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2020走到尾聲,已過了六分之五,其實,我數學不好,還在紙上畫了等份,在思考這幾分之幾。

猶記2019展望2020的到來,想著2020能夠成為能夠學習能夠獲得多少,如果我們認真的生活著,是否就能有所受惠。

一月忙碌著、二月換了新環境、三月、四月、五月好像忙著沒什麼特別記憶,需要動態回顧分享,六月去了一趟澎湖海上風帆驚奇之旅,七月忘了做了什麼!八月送漾哥入軍校,一場手術讓我水裡來火裡去的活著!九月台東半環島、十月高山機車半環島,十一月來臨前,我的身體又爆炸了,提前送來了禮物。

上週三晚上,覺得心煩氣躁,剛好需要影印文件,想說就散步去小七,晚上的風微涼,我閉上眼感受,那思緒不止,一直很想理出個所以然,晃一晃腦算了!在你想不透為什麼的時候,就不要再想,是最好讓腦停下來的方式,摩托車蛇行呼嘯而過,後座上年輕人,大聲疾呼喔!幹!你騎好來啦!

年輕真好!

在機器前我拿出手機掃描資料,等待列表機啟動,店員操作後沒有反應,我又再次動作,在等待同時突然覺得旁邊有人,一位小姐站在我身旁(接近黏著)我轉頭看了她,我想說她會後退,畢竟疫情沒有緩解,地上畫著隔離線,我戴著口罩她沒有!我心想真沒禮貌的人,誰會在別人操作的時候站在那邊,看取別人的資料!

她向我更靠近,我再次轉頭看向她,她手臂上夾著一瓶啤酒!她說小姐妳可以先給我用嗎?我的很快,只要按一按就好,不用等列表機,我看了一下店員,去忙別的事,我需要重新開啟列表機。然後,我向後退二步,讓了她,結果,她用的時間比我久,不知道是醉意朦朧,連按好幾次都是錯誤碼,這時店員回到櫃檯,那位小姐還在按⋯⋯我心裡圈圈叉叉!

我沒有趕時間,只是我開始批判自己,為什麼要軟弱的讓她,為什麼我不堅持到底,就不會浪費時間在那等待,為什麼我要讓她?這樣一個小到無關痛癢的念頭,都要在腦海裡反覆糾結,為什麼我們要這樣為難自己!

為原則而戰容易,按原則的要求而生活難。—阿爾弗雷德·阿德勒

在生活中遇到的阻礙,我們是學會了慢慢的讓步,還是被迫?讓步與放下的差別在於什麼?

那種種的挫折與起伏,走過的怨嘆的時光,一步一步坦然接受,過往雲煙,流入與流出的放映過程,讓步是不再需要爭論,放下是內心的寧靜,生活不過如此。

有些時候,我們不期望他人喜歡,只要求一些些的尊重,和一點點的禮貌,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好好吃好好睡好好愛好好感受。

找尋答案總是需要時間與勇氣。下次,我絕對不會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