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小說連載】貓兒!過來!Ep49~Ep51

第四十九章 孫問巧變回人類

          張書陽做了幾道菜,本來想給巧巧吃的,但是孫問巧今天喝了一整天各家不同牌子的牛奶,實在再也吃不下任何東西了,所以也就沒有吃張書陽給的食物。

          也不知道是不是牛奶真會讓她變回人型的,孫問巧為了害怕隔天會變回人型,所以還是不敢在張書陽的房裡睡,張書陽倒也沒免強她。

          還買了一個貓砂和小窩放在客廳,看來對她這隻小白貓真的十分照顧。

          想到明天終於可以變回人型了,孫問巧就開心窩在新窩睡覺去了。

          又是一個美好的晚上,天漸漸亮了,孫問巧隱約能聽見張書陽起床忙碌的聲音,她趕緊睜開眼睛,在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怎麼還是貓爪啊………。

          老天爺啊,難道她這輩子都得是貓的樣子嗎。

          「喵喵喵——。」孫問巧失聲慘叫著,可惜人類只聽得見喵喵的叫聲。

          「巧巧,妳醒了啊,要不要喝的牛奶。」張書陽淡淡的說著。

          只可惜現在的孫問巧天已經塌了,她垂頭喪氣的往窩裡一鑽,不想出來面對,不想承認從此她就是個貓樣。

          張書陽見她這樣,以為她還在為昨晚幫她戴上貓項圈,跟他賭氣中,隨意倒了碗牛奶放在她窩前,就往廚房弄些東西吃。

          「遭了,忘記今天早上阮老師有些事,臨時要我幫她監考,有點來不急了。」張書陽隨意咬了兩口吐司跟荷包蛋,也忘了帶出去,就這樣放在桌上。

          等到張書陽離去,孫問巧才心灰意冷的從窩裡走出來。

          看到地上的牛奶,頓時覺得噁心,昨天為了變回人類,喝了一整天的牛奶都快讓她吐死了。

          她眼睛瞥到桌上的吐司跟荷包蛋,好久沒有吃人類的食物了。

          於是她一個跳躍,跑到了桌上,吃起張書陽吃剩的食物,果然還是人類的食物香又好吃。

          吃完的孫問巧無聊的開啟電視,坐在沙發上,像個大爺似的看著韓劇。

          昏昏沉沉的又睡著了,當她醒來時已經下午了,她一個翻身碰——的一聲跌落在高級木製地板上。

          「唉唷……。」孫問巧揉著剛才衰痛的屁股,過了許久才突然間意識到……她、她變回人類了。

          「我、我我變回人了,太好了。」孫問巧趕緊跑進廁所裡面一瞧,果然是一張粉通通的小臉,她的眼睛突然瞥到那個寫有張書陽的項圈。

          對,要先把這個勒著我脖子的項圈,可是她又害怕張書陽如果突然回家怎麼辦,於是她還是先離開,一路上遮遮掩掩的,不讓人看到她脖子上的東西。

          回到學校宿舍的孫問巧,第一件事就拿著鏡子,並且手持著美工刀對準了自己的脖子………。

          高思青跟陸丹鳳一開啟宿舍門,便看見孫問巧這般想要”自殘”的景象,嚇得兩人一左一右架住她的胳膊,大聲喊叫。

          「孫問巧,妳、妳先別激動我們有甚麼事情好好商量、好好商量。」高思青伸手小心翼翼的想將她手上的美工刀拿下來。

          「對啊,巧巧,妳別想不開,我們有甚麼事情講出來,我們可以幫妳一起想辦法解決了。」陸丹鳳的臉被嚇的慘白,但是也不敢放開孫問巧的手。

          孫問巧嘴角抽了一下,無奈的開口,「我是要把我脖子上的項圈拿下來。」

          「……………。」

          「……………。」

第五十章 貓項圈….

          高思青跟陸丹鳳二人都愣了一下,隨即了然的放了開手,哈哈大笑說,「早說嘛,我還以為妳不敢跳樓,選個美工刀……咳咳……啊哈哈。」

          「我要跳,我鐵定先把妳給推下去,快點幫我看看這個項圈怎麼拿掉,張書陽這傢伙硬要幫我套上,好像是特製的,剛才我研究了老半天卻怎麼樣也無法解開。」孫問巧的脖子都被她自己扯的發紅了。

          「張書陽?張書陽為何要幫妳帶這個項圈。」陸丹鳳歪著頭,似乎不太明白。

          「痾…那個……啊哈哈,Cosplay,現在不是很流行嗎……喵嗚——。」孫問巧將兩隻手比了個小拳頭放在頭頂,表演著小貓咪的樣子。

          「……原來張書陽有這種僻好啊,真的看不太出來。」陸丹鳳愣了一下,隨即低下頭紅了臉,羞澀的看了眼孫問巧脖子上的項圈,又不好意思的別開眼。

          「不不、不是,陸丹鳳不是妳想的那樣,就是他為了懲罰我,硬是將我壓在地上硬給我套上的。」孫問巧趕緊的解釋道。

          只是這個畫面聯想起來更加的煽情旖旎。

          張書陽有力的雙手,將孫問巧雙手扣住壓在頭頂上,深情的眼睛,誘惑人的薄唇,有點疼痛……還有點刺激。

          「啊——問巧……妳妳…別說了,我去下洗手間。」說完,陸丹鳳臉跟顆蘋果似的飛奔進入廁所。

          「…………。」高思青像看白癡一樣看著孫問巧,她還乾脆不說。

          孫問巧自己說完才發現,這樣說好像更坐實了兩個人似乎有甚麼不可告人的關係,她還想解釋,陸丹鳳已經紅通通了臉,摀著耳朵衝進廁所了。

          最終只好由高思青幫孫問巧研究,怎麼開這個項圈。

          孫問巧微微仰起頭,讓高思青好看清楚裡頭的構造。

          高思青來回研究了一下,下了一個結論,「孫問巧,妳家張書陽可不是普通的變態,這個項圈不是普通的項圈,用剪刀是剪不掉的,而且還有個鎖,看來非得拿到那把鑰匙才能解開了。」

          「高思青,妳說錯了,第一張書陽不是我家的,是沈綺芙她家的,第二我若拿得到鑰匙我還得在這邊拜託妳嗎。」孫問巧一臉哀怨道,現在該怎麼辦,只能找個時間去找鎖匠幫忙打開了,這幾天圍個膊圍甚麼的把她擋住,就不知道張書陽會不會發現。

          她已經翹了一堂張書陽的輔導課,週五那堂課沒辦法再翹了。

          高思青跟陸丹鳳把這兩天的上課筆記,借給孫問巧抄,還好這幾天沒有民法課,點名也都沒有抽點到她,這應該算是孫問巧不幸中的大幸。

          張書陽這貓項圈不知道是甚麼材質的,可能是真皮的,摸起來是挺舒服,也不會造成過敏,孫問巧想著這兩天的功課得趕緊補上,等到周末在去找鎖匠解鎖好了。

          第二天,孫問巧選了個相近顏色的絲巾,將細長的貓項圈給擋住了,才敢走出宿舍。

          其實現在很多女孩子,流行在脖子上掛上各種造型的項圈,顯得性感,所以孫問巧即使戴著那條貓項圈出來,也不會有多少人覺得奇怪。

          可能是她心理作用吧,怕太多人認出她是個小白貓,又擔心張書陽會發現她就是那個常常闖入他房間的小色貓。

第五十一章 張書陽的唾液是解藥

          這兩天沒有民法的課,也沒有輔導課,所以見不到張書陽,孫問巧可以放心的在教室走來走去,但是週五下午有張書陽的的輔導課,該來的還是得來。

          這兩天,孫問巧一直跟高思青討論著,到底是甚麼原因讓她變回來的,難不成是吃了張書陽吃過的食物。

          高思青一臉噁心的看著孫問巧,鄙視道,「孫問巧,妳利用職務之便間接接吻張書陽,我要告訴全系的女生,好抵制妳這種無恥、下流、卑鄙的行為。」

          「高思青,我要是能自己開冰箱,做早餐,我還需做出這種撿別人吃剩下的行為,況且我們早就間接接吻好幾次了,他每次都夾菜……。」孫問巧突然發覺了,確實好像真的是每次吃過張書陽的剩菜,或是喝過他喝過的水,隔天就會變回人型,難不成張書陽的唾液對她有解毒的功用。

          但但但……這要怎麼證實,難不成她要強吻他。

          「孫問巧,如何,吃到男神的口水的感覺是怎樣?」高思青一臉猥褻的看著孫問巧。

          「高思青,妳可以在花癡一點,不然下次我偷拿他用過的杯子給妳。」

          「好好好,我要。」高思青眼睛發亮,張書陽用過的杯子起碼賣個一千,不、不,應該三千可以,以高思青的叫賣功力。

          「五仟,不二價。」

          「孫問巧,妳搶錢啊,兩佰行不行?」高思青不死心的繼續殺價。

          甩開了高思青之後,孫問巧小心橋了橋脖子上的絲巾,確認沒有歪掉才往張書陽家的方向走去。

          當張書陽看見她脖子上的絲巾時,皺著眉頭說,「妳不熱嗎,圍著絲巾?」

          「呵呵…人家是愛美不怕流鼻水,我是愛美不怕流香汗,你不覺的我今天這樣,特別的迷人、性感,最近長榮航空的空姐也都圍個絲巾,爆美的。」

          張書陽淡淡的只說了一聲,「嗯,進來吧。」

          孫問巧暗暗的吁了一口氣,還好張書陽沒有起疑心,上次的翹課,孫問巧說了臨時去看望她弟弟,畢竟上次摔斷了腿,總要盡一盡做姊姊的關心,因為沒手機可以聯絡張書陽,也忘記了,所以就爽約了。

          張書陽囑咐了下次須提前說,才放過她。

          「那我們上次說到債篇……。」張書陽低沉的聲音,又在開始念經節奏,孫問巧打了個哈欠,努力撐住眼皮,好讓它不至於往下掉。

          張書陽的皮膚真的好好喔,這麼近看還看不到他的毛細孔,怎麼會有男生皮膚比女生還要細緻,還有他那堅挺的鼻子,怎麼可以形狀那麼好看、這麼挺,該不會是做的吧,完美的一點都不真實,真想捏捏看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想著,孫問巧真的探出小手,就往張書陽的鼻子上一捏。

          張書陽本來垂眼正解釋著書上的意思,鼻頭突然一緊,讓他整個人頓了一下,有的時候他真的搞不懂孫問巧這小腦袋到底在想甚麼。

          孫問巧突然驚覺自己好像又闖禍了,連忙收回手,乾笑著,「我…我就想捏看看,你的鼻子到底是不是真的,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