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散文】五月病

艾略特說四月是最殘忍的季節。我並沒有特別認識他,而我的四月對我而言象徵了降生。四月結束了,我經常感受不到五月,但是這一年我覺得五月的每一天都過的好寫實。

明明沒有春夏分別的海島,我卻感受到了五月,從心底沒有被關上的窗,悶熱的夏陽還有、已經快要站不直的向日葵,靜止而所有生命都擱淺的海。以前是沒有這扇窗的,我很清楚。然而是甚麼樣的意識形變成一個逃生出口,但這個出口最終依舊導向苦難。

五月病,對我來說沒有五月的分別。但是因為相識了Y,不、撿拾了Y。所以日子的重量再也不是可以晃眼而過的,所有的情緒都像包袱。所有用以形容Y的描述還有聲音也像漂亮的小石頭,我都想不自量力的撿起來。

我也許終究一直在往前,但他永遠是石頭,卻不再令我憧憬了。我沒辦法跟石頭對話,意識外面仍然是一個石頭,像俄羅斯套娃,我始終無法進到核心,或許它根本是不存在的。

我不想因為背著你結果失足,我不想永遠止於五月。

#日記 #感情 #囈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