到柯賜福眼睛睜大不少,對這通道上了心,果然一開門就有紅衣的王青持刀突刺,不過早被有戒心的韓浩躲了過去。

‘王青!你最大的失策,就是找柯賜福演戲!破綻百出!’韓浩不停閃避開來,還順便對他出言諷刺,手持刀的王青停了下來,怒視著柯賜福。

‘你出賣我!’王青步步進逼,而柯賜福是一直否認退後,他一路上都在求饒,但王青都聽不下去,往他肚子上桶了下去,一地都是鮮血,雖還在地板抽蓄,但眼看是活不了了。

王青的刀是冰刀,閃爍著藍色的光芒,這也是為什麼現場都有一攤水,因為冰已經融化掉了,至於為什麼留下兇器,大概是他心裡也希望被抓吧!不想成為復仇而活的魔鬼,心裡的道德線搖擺,所以想留個訊息給警方。

‘下一個到你了!‘王青舔著冰刀,抹開柯賜福的血跡,那個模樣似是索命的魔鬼,但韓浩是久經沙場的老將,心裡素質強上一大截,在拳擊場上遇的對手比他恐怖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