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保有餵母奶的自覺,但拒絕落入「母奶至上」的情節

1 / 1

至今我仍認為母乳是母親能給寶寶的一份無可取代之生命厚禮,但母親不能被這個禮物困住,因為母乳不能被當成是母職的全部….

 

曾經搭乘「瘋狂母奶失速列車」,聽不進去任何「替代方案」搞得人仰馬翻

想當初對於哺餵母奶這件事,我曾有過非常瘋狂的執念且還認真付諸實行過,但情況一度非常失控….

 

剖腹產的我奶水來得較慢,但我謹守著護理師的教導,有事沒事就按摩或刺激乳房,甚至還會半夜爬起來刺激乳腺,因為護理師說半夜是泌乳高峰期錯過很可惜。

 

胖丁也常常睡到一半就被護理師抓來這麼吸那邊吸的,但我們兩個似乎沒什麼默契,弄到乳頭都破皮了但奶量就是出不來,搞得寶寶累媽媽也累,周圍的人也被折騰得不知所以然。

 

「要不要改用奶瓶餵餵看?」「要不要喝一點配方奶試試看?」當時的我聽到諸如此類的勸告通通敬謝不敏,一來我很擔心寶寶會混淆乳頭和奶嘴頭,二來更擔心喝過配方奶的寶寶會不喜歡母奶,對於寶寶帶便當來這論點深信不疑,認定只要我夠努力就一定能達到與寶寶的供需平衡。

 

未料三天後我收到醫院的通知書,詳細內容我不太記得了,主要是因為胖丁沒喝到什麼奶導致身體嚴重脫水,醫院希望我們簽署改餵配方奶的同意書,我記得當時我在病房裡嚎啕大哭且陷入自責的情緒中,久久無法釋懷。

 

雖然哺餵母乳被描繪成一件再自然也不過的事情,實際上並不容易進行,母親和寶寶都必須一起學習,但寶寶的健康還是應該擺第一。

  

雖然母乳是給寶寶最好的禮物,但請別忘記剛生產完的母體也需要好好照護,接受與原先規畫不同的做法其實也沒什麼不可以。

說來也奇怪當我接受餵胖丁配方奶以後,奶水也開始比較順,自己猜想除了心理壓力減輕之外,最重要的是母體得到充分靜養,畢竟剛動完手術被縫合七層的傷口需要恢復,還有產後收縮的痛需要適應,剖腹產完的母親尤其需要注重睡眠修護期,雖然這段黃金時間剛好也是泌乳高峰期。

 

也因為一直都沒辦法追到全母奶的目標,後來乾脆採取配方奶和母奶各半的方式瓶餵雙丁,雖然當時外界對我這樣的荒唐之舉有過各式各樣的勸退,也很期待我繼續邁向全母乳之路,但實際上雙丁並沒有發生討厭母奶的狀況,我甚至感覺晚上睡前喝配方奶能讓雙丁因為吃得比較飽所以睡得比較好。

 

而且旁人可以幫忙分擔餵奶對當時的我好重要,放棄親餵讓我偶爾能出去洗個頭或是買杯搖搖,畢竟哺乳之路漫漫媽媽確實很需要中繼站。

 

母乳確實很好,但沒有好到需要犧牲母親的生理或心理健康,因為照護孩子的這條路遠比想像中長且遠。

 

母乳優點列不完,但倘若母親們不負期待也應予以體諒,畢竟照護寶寶除了母乳之外,還有很多需要母親的地方。

我必須承認當時無法順利哺餵母乳,讓我心理衍生出很多的內疚感,外界賦予的壓力也會感覺自己沒有通過初為人母的第一道考驗,但走過那一段的我想記錄下來的是:

 

雖然母乳對寶寶的營養價值高,但也必須取決母親攝取的食物內容,雖然親餵母奶是母嬰間情感交流的一種很好方式,但仍有許多照顧層面的事物都可增進親子關係,雖然親餵雙丁的比例不高,但我們感情依舊很好,所以媽媽們大可不必擔這個心。

當整個社會以母乳哺餵的優點提倡母嬰親善環境的同時,也應創造出母親可以自由選擇最適合自己和寶寶哺餵方式的氛圍,讓母親有選擇哺育的自由才是整個社會應追求的母嬰親善,這是一個家庭主婦的小小心願,期待在未來的某一天能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