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第十二章 OH~YA(下)

‘班長好!’周允文隨便找一個人一起走,遇到班長大聲問好,那個人是他隔壁的班兵叫‘阿玄!’,他人看起來呆呆的忠厚老實樣,果然給人很好相處的感覺。

‘排長好!’周允文他們下一個轉折點遇到的是排長,他們排長是一位女生,但感覺比男生還男生,兇悍異常!

大家都在搶快洗碗,抹的速度很快,能爭取打電話的時間一秒是一秒,導致餐盤都霧霧的,也有可能是國軍的洗碗精不夠,清潔力不行,老實說那洗碗精已經稀釋再稀釋了,根本就洗不乾淨。

‘阿玄一起洗澡吧!’周允文邀他一起,因為淋浴間只有那麽多,為了節省等待的時間,大部分人都是倆倆一起,但缺點就坦誠相見,可是都男生沒什麼關係。

在洗澡的時候,兩人都會特意的避開「某部位」,畢竟轉身ㄏㄨㄟˊ到不太好,剛好阿玄彎腰擠沐浴乳,周允文沒注意到,剛好就被阿玄屁股頂出去。

「啊!」

因為淋浴間的門是布廉,所以他被意外的頂出去了,剛剛好排長剛剛好來監督,沒想到見到周允文全裸這一幕,發出一個驚人的尖叫聲,周允文也當場羞惱的趕快跑回去。

‘幹什麼東西!欺負排長,流氓阿!’班長聽到叫聲就來了,也聽了事情的始末,馬上跟排長互換角色,而周允文趕快躲回去裝沒事。

打電話時間是大家最珍惜的,因為手機早在入伍沒多久後就被沒收了,大家只能使用電話卡,所以公共電話大排長龍,有人真的只有報平安,那種往往等候時間較少,有些人是在那邊情話綿綿,死不掛電話,如果遇到上一個是這種,那就要自求多福了。

‘阿母!我到了,還習慣啦!自己注意身體嘿!’周允文操著台語跟他媽媽聊天,說第一天發生的趣事,還有咒罵那個叫他都不用帶東西的人,沒多久就換打給夏以恩。

‘我很好,妳呢?想我嗎?’周允文邊說邊捲電話線,那個電話線都快被他捲爛了,電話那頭也傳來夏以恩甜甜的聲音,後面的人看這情形都在暗歎自己衰,不過不敢催促他,因為大家都不熟,不知道有沒有「特殊」背景。

值得一提的是他們這連的有一個緬甸華僑,因為他帶妻兒來玩,沒想到回去時在機場被扣留,因為那位華僑有雙重國籍,他必須留下來服完兵役,所以他就入伍了,不過因為語言不通,鬧出了不少笑話,算算他們也該差不多回寢室了。

‘蚊帳怎麼用?’ 電話時間結束,眾人也該就寢了,但不少人都不會用蚊帳, 需要兩個人才能順利掛起,跟班長道晚安後眾人才開始入眠,作為第一天的結束,沿路的舟車勞頓,讓大家很快就進入夢鄉。

而夏以恩當天回到家,覺得家裡氣氛怪怪的,媽媽在房間跟爸爸在吵架,說是吵架!也只是媽媽單獨再罵爸爸,不過沒有跟她說為什麼,她就只好回房間了。

「登!」

部隊的起床號在五點半的時間準時響起,大家手忙腳亂的整理內務跟整理儀容,搞的超過集合時間,果不其然被班長罵的狗血淋頭,被褥還被士官長翻開,要他們重新折,當兵就是這樣,軍階就是一切。

‘稍係!立正!’那個緬甸華僑都會慢一步,因為他要看一下別人在幹嘛,才開始動作,這點其他的班長也無可奈何,語言就不通,罵也沒有用。

‘等等要跑三千公尺,有沒有人身體不舒服!’班長一說完就有一個人舉手,說他的腳不舒服,班長就同意他到旁邊休息,其他人是給他鄙視的眼神,不過他不在意。

普通的三千公尺可能還好,但成功嶺是山區,跑的是「山路」的三千公尺起起伏伏的,馬上就有人脫隊,但班長如機器人一樣,一點都不會喘。

‘休息一下!等等想抽煙的,去那個定點!’班長說完就去拿煙,因為這個也是管制品,他們在入伍的時候就已經收繳了。

剛剛那個說腳痛休息的人,聽到抽煙兩個字,彷彿雙腳加了渦輪,跑的比誰都快。

‘他不是腳受傷嗎?’旁邊的入伍生看的是傻眼,其他人也不知道怎麼回話,也是傻眼在現場。

軍旅生活都非常的規律,時間到就喝水,而且也不會想去買飲料,因為可能到那要先跑一段路,還不短喔!剛剛上課已經一趟走了四十分鐘,來回就是八十分鍾左右,還要加上負重,如果還有體力就去買吧!

「OH~YA」

‘這個禮拜日是懇親日!懇完親後,你們就第一次放假了!’班長晚上高聲宣布這件事,讓大家是在寢室歡呼,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

‘停!安靜!’班長大聲的要求,其餘人馬上轉成小聲的歡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