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生活上的儀式感

去年開始我成為了一個睡覺必須穿上整套睡衣的人。

在去年以前的睡衣基本上是又舊又鬆垮的T恤,睡褲則是國高中運動褲。

因為一句行銷標語:
在睡前換上睡衣是一種提醒自己要休息的睡前儀式,穿上睡衣更能讓自己放鬆。

於是我買了人生第一套睡衣,
而這一穿便陷入了睡衣的世界。
夏天要選穿清涼的泡泡紗材質冬天則是柔軟的法蘭絨材質。

仔細回想,生活的確是充滿儀式的。
各種典禮、各種活動、各種宣誓都是一種儀式感的表現。

前陣子和愛人聊起了小時候斷奶的故事。我比大部分人都還要晚一些,到了國小一年級仍舊是每天都想躺進母親那早已沒有母奶的懷裡。

直到要升國小二年級的暑假,
我突然意識到自己該長大不能再喝母奶了。
於是就在家人面前像是日本綜藝節目-未成年主張那樣,非常認真地宣誓:
今天起我不再喝奶奶了。

爾後的每一天我的確是滴奶不沾,完全不留戀。

和愛人分享到這邊,
覺得當時的自己還真是有自制力,
相比現在戒不掉每天早上一杯熱咖啡的自己,真是有點殘念。
...
友人R說他也有類似的狀況。
當初和戀人愛的患得患失,
相處總是在大吵大鬧,連帶和家人朋友關係也變得緊張與衝突。

他在某個不知名的早晨,
下定決心不再過這種每天哭哭啼啼的日子。

那天他播放了萬芳的夜照亮了夜。

這是他給自己的儀式。

那是一個不再哭泣的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