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情書 (小說,第二回)

第二章 認識的日子。

自從經過允司晨出手整治班上秩序後,基本上不太需要允司晨上台寫下吵鬧的名單,只要他一聲安靜,班上可以瞬間安靜得像是一間沒有人的教室。

關於此事,我對允司晨可是充滿著感激,讓我免去這麼棘手的秩序問題,也讓我在班上的人際關係非常順利的展開。

今天早上的第一節國文課,老師突然宣布決定調整上課方式,六人一組、座位則是排成品字型,許多的抗議聲都沒能動搖老師的決心,一陣兵荒馬亂後人員跟位置調整好了,討厭的、喧鬧的聲音此起彼落,唯獨我這組安靜得讓人不知所措,含我在內有五個女生,允司晨是唯一的男生,而他的位置緊鄰著我。

「同組的先認識一下,十分鐘後上課。從今天開始到月考結束前,位置都不會再調整。」老師沒理會各地傳來的喜怒哀樂,直接宣判結果。

「萬紅叢中一點綠。」老師從講台走下,觀察每一組的化學變化,瞧見我們這組男女懸殊的比例後出聲笑道,「你們可不能欺負允司晨。」

允司晨對這樣的組合沒有任何意見,見我們都沉默以對,「我叫允司晨,我不知道你們有想知道什麼,如果好奇可以問,但我會決定要不要說。」

這……真是很有個性。

「我叫楊筑如,可以問你喜歡看哪一位作者寫的書?」我對面女生講的語調聽來似乎沒受允司晨的容顏影響,但發紅的耳朵徹底將她出賣。

「金庸、古龍。」

一個人起頭之後,問題就像機關槍似源源不絕,你喜歡的歌手是?「任賢齊。」你喜歡的飲料是?「無糖綠茶。」你喜歡的運動是?「跑步。」你喜歡的水果是?「釋迦。」你喜歡的卡通是?「灌籃高手。」

在我看來,完全是針對允司晨的質問大會,像是要將他這個人扒得一乾二淨,挖出所有有關他的一切,興許允司晨心情不錯,任何問題來者不拒,一連串的快問快答總算滿足女生的好奇心,直到其中一名女生問出很多人想問卻不敢問的問題──你喜歡的女生類型是?

允司晨嘴角微微揚起,頓了頓,感覺他應該有發現女生眸裡的熱切,一句話澆熄所有的溫度──不便透漏。

「就透漏一些吧,像是頭髮長短、臉蛋什麼的?」發問的女生依然不死心。

「我說過,你可以問,但我可以選擇不回答。」允司晨嘴角噙著笑意,對於這個問題防守得滴水不漏。

在老師宣布開始上課後,我在筆記本上認真抄寫上課內容,不知道是我哪裡讓允司晨感到不舒服,總覺得他總是縮著右手,以便騰出他的左手和我的右手之間的區域,畫出一道楚河漢界。

上課空檔,我假裝不經意地側身,偽裝成目光不小心落在他的身上,意外發現他是左撇子,他的字跡比起一般男生的字輕柔,字型透著行書的飄逸隨興,一筆一畫的勾勒像極他本人很有個性。

「怎?」正專心寫筆記的允司晨,突然抬頭。

慘!來不及收回目光,偷看居然被抓包……我眨了眨眼,對著允司晨大飆演技,展現出因為眼睛酸需要休息而隨意張望好讓疲勞舒緩的神態,希望他就這麼容易敷衍過去。

「我是左撇子,怕撞到你。」允司晨沒瞧見我精湛眼技,倒是意外回答我的內心困惑。

「你對女生都這麼貼心?」

不知怎地,我居然開始對允司晨這個人產生探究的好奇心。

「避免造成你的困擾。」允司晨望著黑板講課的老師,小聲地回覆。

「原來我會是你的困擾……」說完後,我倏地意識到這句話的不對勁,這是句聽來多麼容易讓人誤會的曖昧言語。困窘讓我的臉立即竄紅,在筆記本上隨意抄寫的手也沒了動作,被自己的話凍得無法動彈,此刻只想挖坑把自己給埋進去。

「困擾?不是的。」允司晨飛快地回答,收回在黑板上的目光,看著我,「因為很容易撞到,很少有不嫌棄左撇子的。」

原來允司晨半點都沒想歪,可是能不能別用這麼認真專注的視線望著我,突然覺得前一刻內心紛亂上演小劇場的我好像傻子,不禁懷疑起到底是我的思想邏輯異於常人還是允司晨這個人思想太單純……

「左撇子有什麼不好?愛因斯坦、達文西也是左撇子。」

「可是你知道嗎?世界上大多工具都是為了右撇子設計,甚至吃飯禮儀也是因應右撇子而制定。」

「既然生活會不方便,你怎就沒想改用右手,捨棄左撇子?」

「與其為了些許不方便而去改變,我還是喜歡當左撇子。」

「你……好難理解。」

「也許就像左撇子是特別的存在,思考方式也與眾不同,而且左撇子已經這麼少了,應該好好保育,才不會絕種……」允司晨用右手撐著下巴,望著老師在講台上說得口沫橫飛,笑著說道。

保育動物用來比喻左撇子的稀少!這傢伙的腦迴路到底非常人所能理解,才能想出如此貼切的形容方式表達左撇子的稀少獨特性。

「允司晨,上課不要亂笑。」老師忽地點到允司晨,提醒他那過分燦爛的笑容,「還是你覺得我上課哪裡有笑點?」用他惡狠狠的眼神看過來,我突地一陣心裡發寒,奈何身旁這個人一臉無所謂地回望,完全沒放心上。

「先分組討論一下,用『無論……也會……』的句型,等下各組推派一名上台寫造句。」

我們幾個女生開始嘰嘰喳喳討論著,允司晨俊俏外貌透著置身事外的閒適,「允司晨,我們要一起討論阿。」

「很困難?」允司晨很真摯的皺起眉頭,默默推出自己的筆記本,我們五個女孩湊近一看,瞬間笑聲爆出,換來老師怒斥一句,丟下全體罰站五分鐘的處罰。

允司晨的『無論……也會……』句型練習,寫著是──無論老師教得多麼好,我也會感覺到昏昏欲睡。

自從此事之後,允司晨給的氣息也不再是那麼難以接近,感覺變得親近些,挖掘出允司晨原來只是一隻外表冷酷內心幽默的冷面笑匠,不過留下了一個後遺症──老師時不時關注著我們這組的動態,動不動就請我們上台發表。

「關於班上秩序的事情,我一直想跟你說聲謝謝,其實我很怕因為這樣讓我無法交到朋友。」我在筆記本裡寫完後,輕輕往允司晨那推去。「看一下。」輕輕說道,深怕迎來台上老師的注目禮。

「我沒想那麼多,純粹只是做好該做的事情。」允司晨飛快地寫好,將筆記本推回。

「能那樣真的很不容易,需要勇氣。所以謝謝你。」雖然允司晨說起來輕鬆寫意,可是對我來說那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

「嗯……我不知道這樣會不會讓你好過點,其實……我只有一個很單純的理由,就是他們吵到我看書。」允司晨躊躇了一會,才將筆記本推回。

我的心情是因此有好過一點,可是允司晨的藉口真的很任性,任性到感覺是為了讓我開心點而隨口編出的理由,我該把它當成是不說出口的貼心還是就認為這是允司晨的真實想法。

我傻愣了,連老師呼喚都沒能反應,最後在允司晨的提醒下才回過神,「林思信!上課發什麼呆,你來回答一下這句的造樣造句。」

黑板的句型是「即使……仍然……」。

我低頭沉思,好不容易抓住腦中一閃而逝的靈感,正準備回答時不小心瞥見允司晨的造句,就在那瞬間我忘記自己思索出的答案,竟是沒忍住笑意,當著全班還有已經醞釀怒氣的老師面前笑了出來。

「讓你回答,你現在是在笑什麼?」老師有點不耐地質問。

我沒有允司晨的沉著穩重,不敢直接面對老師的探詢,低著頭,用我的銳利眼神瞪向一旁的允司晨。

對面的楊筑如瞧見我的異樣,微微起身看向允司晨的課本,也同我一樣反應,笑了出來。

老師見狀,大步流星從講台走下,走到我的身旁時,拿起我的筆記本,我此刻突然想起,那一頁沒抄寫任何筆記,而是我和允司晨上課聊天對話的證據。

「允司晨!」老師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的心臟砰通一下,做好被罵的準備。

「你給我念一下,你的句子。」老師的聲調有著不自然的顫抖。

句子?

我赫然發現寫著聊天對話的筆記本仍好好的待在桌上,偷偷將它推入課本內,然後再偷偷往老師手上筆記本望去,是允司晨的字。

「即使老師上課內容乏善可陳,仍然聚精會神聽老師上課。」允司晨還沒回答,老師已經替他大聲唸了出來。

全班剎時鴉雀無聲,偏偏我們這組不知道是跟允司晨待比較久了,不識相的程度越來越高,居然在老師的憤恨視線下仍然可以笑聲炸出。

「全組罰站,五分鐘。你,允司晨,罰站十分鐘。」老師重重地放下允司晨的筆記本,踩著沉重的腳步,回到講台繼續上課。

下課鐘響,我感到一陣頭皮發麻,因為忙著與允司晨對話,竟是沒抄到分毫的上課內容。「那個,可以跟你借筆記嗎?」一臉尷尬地看著允司晨。

允司晨表情顯得有些勉強,在我困窘到想回他「不用了,我跟別人借好了。」的瞬間,「只是擔心字不好看,別介意。」他輕聲說道,聽來有些難為情。

「不會,不會。剛才在討論左撇子的議題時就已經偷看過,然後聊天也看過你的字跡,比起其他男生是屬於好看的類型。」我笑著回應著,剎那間脫口而出剛偷看的事實,不過允司晨似乎沒怎麼放心上。

「筆記如果好了,放桌上就行。」允司晨在椅下的小置物格子翻找了下,拿出了幾本書後,準備起身離去。

「去哪呢?」

「圖書館。這些書看完了,上次預訂的書到了。」允司晨語調透著迫不及待,沒有多做停留,奔向他的目的地。

允司晨。越認識他越覺得他像片天空似無邊無涯,思想簡單得像純淨白雲,有時說出的話又似沁涼寒風,輕輕的、淡淡的拂過肌膚,留下讓人思索的觸動。

第三章 虧欠的日子
於12月15日上映

遲來的情書 (小說,第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