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原創小說】異界皇妃-第4章 神舞技

「啊啊…(妳跳得很棒!)」

「啊!」少女捂住粉嫩的嘴唇,害羞地說,「謝謝妳的誇獎。」

「啊啊…(妳知道我在說什麼?)」

林涵紗吃驚不已。難不成這世界的人都聽得懂啞巴在說什麼?不對啊!其他人就聽不懂。

「妳是說,我怎麼會知道妳在說什麼?」少女不確定地問。

林涵紗點頭如搗蒜。太好了!終於有個“不正常的正常人”聽得懂她講的話。

「我的舞屬性是傾聽,長年接觸著萬物,聆聽它們所發出的聲音,聽久了,耳朵就特別靈敏。」少女的聲音如同舞那般令人陶醉。

「啊啊…(妳怎麼會在這裡跳舞?)」

「待會在宴會上,將在神陛下面前獻舞,只是…」少女憂愁地垂下眉。

「啊啊…(是怎麼了嗎?)」

「老實說,還有一段舞尚未完成,無論我怎麼反覆練習就是沒辦法成功。」少女的神情越來越黯淡無光。

「啊啊…(還是妳跳給我看,我來幫妳找出原因。)」

從小到大,她最喜歡跳舞,每當看到電視裡的明星或舞者,體內有股渴望蠢蠢欲動,然後會跟著跳,基於害羞,總會躲起來盡情跳得痛快。

從基本到艱深舞蹈,她都能指出優缺點,甚至给建議也不成問題。

「嗯。」

少女輕點著頭,隨即一彈指,音樂立即倒轉到最初,她數著節拍,隨著音樂流暢地起舞,身形如漫天飛舞的鳳蝶,姿態優雅。

突然,舞的速度越來越快,簡直快抓不住她的身影,彷彿只要一眨眼就會漏掉精彩畫面,在大幅度的轉圈後,她猛然起身跳躍,足足跳了五公尺高。

林涵紗譁然一聲。她的彈力也太好了吧!難不成這裡的人都基因突變不成?

滯留在半空中的少女,優雅地翻身,手腳也不忘做出美妙的姿態,一連串華麗的困難動作…

這高度…不會吧!

驚覺不妙,林涵紗飛奔到少女著地處當墊底,果真最後剩下兩公尺,來不及翻身讓腳先著地,整個人直接倒在她身上。

「啊…」林涵紗皺著眉,輕聲哀號。

當肉墊果然很痛,幸好少女的體重很輕,否則她現在絕對是爬不起來。

「對不起…妳沒事吧?」少女趕緊起身,拼命鞠躬致歉。

「啊啊…(放心!我沒事。)」林涵紗邊揉著腰,邊搖搖手,「啊啊…(這段舞的動作太過繁雜,沒有多餘的時間轉身讓腳著地。)」

「妳說得沒錯,這點我也很清楚…唯有將此舞完成,才能在神陛下面前獻舞。」知道講話前後矛盾,少女趕緊接著繼續說,「其實,我謊稱完成此舞…我知道這樣是不對的,但為了醫治長年臥病在床的父親,只好出此下策。」

獻舞?臥病在床的父親?

林涵紗反覆思考,想起連續劇都有犒賞之類的,這樣就說得通了。畢竟她不能多問,否則會被懷疑不是這世界的人。

少女自責又難過的表情,林涵紗也為之動容。

「啊啊…(難道不能刪減掉部分動作嗎?)」

「倘若可以,此舞就不會被人稱為“神舞技”。」

聽完,林涵紗沉默了。

她搔了搔腦袋,想破頭就是無法解決,突然間,腦裡閃過一個念頭…只要知道誰跳的,不就解決了?

「啊啊…(這舞是誰跳的?)」

「是誰跳的?」少女露出怪異的眼神,這不是眾所皆知的事。

慘了!她懷疑了!

林涵紗尷尬地笑了笑,開始瞎掰胡扯,只希望能瞞天過海,「啊啊…(抱歉,我不愛讀書,只愛宅在家裡,所以很多事都不是很清楚。)」

少女不疑有他地點點頭,「神舞技是艾瑟兒大人所創造,但她是十萬年前的人,歷史久遠已無從得知。最終神舞技在我們學派流傳下來,但這段從古至今都未能完成…」講到最後幾乎是苦笑。

幸好她沒起疑心,呼!

林涵紗輕敲自己的腦袋,自己真是白痴加三級,如果這麼簡單就完成神舞技,哪有辦法跟那位變態、自大、神經病的人得到犒賞。

「啊啊…(那妳最高只能跳到五公尺嗎?)」如果再高的半公尺,或許就能彌補這個缺失。

「五公尺已經算是高了,畢竟神舞技是不能仰賴科技的力量。」

「唔…」

只能從舞上分析,剛開始的翻轉是頭朝下,再來扭轉身體半圈將頭往上,最後屈著膝做五次連續翻轉動作,雖然做完翻轉次數,卻也導致頭朝下方。

只剩兩公尺…

這樣的距離無法翻轉一圈,更不可能直接雙手著地,那可是會受傷的,可真是一大難題!

苦惱之際,林涵紗乾脆坐下,用手撐著下巴盯著前方發呆,突然間,有隻巴掌大的花蝴蝶,輕巧地飛到小株的雪球花上,當細長的腳踏上去瞬間,雪球花承受不住牠的重量而左右擺動,嚇得牠拍拍翅膀飛走。

看到這,林涵紗的腦袋靈光一閃,立刻站起身,「啊啊…(妳再試一次看看!)」

「可是…」少女猶豫地說。

林涵紗堅定地點頭,要她放心!

少女閉上眼,隨後在睜眼的同時,也做出抉擇…

她彈指發出聲響,音樂又回到原先的那段,緊接著身形如彩蝶般翩翩起舞。

林涵紗不禁陶醉其中,那優雅又美妙的舞姿,真是令人百看不厭,不過,現在可不是觀賞的時候。

就在少女跳躍到半空中,林涵紗趕緊站到她的下方位置,等她快做完所有動作時,舉起雙手大喊。

「啊啊…(伸出手來!)」

少女馬上意會過來,伸出雙手,彼此掌心對著掌心,她輕盈地後空翻,漂亮著地。

「成…成…成功了!」少女難以置信地捂住嘴。

「啊啊…(真是太好了。)」

「原來那段要兩個人合力才能完成,妳是怎麼知道的?」

「啊啊…(剛才看到蝴蝶停在花上又飛走,就想到剩下的距離正好是一個人的高度,況且神舞技也沒規定人數,不是嗎?)」

「妳說得沒錯!以前是我們太侷限規定,根本沒想到要兩個人才能完成。」

「啊啊…(到時候我來幫妳。)」林涵紗拍著胸脯說。

「謝謝妳。」少女緊握著她的雙手,感激不已。

看到少女單純好騙?林涵紗有無數的問題想問,相信就能更加了解這個世界。

就在林涵紗準備開口時,一道令她厭惡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原來妳在這裡。」

唉…遇到他總沒什麼好事…

少女連忙單膝下跪,「神陛下。」

發現林涵紗沒反應,少女扯了扯她的裙襬,並用唇語說“快跪下!”。

皇的手一揮,冰冷地說,「在這裡,吾是不允許有人偷懶不工作,否則將視為廢物除掉。」

有…有那麼嚴重嗎?

「最好今天有人願意給妳一份工作,否則…」皇的語氣雖淡,卻是警告意味濃厚。

聽完,林涵紗的表情扭曲難看。

這分明就是要她死吧!剛才大家看到她的“實力”,根本沒有人敢收留她。

沒有辦法,林涵紗只好小聲對少女說,「啊啊…(我先離開,到時候我會到宴會上幫妳。)」說完,便轉身離開,深怕再繼續待下去,他又開始惡言惡語。

這裡到底是個怎樣的世界?她根本摸不著頭緒,連個線索也沒,要不是皇出來攪局,早就問到一堆問題,甚至連他的八卦也不成問題。

正走著,米娜卡從轉角處出現,然後向前把她拉住,「小女孩,原來妳在這裡啊!害我到處找不到妳,現在宴會廳缺人手,快來幫忙吧。」

「啊啊…」

米娜卡手勁好強,她都被拖著跑。

再次打從心底慶幸米娜卡沒處罰她,否則打沒幾下就掛點了。

她們走了好幾條迴廊,越接近宴會廳,衛兵跟宮僕就越多,不少年輕女子紛紛往宴會廳聚集。

宴會廳佈置得金碧輝煌、美輪美奐,令人眼花撩亂,無法忽視的豪華盛宴。

放眼望去,挑高式的水晶吊燈,閃耀奪人;裝飾品全是黃金及寶石打造;五層樓高的落地窗,窗簾繡上精緻花紋。

極致奢侈的宴會,讓沒見過世面的林涵紗忍不住發顫。

皇,究竟掌握多大的權力?

正當林涵紗準備踏進豪華盛宴時,就被米娜卡快速拖到旁邊去。

「不行啦!我們必須走側門。」

林涵紗滿是不解。

米娜卡邊講邊拉著她走,「現在宴會缺少端盤子的人,所以妳也要來幫忙。」

「啊啊…(不行啦--米娜卡,我跟別人約好了。)」

「別擔心!只要妳做得好,相信大家就會給妳一份工作。」米娜卡笑笑地說。

「啊啊…(我不是那個意思,米娜卡!)」

「放心、放心。」

林涵紗心中哀號著。

這下真的慘了!米娜卡根本聽不懂她在講什麼,這樣要怎麼幫助那位少女。

沒多久,深藍的天空轉為漆黑的黑,窗外一輪皎潔的明月照耀著宴會廳,繽紛的星星點綴其中。

真是美得令人陶醉,唉…

林涵紗嘆了一口長氣。

明明是讓人盡情享受的宴會,她卻在這裡做苦工,更重要的是,她現在根本無法脫身。

本以為人多可以藉機偷跑,不料米娜卡一直跟在她身邊,根本沒機會開溜。

閒暇之餘,林涵紗不自覺將目光放在皇身上。他獨坐在王座上,巫后在側身陪伴,兩人相當登對,可說是郎才女貌。

很難想像他們竟沒有任何關係?難道不會日久生情嗎?唉…想到這,心裡竟有些苦澀。

林涵紗甩了甩頭,不願再多想。

此時,有大群虎頭蜂正貪婪著鑲金的花,不…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努力吸引皇的目光,甚至使出渾身解數、奇門怪招的釣男人方法。

好比說,某位女子佯裝跌倒,卻真的跌得狗吃屎,不小心拉到另一位肥胖女子的裙子,走光的肥胖女子,發出殺豬的尖叫聲,逃跑時還撞倒一排人。

大家都掩著嘴偷笑,皇卻連眉毛挑都不挑一下,仍舊面無表情。

莫非他…是面癱嗎?

突然間,主持人走到中央舞池,眾多燈光聚集在他身上,「接下來,由請舞者--優芙妮.潔亞,獻上神舞技給神陛下!」

話畢,宴會的音樂轉為輕快柔和。

這音樂…

聽到熟悉的旋律,林涵紗驚覺事態不妙,正思索該如何甩開米娜卡時,燈光頓時一暗,現場立刻陷入寂靜之中。

機會來了!

林涵紗把握機會準備開溜,卻被米娜卡一把拉住,讓她整個哭笑不得。

「小女孩,亂闖可是很危險的。」米娜卡低聲警告。

下一秒,燈光猛然亮起,優芙妮正跳著美妙的舞姿,舉手投足間都令人深深著迷,就連皇也都目不轉睛,呃!正確來講…他從頭到尾就沒有動過。

隨著音樂的流逝,林涵紗的心越跳越快。

眼看兩人共舞的片段即將逼近,優芙妮的眼神四處飄移,似乎在找尋她的身影,舞的動作也跟著減弱。

再這樣繼續下去,別說是兩人共舞,在那之前絕對會發生問題…

林涵紗奮力甩開米娜卡的手,拼了命地往前擠,好不容易到最前面時,說時遲,那時快,優芙妮旋轉時重心不穩,身體往旁邊傾倒,即將面臨跌倒的慘狀。

不會吧--

林涵紗目瞪口呆,嘴張到不能再大,失敗的下場絕對是非常悽慘。

就在優芙妮快倒下時,莫名刮起一陣微風,那風既冰冷又夾帶一絲孤寂,不過窗戶全都緊閉著,哪來的風啊?

僅在眨眼間,皇不知何時竟來到優芙妮的身旁,伸出手拉住她,這舉動嚇壞了優芙妮,但舞還在進行中,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跳下去。

隨後兩人開始共舞,皇只有跳幾段舞,如同合音那般,更加突顯優芙妮的美妙舞姿。

宴會上的女子,無一不投向羨慕與嫉妒的眼神,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位受寵的舞者。

從頭到尾,林涵紗目光始終注視著皇。他的舞沉靜而穩重,隱隱透出徬徨無助,彷彿是全世界最孤寂的人。

昱…

不曉得昱在另一個世界是不是如此孤寂?想著想著,她不自覺紅了眼眶。

舞一結束,眾人皆掌聲如雷,紛紛叫好。

林涵紗無言至極。

皇都加入其中,誰敢說不好。

突然間,林涵紗身後傳來咆哮聲,甫一轉身,就無故被甩巴掌,整個人重心不穩摔到餐桌旁,左手還打翻熱騰騰的湯。

「啊…(好燙!)」林涵紗痛得眼眶含淚,不明白這個潑辣女為什麼打她?

潑辣女塗著鮮紅的指甲,惡狠狠指著林涵紗,「看什麼看!身為宮僕,竟敢站在前面!」

小女孩,亂闖可是很危險的。

她總算知道米娜卡這句話的意思。

林涵紗求助般四處張望,大家卻假裝沒看見,要不就一副“活該”的表情。

什麼嘛!難道宮僕就不是人嗎?

「看妳分明是不知悔改。」潑辣女揚起手,準備再打。

林涵紗反射性舉手阻擋,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都沒感覺到半點痛楚,她戰戰兢兢地睜開眼,簡直不敢置信。

皇竟然出手救她…

他的神情更加冷峻嚴肅,緊抓著潑辣女的手腕,指頭表面泛紅,不難發現他的力道之大。

潑辣女嚇得直顫抖,「神、神陛下…」

「妳從何看出她是宮僕?」

「我…這…她…她剛才在端盤子…」不知是林涵紗沒穿宮僕裝扮,還是皇的話嚇得她語無倫次,無從反駁。

「所以呢?」皇冰冷地說。

「不…我…我知道錯了…」原本火爆的脾氣瞬間變得溫馴。

「給我滾--」皇凶狠地甩開手,潑辣女就這樣跌到地上。

潑辣女雙手掩著臉,丟臉地跑出宴會。

皇二話不說,抬起林涵紗燙傷的手,然後嘴裡喃喃唸著,燙傷處竟聚集大量的光點,那些光點彷彿有生命力似的,滲透到傷口之中,短短幾秒的時間,別說傷口就連傷痕都不見蹤影。

林涵紗訝異地瞪大眼睛,這世界真是無奇不有。

「啊…(謝謝皇。)」林涵紗微笑著。

他應該是刀子嘴豆腐心…

正當她這麼想的時候,皇突然冒出這句話,「只有吾才能讓妳生不如死,任誰都沒資格。」

喂!喂!這句話會讓人產生誤會吧。

果不其然,眾人用曖昧、懷疑的眼光看這場主人救“僕”的好戲。

「工作。」

他的話依舊是簡潔有力。

若不是稍微認識他,恐怕不懂他在說什麼。

林涵紗望著皇的臉,他那孤寂的舞再度湧上心頭…

隨後,她似乎決定些什麼,眼神坦率而堅毅,在眾人面前宣示,「啊啊…(我要替皇找回失落以久的心。)」

聽完的瞬間,皇什麼話也沒說,直接轉身離去。

眾人見到皇離席,全都識相地鳥獸散,留下滿是錯愕的林涵紗。

林涵紗凝視著皇的背影,全然沒發現巫后用銳利的眼神盯著她看。



深夜,皇坐在窗台前,眼神空洞地望著窗外的景色,冷風吹拂著窗簾、更撩起他單薄的衣袍,心中泛起陣陣漣漪,本以為遺忘的記憶又再度襲來,耳邊彷彿聽見一道遙遠又模糊的女聲。

凱禔,我希望能帶走你的孤寂,找回你那失落已久的心。

「艾瑟兒…妳究竟…」皇一手抵著額頭,喃喃自語。

正當皇陷入回憶時,有道輕盈的腳步聲打斷了他思緒。

「這麼晚了,妳怎還不休息?巫后。」

巫后若有所思地垂下眼眸,私底下通常都會叫她的名字。

不過現在,也不是在意這件事的時候。

「我是來提醒皇,該是選妃了。」

巫后提著長裙半蹲著,表面雖然裝作無所謂,但發顫的手顯露她的不甘與悲傷。

皇沒有轉頭,始終凝視著遠處的景色,沒有難過也沒有憤恨,似乎對這一切早已麻痺,「是嗎?這時候又到了…」

他瞭解,巫后越是表現得落落大方、溫柔婉約,就是在隱藏她內心的難過,這種種的一切都是“她”一手造成,如今,報復的時機終於到了!

皇的眼眸閃爍著銳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