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小說連載】貓兒!過來!Ep34~Ep36

第三十四章 陸丹鳳的男友

          高思青與孫問巧想說還是不要打擾陸丹鳳,跟韓飛風道謝之後,轉身正準備回宿舍時,卻聽見陸丹鳳對話的那名男子突然間大吼了一聲,「賤貨。」

          高思青與孫問巧幾乎是同時回頭,便看見陸丹鳳整個人跌落在地面上,狼狽不堪,他們趕緊跑了過去將陸丹鳳給扶了起來。

          「陸丹鳳,妳沒事吧。」孫問巧拍了拍她膝蓋,都磨破皮了。

          男人見她有朋友幫忙,狠狠瞪了陸丹鳳一眼說著,「我會再來找妳的。」說完,便轉身離去。

          「陸丹鳳,他是甚麼人啊。」

          「對啊,怎麼對妳那麼兇,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

          陸丹鳳勉強笑了笑,對著高思青與孫問巧說,「沒有,他是我男朋友,我們就吵了一架。」

          「甚麼!那也不可以打女人啊。」高思青激動的說著。

          「對啊,怎麼可以打女人,簡直太過渣了。」

          「沒事,我們回宿舍吧。」陸丹鳳的手掌跟膝蓋都磨破皮了,臉色難看的說著。

          孫問巧看了看高思青,畢竟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情,他們怎麼勸說也沒辦法,兩個人一左一右扶著扭傷腳的陸丹鳳回到宿舍。

          高思青本來還想在罵個兩句,孫問巧對她搖了搖頭,讓陸丹鳳自己想一想吧。

          「丹鳳,那個妳刑法作業寫好了嗎,可以借我參考一下嗎。」孫問巧問。

          「嗯,好,我拿給妳。」陸丹鳳應該是他們寢室裡面最認真學生,但是成績始終在中間左右,也有可能是因為A大幾乎都是人才,就算拚盡了全力,每天都在念書,也有可能落在中後段,孫問巧就更不用說了,幾乎是墊底的。

          「孫問巧,妳考試都已經墊底了,作業還不自己寫,抄丹鳳的,妳好意思。」高思青鄙視的看著她。

          「我這叫參考好不好。」

          「對了,張書陽的補課,妳上得如何。」

          「完了完了,我忘了寫他交代的作業。」

          「甚麼作業啊,我也要看一下。」高思青好奇的探頭過來,就看到一疊資料被圈的密密麻麻,「孫問巧,妳寫這些東西幹甚麼。」

          「唉…說來話長,本來想說隨便圈個問題問他,讓我可以好好打個瞌睡甚麼的,沒想到張書陽這個變態,竟然要我把圈的地方全抄寫一遍,寫到我手快斷了。」

孫問巧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我看妳要玩過張書陽,難呀,勸妳還是乖乖的寫,不然我能預計下一個喊著要跳樓的可能會是妳。」

          「高思青,我突然覺得妳是張書陽派過來的間諜,說,妳收了他多少好處,是金錢的誘惑,還是美色……嘿嘿嘿。」

          「我這個人金錢也可以誘惑,美色也可以妥協,我來者不拒。」

          「………………。」

          孫問巧抄了一整個晚上,才把張書陽交代的功課給抄完,因為她實在圈的地方太多了,幾乎每一面都有抄寫到,孫問巧對於資料的內容也都了解了七、八成,看來張書陽這一招對於記憶還是挺有效的。

第三十五章 民法小考

          整個晚上,陸丹鳳的手機都不停叮咚著,應該是跟某個人一直傳著訊息,孫問巧猜測著應該是她所說的那位男朋友吧。

          高思青早就上床睡死了,根本不懂孫問巧罰寫的辛酸。

          白天,還沒到鬧鐘響的時間,就聽到宿舍門給人開啟,孫問巧爬起來瞄了一下,是沈綺芙。

          「不好意思,這麼早吵到你們。」沈綺芙抱歉的看著孫問巧。

          「喔,沒關係,反正第一節是民法課,不能遲到。」孫問巧打了個哈欠,從二層床鋪爬了下來,進了廁所洗漱。

          高思青此刻也從床舖上爬了下來,打了個哈欠,「沈綺芙,妳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

          「嗯,有幾本書放在這邊,就順便過來了,那我先走了。」

          「喔。」

          「沈綺芙總是來匆匆去匆匆的,感覺還挺忙的。」孫問巧用毛巾擦完臉之後,走了出來。

          「是啊,那像我們這麼閒。」換高思青用廁所了。

          孫問巧梳著頭髮,將它高高紮起一個馬尾,思索著剛才高思青的話,「對啊,我們這麼閒,不然來去找個打工好了,還可以賺些零用錢。」

          孫問巧的爸媽雖然都有正常工作,但是也都是一般藍領階級,給她的零用錢也都是固定的,不少也不多,如今她將壓睡錢全拿去壓在張書陽與沈綺芙的賭注上面,唉,囊中羞澀啊。

          陸丹鳳最後起床,也整理了一番,三個人才一同往教室方向走去。

          「丹鳳,我看妳昨晚很晚才睡,妳還好吧。」昨天晚上十二點,孫問巧好不容將張書陽交代的作業寫完,上床睡覺時,還看見陸丹鳳拿著手機,不知道在回應著甚麼人。

          「嗯,沒事。」陸丹鳳明顯的黑眼圈,愛睏的表情。

          「有甚麼事情,記得跟我們說。」高青思關心道。

          「謝謝你們。」陸丹鳳露出感謝的笑容,她的個性內向,從前在高中就沒甚麼朋友,現在上了大學,班上更沒有一個人可以說得上話的,不過幸運的是她遇上了兩位關心她的好室友。

          「快走吧,等等慢了,就只剩下前排的位置可以挑選了。」

          還好他們起得早,三個人挑了三個中間偏後面的座位坐下,沈綺芙則在斜前方同樣跟班長坐著。

          阮韻如此刻走進了教室,帶著粗框黑色眼鏡,踩著高跟鞋,手上拿著一疊白紙,「好了,大家書本收起來,隨堂測驗。」

          「喔不——。」哀嚎聲此起彼落。

          「好了,趕快趕快。」

          孫問巧趕緊將課本拿起來,臨時抱個佛腳也好,最終在阮韻如的催促下,大夥兒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收起課本,不知道是昨晚抄書有了功用,孫問巧還是免強能寫上幾條法條,已經不用把之前的滿清十大酷刑寫上了。

          張書陽一樣當起監考的助理,在諾大的教室裡來回巡查,不知道是不是孫問巧有作弊的先例,張書陽總在她身邊晃著,高思青、陸丹鳳也不自覺的緊張起來。

          人家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他們這算甚麼,一人作弊三人連作……。

第三十六章 跟蹤陸丹鳳

          孫問巧寫得也很緊張,有個人在考試時,不停在妳坐位晃著,這感覺挺不好。

          好在考試很快就結束了,考卷收完之後,阮韻如便開始了今天的課程。

          下課之後,三個人討論著考得如何,陸丹鳳愁眉苦臉的說著,「我覺得第三題比較沒有把握,這夫妻財產繼承法中的共同財產制與分別財產制,我不知道對不對。」

          「等…等一下,我怎麼沒有寫到這一題。」孫問巧突然喊停,她印象中只有兩題而已啊。

          「孫問巧,妳該不會白癡到沒發現背面還有題目吧。」

          「甚麼!?」孫問巧晴天霹靂,五雷轟頂,簡直悲痛欲絕啊……。

          「以阮韻如的個性,怎麼可能給妳一面就打發掉了,鐵定是雙面的。」高思青對著孫問巧遙遙頭。

          「我覺得我離張書陽又更近一步了,也許幾個月後,妳們在那行政樓的最頂處可以看到我的身影,飄飄蕩蕩,如同一縷幽魂,毫無生息。」孫問巧本來想利用這次考試,來一雪前恥,沒想到………。

          高思青拍了拍她的肩膀,「人生啊~看開點,換個想法,至少妳還有個小鮮肉可以欣賞,讓眼睛吃吃冰淇淋也不錯。」

          陸丹鳳被逗樂的笑了一下,隨即又被手機的叮咚聲音給停住了,她拿起來看了一下,皺著眉頭,並且帶有些害怕的感覺。

          孫問巧看見了,「丹鳳,怎麼了嗎,還有甚麼比我更悲哀的命運還要難過嗎。」

          「沒甚麼,我等等有事情,我先走了。」

          「可是…等下的刑法課。」

          「丹鳳從昨天就怪怪的,不停的看手機,還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肯定有鬼。」高思青以她高度敏銳的八卦鼻嗅到了不尋常。

          「孫問巧,我們跟去看看。」高思青興致高昂,瞇著眼,鎖定著陸丹鳳離去的方向。

          「可是等等刑法要交作業啊。」

          「交給我,我有辦法。」高思青三言兩語,便將他們的作業請了個同學代交,她就拉著孫問巧偷偷摸摸的跟在陸丹鳳的後頭。

          「高思青,我們這樣算不算偷看別人的隱私啊。」

          「妳都還看了張書陽的裸體,我都還沒說妳呢。」高思青鄙視的看著孫問巧。

          「甚麼裸體,他有穿內褲好嗎!!!」

          「大嗎?」

          「高思青,妳這齷齪的思想,我不想回答妳。」孫問巧乍紅了臉,突然間想到那天早晨,張書陽那裏高高隆起的樣子。

          「說嘛,說嘛,聽說愈聰明的男人,那個地方愈小,真的嗎。」高思青用手肘頂了頂孫問巧,用極度猥褻的臉看著她。

          「我要淨化思想,啊啊啊啊啊,何方妖孽,速速離去,翁嘛背me home。」孫問巧將兩指併攏,在高思青眼前畫呀畫,驅除惡鬼。

          高思青:……………。

          孫問巧和高思青跟蹤著陸丹鳳來到了一家咖啡廳,為了怕被她發現,兩個人找了一個較為角落的位置坐了下來,但是就是聽不太清楚,陸丹鳳和那男人到底在講些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