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逝去的祂」(舊)

「逝去的祂」

.

.

那是一棟群山環繞的建築,建在山群中間的盆地。

高聳入雲的這棟建築,抬起頭甚至看不到它的頂端。

只有它萬分之一大小的一名男孩,走到了它的底端。

眼前佈滿裂痕的一階石制階梯,甚至有半個男孩的高度。

但他毅然決然的開始行動了,即使光從底端爬到入口就讓他滿身大汗。

到了入口,映入眼簾的是深的見不到底部的巨大長廊。

一路上男孩緩慢且謹慎的前進著,但無可避免的觸發許多的陷阱。

落穴、弓箭機關、落石,甚至迷路的野獸。

但一切都無法阻止他的步伐,即使他在這座大的像是迷宮的建築內連闖了好幾天。

但為了他的使命,他不得不去做,也絕不容許失敗。

在建築內的第六天,他全身上下只剩一件禦寒大衣,能用來遮掩遍體麟傷的身體。

其餘的行囊都已經在逃亡和躲避陷阱中用盡了。

他終於到了他的目的地:「神之間」

「哇......」

眼前的景象讓他驚歎出聲,久久無法動彈。

房間的深處是祂的沉睡之地,他看著一旁高聳又壯麗的石柱、清澈的沒有任何雜質的流水,以及祂最後用生命換來的生命之樹。

一切的一切都讓他不自覺的震顫著身軀,久久無法自己。

良久,他赤著腳完全跪在了祂的墓碑前。

男孩的兩側眼角不斷流出晶瑩剔透的淚珠,不斷地滴落在地板上的細微裂縫中,成為了祂的一部分。

男孩不斷的祈禱著、渴求著,只希望祂能再度醒來,拯救他無能改變的命運。

可不論男孩怎樣哭喊,祂的死去已經成為無法改變的事實了。

祂曾展現的神蹟都已走入歷史,不論如何哭喊都無法挽回了。

男孩清楚的知道,卻別無選擇。

但就算祂真的再度復活,祂還會選擇幫助曾無數背叛過祂的人類嗎?

正午的太楊轉眼成了夜的夕陽。

男孩已經沒有任何的淚水了,但他依舊跪在祂的墳前,未曾動過一步。

明明男孩並沒有任何錯誤,他卻得為了別人的罪過而道歉。

他卻沒有任何抱怨,甚至為了幫人彌補錯誤為此而付出了生命。

但祂早已逝去,被貪婪又不知足的人類,親手殺死了。

男孩的哭喊最終,只是對著沒有回應的石板的垂死掙扎。

最終奇蹟沒有發生,男孩也為了彌補他人的過錯而失去生命。

或許這樣的結局,就是某人所希望的吧?

沒有神的世界,人類自尋滅亡。

或許就是人類所寄望的吧?

祂在自己的墓前微微泛起嘴角,等待著世界末日的來臨......

小故事:「逝去的祂」(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