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4

設計師日誌─今天賣出了第一組明信片

有美女私信我,說她想要作明信片,希望是動保議題環保議題或是社會議題的。

在此之前,我其實對於由我來製作明信片興致缺缺。

但這開啟了我新世界的大門。

於是我把米克斯系列森林大火系列與香港議題的圖片都展示給她。



最終她選中了「樂樂」,作為我們這次的動保代表。

樂樂是我在米客斯作品的徵圖活動裡徵到的一支歐告,也幸運的也替他的女主人過上了一次生日。

選擇了這張燃燒的森林提醒我們對於自然的關注。

選擇了香港議題。

大家都知道我習慣作一個正方形的排版,所以為了作成明信片的格式。

我又重新調整並且跟她確認。

中間發生了一些小插曲。

她說:「你的森林大火裡有塊地方怎麼是綠色的?」

我一看,還真是,那一塊在我調整的時候色塊遺失了,

但是我們兩個都覺得那一抹綠色很好。

於是這張森林大火中我添加了一些綠草,基於一個配色的美學,我不讓它搶占畫面太多的比例,但是我希望它傳達一個信息。

生命與希望。

同時後面的大火,也表示,這抹綠色,這個生命與希望,雖然頑強著堅持,卻受到威脅。

在香港這張圖她告所我:「請幫我寫上三個字《撐!自由》。我希望是手寫的風格。」

於是我很假會的寫上「瞎抖體」的草書。

竟是意外的契合。

來來回回我們花了近一周的時間確認的版型與畫面。



每一張的背面,我們都留下了小標語,提醒著所有的一切,都不是自然而然的。

而是有人付出了努力,而我們,也許也能盡一分力。



明信片少量印製的話,成本還是比較高的,還不含自己切的工本。

自己切根本是一種工藝,你要全神貫注,每一刀下去都要乾淨俐落,才能切的漂亮。

我其實有一些邊切的不夠俐落。

但這次經驗很寶貴,我很高興能有這樣的機會製作明信片。

如果大量印刷的話,成本會比較下降,但是一次要印製200張。

我在想,如果每一張圖我可以販售20張出去,也許我就可以作大量印刷,或是我用預售的方式。

超過20張的訂單我再作量產,對我來說也是很不錯的選擇。

至於最後沒有賣完的部份,我可以作義賣捐款或是捐給有需要的團體,以單據為憑。

或是我自己拿來隨圖附贈...

對於我而言,不存在囤積或是浪費的問題。

歡迎來粉絲專頁看我更多的作品:https://www.facebook.com/R.shadow1988

#明信片#森林大火#色塊風格#手工#人工切割#日誌#接案插畫師每天都在搞什麼飛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