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鬼經驗] 台中真人真事 - 殺我,不然我殺死你 (4)




接續上集
殺我,不然我殺死你 (3)
http://bit.ly/2EwDQ31



[有人?......什麼?!!!!! 有人....?...有人!!!!!??????]

我忍不住我的訝異大聲叫出來!
那房間是我幫他租的
我上去很多次,一間小套房一格衛浴,
只有他住
那是什麼人?哪來的人?

[對!...我看不到他,但我能感覺到...]

[能跟我說現在到底什麼狀況?我他媽超混亂!]

[我廁所門沒關,那邊有個人.....我不敢動....那不是人..]

當下我懂了!沒有給他太多選擇餘地,
直接給了他一個指令

[盯著他!然後快速離開來我家!現在!]

[我...我要怎麼離開?]他很害怕的說

[馬的褲子鎖匙拿了就衝門也不要鎖了!快來!現在!我在麥當勞等你!]

[你等我一下..我想一下怎移動..]

[想屁阿!就衝了就跑了動!起!來!!!!!!!幹!衝了!]

講完就聽到他拿著還在通話的電話一陣混亂,呼吸聲,凌亂東西聲
然後就是一陣狂奔跟喘息聲,樓梯聲,
聲音越來越急促
他在奔跑,我聽得出來他快崩潰了..

大概20秒後他抖音說:
[我到一樓了!現在出發!]

我秒掛電話穿衣服下樓走到麥當勞,
沒多久看到他飆車到了
不誇張,來的時候我看他臉整個真的是慘綠!
以前都在書上看形容,真看到覺得不可置信..
到了我倆都不發一語,他先點菸抽了一陣
抽到一半他手機響了,他打開看:

是我剛剛打給他的未接來電通知
還在驚訝而已,接著他手機又響了
收到一則簡訊,內容:
[沒事怕你還沒睡]
傳訊人:我

我傻了.....大聲跟他說:
[幹這是我剛傳給你的!.....]

他也傻眼的說:
[我剛就想你怎都沒回我,我超緊張的坐在床上!]

[這奇怪後來我怎打得通?]

[我坐在床上盯著廁所看,想說靠北你怎都沒打來,打給你也不通,忽然想起回埔里有求一個符放在桌上,我把它拿過來床頭一放就
接到你電話了....]

然後他就非常緊張非常抖,
內心一定很焦慮
我說真的不比他鎮定,
除了對這一籮筐事情感到震驚
老實說更怕他變身砍我....
但他媽的都走到這裡還能怎樣!
半夜快三點哪都去不了

[我超級想睡..但我完全不敢睡..我不知道睡了會有誰來找我..]

[現在回我家睡!]我說

[蛤?但我真的很怕半夜怎樣啊!我自己都怕!]

[你就睡就對了!我不睡,我看電視看到天亮!醒來我帶你去收驚]我這樣跟他說

看得出來他真的累到一個里程碑,遲早出事
也沒太多選擇,那時我自己住逢甲,
至少先度過這晚再說!



到了我房間後他洗個澡快速躺下直接睡
實在很擔心有任何狀況發生,
我把燈全部打開,窗戶打開但是開冷氣!
電視機打開,展開我的漫漫長夜...

大概四點多的時候,他開始說夢話
說一些我聽不懂的話
說夢話沒啥了不起,
但在這樣發生如此多事情的人當下
真的很可怕啊!!!!!!!!!!!!!!

我說是躺床上,
其實人已經滑到地板上去了....
邊看電視邊試著理出一個頭緒
我想天亮就帶他去收驚
就我知道的好像十點開吧,
為了怕我睡著還是怎樣的
我傳了封簡訊給蔡仔,
希望他天亮能夠來一起處理
然後怎樣我就忘了.......

因為我他媽該死的睡著了!!!!!!!!!!!!!

不誇張,我真的夢到了!
房門口站了一個人!!!!!!!!!
就是知道她在門口,但不進來
我也是站著!面對房門口
滿心希望他不要打開門!拜託不要打開門!
緊張全身發抖!
耳朵有一種巨大轟鳴聲一直不停!
全身不能動!
我根本是用嘶吼的想拜託她不要進來!
然後我啥都不記得了,夢的細節也忘了

但我就是知道:
我房門口有個該死不動的女人!

我醒來是用驚醒的!
全身是汗已經早上10點多
轉身一看小宇不見了
緊張之餘打給蔡仔,
他說他跟小宇的女友一早來我家把他帶走
看我睡死了就沒叫我
問他們在哪,蔡仔說在水楠收驚了
對這經過覺得奇怪
不過也沒機會讓我想原因
起來用一用我就過去
打開門下樓時忽然想到昨晚的夢
轉身看了一下,真的內心非常害怕!
我覺得這不是我們有辦法面對的東西
遠到覺得自己很渺小,到底會怎樣沒人知道
只希望順利度過,這一切太糟糕了...



我住的地方到收驚點只要5分鐘,
到了沒多久剛好換小宇
跟他女友打個招呼跟蔡仔講了一下就進去了解狀況
師姐處理完後交代他一些程序,
然後交代了一句話:

[身上這件衣服要燒掉]

咦?為何?

我轉頭看了一下衣服,
就是一件他最近很常穿的黑色背心
背心圖案是一個異國風女人骷顱頭
我幾乎兩三天就看他穿這件,有啥問題?

師姐說:
[有幾個凶的跟著走,要化解要做]

後來仔細問了一下才知道似乎是有個猛的跟著了
有時候是需要一些媒介,至於開始原因不說
一定有個起頭才會招惹上身
後面就是從自身衣物或是一些關聯上尋找
到那時候我有點領悟了

從第一天烤肉
派出所
醫院
從埔里回來
睡地下室那幾天
一直到來找我.......

幾乎每兩天都看他穿到這件背心
他衣服不多,常就那幾件每天換洗輪替
所以見怪不怪
但經師姐一說....倒開始覺得這衣服怪怪的

師姐交辦他們立刻回去住的地方用符水洗澡
洗完後用符水灑滿房間,就可以搞定了
小宇根本不想回去那地方
我們還是帶著他回去了
到了店一樓阿任跟小粒正準備前兩天說要拜拜的東西
我們稍微講了一下就叫他女友陪他上樓處理這事情



約莫半小時吧
他們兩個是用跑的下來!
兩個很緊張的跟我說:

[超可怕的啦!]

我問他們怎了,小宇說:

[我剛上樓準備洗澡,結果發現我浴室是全濕的,垃圾桶水居然是滿的!但我明明從前天晚上就沒使用過浴室了!垃圾桶那邊不可能有水!]

他女友搶著說:

[我還是叫他進去洗澡了,他在洗的時候我覺得很睏,就睡著了..]

小宇:
[明明就叫妳不管怎樣都不能躺床睡覺!]

兩個人吵一下後小宇很驚恐的轉過來跟我說:

[我出來發現她睡著了,怎樣叫都叫不醒她,發現她的左手掌心一直在抓啊抓的,我已經搖她都不醒,忽然想用手機錄起來,才拿出來要錄她就醒了!....]

[蛤!!!我以為是你在玩我的手耶!!!!!!!!]

現場又是一片寂靜,真的太可怕了!
到這時後其實我已經很無力了
問他說:[所以都處理完了嗎?]

小宇:[做完了!]

後來我們大家拜拜,
拜完後這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我一直抱著這事情還沒結束的心態去看待
但說也奇怪,後來就停止了....



後來那段時間,小宇完全不敢回去睡
在我家睡了一陣子
跟房東斡旋了幾次,決定提早退租
後來間接導致我們跟房東關係稍微的不睦,
產生許多連鎖效應
(這又是後話了...)

翰哥在兩個多月後出院,
出院後就沒再進我們廚房過
我們從九月開始生意直直落,
一方面我們不懂得妥善行銷
另一方面經過許多事情,大家感覺都累了
同時我們發生了許多投訴事件,
罰單真的接不完
10月初,店就草草的關門結束營業



小宇到年底那件衣服都還沒燒掉
有天我就跟他說:

[為什麼人家叫你燒掉你不燒?]

[我就很喜歡這件衣服阿,後來也沒出事了齁!]

我也懶得管了,反正沒事就好....



真沒事嗎?
回想起來,我們是挺有種又無知的

店剛租的時候,很多好友來找我們
蔡仔一個稍微會看風水的朋友跟他說
地下室辦公室那裡是陰陽交匯點

經營期間
地下室電燈常常會自己開,自己關
友團來練團,練一半休息上去抽菸
下來發現被反鎖,重點是沒人在下面

有一個女客人在晚期某天晚上來喝酒喝醉
最後類似胡言亂語鬼上身的感覺

一直到最後店要收了
我要關地下室的燈關不掉
我開玩笑大聲說:
[要走了不回來了可以關燈了吧?!]
燈就關了

想想真的全部加總起來很可怕阿!
我看小宇狀況好多了
就問他:

[問你,到底那天烤肉你離開去尿尿後發生什麼事?]

以下,是他告訴我的:

[喔~我就想去尿尿,但走回店裡太遠我忍不住,後面那棵大樹我就尿了,我忘記你們在說什麼我也有跟著一起罵,尿完本來要走回去找你們,忽然想到我女友的外婆有給我一罐虎鞭酒,放在我房間我想說上去拿下來分大家喝,上樓拿酒走下來都沒事,走到快到你們那邊不知道為什麼停下來往下看,我居然沒穿衣服,但我明明有穿的阿..才在想...接著我就不記得了.............]



我記得那時,
用一整天的時間跟蔡仔試著把事實還原

1.小宇去尿尿的時候,我們還坐路邊喝酒聊天
2.他沒走進店裡尿,選擇在店旁邊一棵超大老樹下尿
3.尿完上樓拿酒
4.下樓走到一半沒意識,站在我們後面跟店門口的中間
5.推測轉身走回店裡廚房拿刀
6.拿完刀到走到我們後面之間有沒有別的事發生:未知
7.走到我們後面後,接著就說殺我不然殺死你們,然後就是拉扯-->扭打--報警-->送醫-->醒來,回埔里後收驚,三天後回到台中,收不乾淨,未知的東西依然在店裡,翰哥中招,繼續跟著小宇
8.房間裡躲著,小宇不知
9.連續四天睡不著,因為房間有事情發生
10.最後一天因為小宇連續幾天未睡,感應到房裡的東西
11.跑來找我,東西跟身,睡覺,隔天收驚
12.收驚完後回房間處理,做最後掙扎
13.處理完畢打完收工

以上是我們的推論結果
不管怎樣,我們是真的當這件事情結束了......



---------------------------------



八個月後

小宇的團發片,辦北中南巡迴
我接手製作
巡迴壓軸是台中場,人很多
畢竟自己家鄉主場,他們把爸媽都找來了
我在入口處碰到小宇爸媽,很高興的寒暄起來
我對這件事情依然有點抱歉,跟他爸說:

[伯父真歹謝,在我們店沒把小宇照顧好,我的問題啦~]

他爸說:

[不會啦賣阿內想,不是第一次了別內咎!]

蛤????

趁活動開始前我就問了一下,他爸說:

[他從小開始就這樣了,體質就是很糟糕,三不五時就有這種附身的狀況,有一次還差點拿刀砍我,那時後才小學,我們最後沒辦法只好把他綁在附近廟宇的神明桌下面,一直大叫大吼的好幾天才好,不然就是突然傷人,進入一個狀態,那天有警察在我也不好意思說這狀況,但畢竟他年齡大了,真的越來越少這情況,上次發作也是讓我們有嚇到.....阿你們逃過一劫餒!阿哈哈哈哈!沒事就好~~~]

靠!!!!!!!!!!!!我不騙你們我到那天聽完他爸說我才冷汗直流!
兩手開始抖!我轉身跑去找蔡仔,
冷靜一下把狀況跟他說:



[那天真的好險!不然,不是殺了他,就是我們被他殺!]


(待續)










原文網址:http://bit.ly/34CD6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