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原創小說】幻影晨天-第二章 御泉風波2-1

往西邊走了三天兩夜,風跟修司總算來到御泉鎮。此鎮是到達豐黎鎮的必經地之一,更是商人及旅人會逗留的地方。

「哇!原來這裡就是御泉鎮。」修司眼睛發亮地四處瞧看。

「御泉鎮被如此尊稱。是菲斯克陛下來到此地,發覺相當稀有珍貴的泉水,故而命名為御泉。」風解釋。

「那御泉在哪裡?」

「最初御泉只由當地居民口耳相傳,由於年代過於久遠,幾千年前早已佚失。」

「啊…好可惜喔…」修司失望地垂著頭。

「如今御泉鎮被眾多魔妖所侵占。」

「為什麼?」修司疑惑地問。

「相傳御泉的特性是會顯現七彩光芒,讓人不經聯想到君王的七彩療術。假使御泉真的具有治療功效,他們能找出並獻給魔妖女王,勢必就能得到官位。」

「天啊!如果每個魔妖都會自我療傷,那就跟怪物沒什麼兩樣。」修司抱頭驚喊。

「不用太過擔心,到時候大家也會盡力不讓魔妖搶走。」風輕拍修司的肩膀。

「可是…有用嗎?曾聽里特阿姨說,我們跟妖精族都受到魔妖族的統治?」

「是沒錯…」風歛下眼,不慍不火地說。

最初,風只要聽聞或講起這件事,都會感到憤恨及怒吼,如今受到時間的沖淡,也較能靜下心來。

「那…魔妖族目前真的也沒有君王嗎?」

「你說的沒錯!如今權力都掌握在魔妖女王的手中。」

十三年前,魔妖族的皇后-夏卡.席月,殺害人族的君王-伊祐.芮希克偌、皇后-帕思芙.米薩卡羅,以及王子-凱.芮希克偌。其帕思芙原是妖精族的公主。

夏卡在吞食伊祐的心臟後,獲得了他的能力。

擁有強大力量的她,進而掌管國家朝政,成為魔妖族的攝政王,沒多久,為了成為真正的王,殺死丈夫與女兒…

之後,僅在幾個月時間佔領人族,更伸出利爪對付妖精族,沉溺在親人過世的悲痛下,妖精族的君王無心管理國家,導致妖精族在幾年內遭到淪陷。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夏卡將妖精族的君王軟禁起來。

人族及妖精族不願自己的國家被魔妖統治,合力討伐夏卡,只可惜最後以失敗收場,那場戰役被名為晨天之役。

風淡淡地垂下眼。現在已經沒人可以阻止魔妖女王,只剩下…

凱殿下…

您,究竟是生?還是死?

「風,你沒事吧?怎麼都不說話?」修司墊起腳尖,拼命在風面前揮手。

「我沒事…只是想起過去的事。」

「對了﹗風在外旅行看過不少人,真的就只有魔妖是紅色頭髮嗎?」

以往的知識都是從書本,要不就是里特阿姨及其他同伴口中得知,所以世界對他而言是充滿著未知與好奇。

「沒有錯﹗紅髮是魔妖的象徵。」

「那--菲斯克陛下真的是女神的弟弟嗎?」修司興奮地追問。

「嗯。」

女神創造三大種族,賦予人類智慧與治癒的能力;妖精是五行法術;魔妖則是傳送能力、製毒以及某種特殊能力。

爾後,發覺人族的能力與他族懸殊,便安排祂的至親-菲斯克.芮希克偌保護人族,由於深受人民愛戴,從此成為人族的君王。

沒多久,菲斯克愛上人族女孩,明知與凡人結合會失去永恆的生命與青春,甚至是沒有子嗣,卻仍甘之若飴地接受。女神知曉後相當痛心疾首,就賜予他們子嗣,但一生中只能擁有一位男孩,其後代也是如此。

「菲斯克陛下的後代皆承襲到祂的能力,擁有無人可比的劍術、法術與七彩療術。據說,當世界陷入混亂時,其能力可讓世界再度恢復和平。」

每當風想到這裡,心窩都會覺得暖暖的。

「風這麼說是沒錯!可是…凱殿下真的還活著嗎?以前每天晚上,我跟里特阿姨都會祈禱他會現身摧毀皋,然後拯救大家出去,但都失望了…」修司難過地瞥著嘴。

就在伊祐與帕思芙死後沒多久,不知從何傳出凱還活著的消息,這讓所有人滿懷希望,日夜祈求。如今事隔多年,仍舊沒有他的蹤跡…

「我…」

風準備開口,就被前方不遠處的爭吵聲所打斷。

「快說!御泉在什麼地方?」一位魔妖緊抓著當地居民的衣領,舉起的拳頭作勢揮下。

「我、我真的不知道。」中年男子死命搖頭,臉上更沒半點說謊的可能性。

被這一鬧,所有居民立刻圍了上來,手上還拿著生活必需品--菜刀、斧頭、棍棒等,紛紛揚起準備攻擊。

「嘖!別以為我會善罷甘休…」

話音未落,魔妖趕緊鬆手,一溜煙地逃跑。

「呼…嚇死我了!還以為他們會打起來。」修司依舊驚魂未定,不停拍著胸口。

「放心!御泉鎮屬於北邊城鎮,由於地理位子較為偏僻,魔妖女王並沒有派兵將看守此地,所以見到的魔妖全是小卒。」

「所以風的意思是,只要人多他們就會夾著尾巴逃跑囉?」

「沒錯。」

再度往前走,風跟修司看到大批群眾逗留在看板前,不斷交頭接耳、指指點點。修司忍不住好奇心,衝向前一探究竟,風也只好跟了上去。

擠進人群瞧看,赫然發現是通緝公告。紙張上的照片泛黃,只在底下空白處洋洋灑灑寫著“魔妖女王通緝對象”,其餘獎賞、文字都沒提。

照片上的女孩是人類,外表有些稚嫩,似乎不到十歲;留著及肩的褐色秀髮,琥珀色的清澈雙眼;擁有白裡透紅的肌膚及粉紅嫩唇。絕非塵世間所能見到,長大後勢必會讓眾人傾心。

女孩身穿貴族服裝,粉紅色的羽絨連身裙,腰際間綁著蝴蝶結緞帶,胸前別上特大的紅寶石胸針,不難想像她的身份相當尊貴。

「哇!好漂亮的女孩…」修司不禁看到出神,嘴裡反覆讚嘆。

風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目不轉睛盯著照片。

修司一臉奸笑,拼命用手肘撞風的手,「嘿嘿…風有沒有感到心動阿!」

「還好。」

他的還好,算是極高評價。旅行流浪在外多年,見識過無數出眾的女子,但都不覺得怎樣,可是這回,她的容貌有些吸引到他。

「好奇怪…」修司將手指抵在下巴,疑惑地說,「為什麼公告上沒有寫出名字?」

「的確!」

風覺得這件事另有蹊蹺。人族與魔妖族處於水火不容的局勢,是絕對不會協助魔妖女王,那又為何要大費周章張貼她的通緝公告?這代表什麼?難道是要告知天下的人,絕對不可以對她動手?也許…這樣反而變成保護她的意味,不讓她受到傷害。

「風認為這是為什麼?」

「我想,只有魔妖族才知道自己的女王在搞什麼把戲。」

「我倒覺得,這張照片泛黃老舊,想必是好幾年前也說不定,或許這女孩早已長大成人,這樣辨識度就降低不少;但如果真的被人發覺她的存在,人族及妖精族不是會避而遠之,要不就是協助她不讓魔妖逮捕。」修司說出自己的見解。

聽完,風更覺得修司相當聰穎,分析得相當透徹。

真不虧是那個人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