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備忘十二:收回訊息

1 / 1

:「欸我今天阿……」

大概把一整天的事情大概敘述完,然後按下箭頭或者發送,成為了睡前必做的一件事,但也沒有那麼誇張啦,就在那真的耐不住思念的時候,才會選擇這樣子做,不過內容當然不能太過細碎啦,就有點像是當兵的時候,要報告長官事情那樣,挑重點說,因為你心裡知道,她也不願意看到那麼多字,身分轉變之後,很多東西都劃分得很明顯,你很討厭這樣子的感覺,可是卻也無能為力,一天過著一天,只要那天能順利睡著,看到明天早上的太陽就可以了,那個晚上要多好過早已不是必須探究的重點

但我如果真的不知道要講些甚麼的時候,我就會跟她說

:「晚安~明天上課加油喔」

其實要講的話太多了,如果硬要概括全部的內容的話,就以晚安當成是總結,裡面包含了所有的思念與不捨,她有沒有全部收到,其實你心裡也不清楚,不過你猜想,那出現在她手機的訊息提示,她會用小視窗先預覽內容,不會真的點進去,試著幫她解釋那每一個行為,為了也是讓自己好過一點,那夜的我掉得好深好深,深到眼前望去全是黑暗那種

我盡全力讓自己好過,我跟身邊的人也說:「沒事啦~我過得很好~」,但或許其他人不知道,我一點都不好過,不過仍然很努力地,把歡笑帶給大家,想著如果我的周遭都是笑聲的話,那應該我也能多少被感染吧

真正說完晚安之後,我還是有可能睡不著,而且普遍都睡不著,那句晚安其實是一句交代,對自己也是對過去的一個交代,半夜一兩點,就看本書,或者翻翻以前的與她的照片跟卡片,仔細想想這時的妳應該已經睡了,還記得以前我都會比妳晚一點睡,因為我怕半夜如果妳突然驚醒要找我,會找不到,當然我知道,這些不是誰應該的,只是在愛情裡面,那個很真實的自己

:「那你還有傳過甚麼訊息給她阿?」

:「也許我把自己都傳給她了吧」

喜怒哀樂都有,但很不一定,就真的看那天發生甚麼事情

開心著今天去聽了喜歡歌手的演唱會與作家的簽書會

生氣著那些生活中的不如意,做事情不順

哀怨著有些重要的人離開自己的身邊,甚至到了另一個世界

以前這些瑣事是分散的,一發生或者即將發生,就會傳訊息給她,馬上跟她分享,可是現在會集中在一個對話框裡,把該講的一次講完

她每天晚上都會來我打工的店裡,外帶了一份的思念

所以思念總會在晚上出走

但她帶走的那份都不會太多

所以我剩下的思念,會去尋找那遺失的部分

找不到是正常的,畢竟找到了只會更加思念

:「那你有沒有不會跟她說的事情?」

有,我不會跟她說我有多討厭她,而且真的很討厭

我討厭那句睡前無處安放的那句晚安

我討厭早上起床看到沒有任何通知的手機

但說穿了那些討厭,其實就是一種在意,只是我不敢很明顯的表達

因為一旦被看到那些明顯的表達,同時你的脆弱跟無助,也將無所遁形

.

一如往常

(取消傳送)、(收回訊息)

我關上手機,放在枕頭旁,同時把小夜燈關掉

閉上眼睛,對著另外一頭的妳說:「晚安~祝好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