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地府外聘人員生存記》01

夜涼如水,繁星織成一張網,蒐羅盡人間貪恨嗔癡,不知道今夜大家都做了什麼夢?

我這一位國中二年級的小屁孩,為何有閒情逸致很詩情畫意的欣賞仲夏夜星空?

都是因為旁邊該死的爭執!

「這地盤是我的!你只剩一顆頭,腦子也跟著爛掉不成?」飄在門口的白衣女鬼氣勢凌人插腰,跟只剩餘一顆頭顱,沒有身體的男鬼吵得不可開交。

「誰說這地盤是你的?有本事來單挑啊!」男鬼脾氣也不好惹,這兩位大概從凌晨四點多吵到現在,為了避免麻煩,我只能轉身對窗發呆,裝作什麼都沒聽見與看到。

耳邊的鬧鐘鈴聲響起,我暗嘆一口氣,唉,都是因為這該死陰陽眼與耳朵!在內心邊咒罵這異於常人的體質,邊慵懶的撐起身子按掉鬧鐘。

我掛著兩個大大黑眼圈去廁所洗漱一番,冰涼的冷水趕走瞌睡蟲,走回房間換上校服提起書包,將文具用品一一放進去,最後看見桌上散亂的塔羅牌與靈擺,將牌收攏整理好也放進包包,準備出門去學校參與晨練。



說到這塔羅牌緣分,要從小五開始說起,當年逛書局一時興起,買回家學習後玩出興趣來,即使現在上國中後加入校排隊,開始過著水深火熱的嚴苛訓練生活,在課業與校隊雙重夾擊下,仍堅持擠出時間精進塔羅學習。

前日我終於將積存已久的零用錢梭哈,購入了我中意的紫水晶靈擺,一開始很興奮狂問問題,但是問來問去,終究還是會懷疑起來,到底靈擺旋轉是因有風還是手抖?所以靈擺才會這樣轉動,苦思幾日後在某一天中午,無意間看見班上同學在玩當時很流行的碟仙,因此有了可證實靈擺轉動的靈感。

隔天校隊晚練到九點半時,我與同年級的小綺留下來當體育館打掃值日生,當時國術隊與籃球隊等校隊皆已離開,空蕩蕩的體育館只剩下我們兩位女生,我們一邊移動著大拖把一邊閒聊。

我用手肘頂了頂小綺,壓低聲音神秘兮兮問道:

「欸,你知道上個月教務處重新裝潢事情嗎?」

「知道啊!」

「我們班長被叫去幫忙打掃最髒地方,結果竟然翻出來一疊發黃的黑白照片,後來連校長都來看這照片,原來這是學校在蓋之前拍的,我們這以前好像是日軍不知道是醫院還是什麼地方,班長說聽到校長說了一句話」

小綺被挑起興趣,停下動作催促我:「什麼話你快說啊!」

「校長說難怪那邊只能蓋體育館,體育館內也不能有廁所。」

「唉呀!你害我起雞皮疙瘩了啦!不過我們體育館廁所蓋在外面那裡,還要走一大段路真的本來就很怪。」

我看著時間已快十點,覺得這時間點甚合我意,於是接著說:

「小綺,我記得你是信阿門的吧?」

「對呀,我出生沒多久就受洗了」小綺掏出胸口十字架項鍊在我面前晃兩下。

「那你不相信有鬼,所以這些都不怕吧?」

「不怕啊,這世界真神只有一個。」

「那很好」我掏出預先放在口袋的紫水晶靈擺與一張摺起來的紙:「我們現在就在這麼陰森地方,全體育館只有我們兩人時候,來玩類似碟仙的遊戲吧!」

「好啊,不過不能玩太晚,我媽會罵我。」

「放心,我只問幾個問題,而且靈擺只是工具,不會真的引來什麼。」

接著我們將大拖把放回儲物間,把書包跟隨身用品放置身旁,兩人面對面坐下來,我既期待又有些緊張地攤開了紙,準備開始我的靈擺實驗。

攤開白紙是張陽春的手繪四象限圖,因原本的靈擺盤圖放在家中沒帶出門,我只好趁下

課時間匆忙畫好,白紙上分別寫「是、不是與YES、NO 」,小綺看了不明所以問道:

「 不就是的意思嗎?」

「對啊,待會你看就知道為什麼寫這樣。」

我將紫水晶靈擺的鍊子擺纏繞無名指,請小綺握住我的手以確認是否我有控制擺動,同時給予我一些支撐力提高穩定度,等到靈擺差不多靜止時,我清了清嗓子開口問第一個問題:

「我們所在的地方,曾經是日軍監獄嗎?」靈擺輕輕晃動在不是地方。

「那是日軍醫院嗎?」靈擺輕輕晃動在是的地方。

「可以請你晃動大一點嗎?讓我再一次確認」

靈擺搖晃幅度增大,並且晃動在是與YES象限裡,小綺有點驚奇說:「欸,我們都沒動欸,而且沒什麼風他擺動卻這麼大。」

「所以知道為什麼我畫這樣吧!」

「搞屁喔,你寫兩個是不也一樣,寫什麼 YES。」

小綺講完這句話後突然聽到身後砰的一聲巨響,本來為了防止風灌入體育館而關上的門突然打開,我們嚇一跳同時望過去,看起來空無一物並沒有異狀,但是擁有別於常人眼睛的我,看到是一團團黑色霧氣上下跳動著。

對於我而言這算小菜一碟,身旁小綺有點緊張說:「還要問什麼快點問啦!」

「好啦!」我深吸一口氣,重新靜下心集中精神問:「剛才是有訪客來門才會打開嗎?」靈擺突然以幾乎要打到我的手的幅度大力搖晃在是的象限裡,同時小綺的手開始發抖,

我翻了一個白眼說:

「反正你不相信是在抖什麼,我再問一個問題就走你穩著點。」

我聽到小綺吞口水聲音,然後手發抖幅度漸緩,於是繼續問最後一個問題:

「訪客只有一位請在是的那塊,是許多位的話就在不是的那塊。」

而此時靈擺卻三百六十度擺盪旋轉,轉了一圈、兩圈、三圈好幾圈後,小綺突然放手推了我一把大叫:「時間太晚了,我們趕快回家!」



看著小綺發白的嘴唇我沒良心的笑說:「好啦,走走走,回家去」

說罷收好東西背起書包,與小綺一起匆匆離開,回到家後我如同往常一般完洗澡,接著寫作業然後睡覺,一夜無事好眠到天亮,但隔天早上五點半抵達學校操場晨練時,發現小綺反常的沒出現也沒有請假,直到七點半晨練結束時她才出現在操場旁邊,發白著一張臉對我問道:

「你昨晚沒怎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