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溫柔備忘十一:洗照片

:「老闆我要洗照片」

:「年輕人~現在很少有人在洗照片了欸」

:「真假~我還以為蠻多人還是會把照片洗出來」

.

我攝影有玩底片跟數位這兩種,數位拍完多半都是直接存在電腦,但少部分別具意義的,我會去把它洗成實體的照片,大部分我洗照片都在屏東洗,來到台北除了底片把它洗成電子檔之外,很少去洗實體的了,至於我會這麼做的原因,確切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也許是因為很怕電子檔如果誤刪了,或者電腦出問題照片不見的話,一輩子很有可能再也無法拍到第二張一樣的照片了,所以才有一定要把某些照片洗出來的堅持

洗出來我都會把它放在我的一本相簿裡,或者是放在書桌前的牆壁,用磁鐵固定在上面,其實仔細想想,就算洗出來,很有可能你也沒辦法再拍第二張完全一模一樣的照片,但正因為如此,每張照片都有其背後唯一賦予的故事性與意義,是不會被取代的,人、事、時、地、物,只要有人問起,我就會很喜歡跟別人分享,不是我多愛分享自己的生活,只是覺得我拍的那張照片裡,能讓第三者,有一些共鳴以及聯想,不覺得很有趣嗎?一張照片,拿給十個人看,會因為自己的一些成長背景,得到不一樣的解讀,我想這就是照片的魔力吧

.

:「年輕人~照片裡的女生是妳女朋友嗎?」

:「喔喔對阿~交往一年有了」

喜歡攝影並且開始接觸,有一部份是因為她,總覺得要幫她還有我們之間記錄一些生活的點滴,還記得那時候去照相行洗了兩張2x3的照片,一張是想要放在自己的皮夾裏面,另外一張是給她的,也是要她放在自己的錢包

:「妳想我的話,就把照片拿出來看」

:「現在嘛都用手機了,你還去把它洗出來,老闆一定有嘴你」

說句實話,那時候交往的過程中,其實很少把那張照片拿出來看,甚至是說,都在翻找發票或者是鈔票的時候,才會偶然發現那張照片,不是我不愛她,而是那時候我只要想她,就會直接打電話給她,或者是傳訊息,她說的沒錯,現在真的都直接用手機了

到了後來,我才知道,那張照片,是現在才會常拿起來看的,不是因為你不想看手機的照片了,而是覺得那有點舊舊的照片,背後有好多好多的回憶與單純,那是在高雄的果貿社區拍的,是交往沒有多久的我們,沒有存在著甚麼吵架與紛爭,對方就是你全世界的一個階段

今年初的時候我第拍了第一卷底片,之後也有去洗出來,只是因為曝光不足,照片都沒有很清楚,在高屏舊鐵橋那拍的,那時候的她說

:「沒差啦~下次我們再去一次,就可以再拍啦」

我回答

:「好啦~我知道了,那下次再去重拍好了」

後來我才知道那個下次,距離好遠

心裡偶爾還是會蠻難過的,不是惋惜那些沒拍好的照片

而是遺憾那沒保存好的青春

.

我還是習慣性地會去把一些照片洗出來

:「阿之前那個女生呢?你好久沒有拍她了」

:「喔喔~她出國唸書了啦,等她之後回來再拍」

.

在那遙遠溫暖的南國,而我在那北都雪國,等待下一次的更迭

「穿過縣界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

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車在信號所前停了下來。」

「她的眼睛同燈光重疊的那一瞬間,就像在夕陽的餘暉裡飛舞的妖艷而美麗的夜光蟲。」

-川端康成 《雪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