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親親森森} #148

天色又亮了。

起床,梳洗,爐火上的笛音壺響著, 是水滾了。

細嘴壺是手沖咖啡的必備器材, 順著圓繞著圈圈, 咖啡店老闆說這批豆子品質很好, 很值得入手。

我只是想要有杯熱咖啡, 開啟每個工作日, 工作的日子跟週末假日, 差別只在於熱咖啡與熱茶的交換。

從頂樓的窗望了出去, 霧茫茫。

老人家說,起霧了,是要放晴的徵兆。

是晴天?是雨天? 對我來說又有甚麼差別。

妳曾經來過。

妳確實離開,不再回來。

妳是希望, 妳是未來, 而妳已熄滅,像已乾枯的蠟燭,不再明亮。

我的淚,已不再流。

我的心,卻還是好痛。

現在,我可以跟別人說出關於妳的事情, 那些字眼從我的心要經過喉嚨才能溢出來的話, 好酸澀,好難過,好痛不欲生。

他們好心的說,能說出來是好事。

他們溫柔的說,有回憶也是美好。

我們不敢說的是,沒有了妳的以後,日子該怎麼過。

路燈一盞一盞亮了,夜晚來臨了, 他們陸續得離開,戶相約著還要快點再次相見, 他們,很好,對不對。

可,貪心的我,比較希望看到的是, 妳從外面走了回來,跟我喊著肚子好餓喔; 或者是跟我生悶氣,躲在房間裡不跟我說話; 不管怎麼樣都好,只要妳還在。

晚了,睡覺時間到了, 穿上了睡衣,躺在床上, 我在心裡祈禱,今晚,妳會不會來找我?

只有在夢中,才有機會在看到妳,

只有在夢中,才能再將妳擁在懷裡,

只有在夢中,才可欺騙自己妳的離去只是一個夢境。

只有在夢中,我們才能再度在一起。

◇ 今晚哥說了好幾個悲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