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蔓延

1 / 1

自從那天開始,每到中午的時候,諺明學長就會跑到我的教室來,然後聊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每次跟學長聊天,都讓我覺得心裡很放鬆,也因為太常來我的班級,就連我班上的同學也跟他混熟,常常我們就聚在窗邊聊天,而就在不知不覺當中,我也漸漸跟班上的其他同學開始交談。

「沒想到耀汰這麼有趣。」

「還以為你愛裝酷咧!個性也太認真了吧~。」

從以前開始,就因為不曉得該怎麼開口跟別人說話,常常板著一張臉,刻意與其他人保持距離。

雖然很感謝學長,但不曉得學長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要幫助我,就算問了他,也只是笑笑得到了「直系學弟學長的關係」的答案,讓人摸不著頭緒。

不過後來我聽班上同學說,學長家中雖然有錢,但父母關係非常差,兩人時常會吵得不可開交。我才意識到,有時候跟學長在聊家人的話題時,學長總是露出一種很落寞的微笑。

晚上8點多時,學長打電話給我,說他現在可不可以過來找我,過沒多久,就出現在我家門口,說他父母親正在家裡吵架,他沒辦法忍受,所以拿了手機跟錢包就自己跑出來。

看到學長又露出落寞的笑容後,我了解到其實那是學長的求救訊號。

「不然今天要住我家嗎?」

請學長跟家裡的人連絡後,我說服外公外婆讓學長住下來,在我的房間打地舖,並將我的衣服借給學長換洗後,10點半就關燈睡覺。

「耀汰。」

「什麼?」

「抱歉哦,突然跑來還住在你家。」

「不會啦,而且外公外婆也都很開心。」

「不過沒看到你的父母親,他們不住在這裡嗎?」

「我媽在我小學的時候就過世了,爸爸則是從來沒見過。」

「是哦,那你會很寂寞嗎?」

「還好,我對媽媽沒有什麼記憶,可能一直在練空手道的關係,也沒有時間去想。」

「原來如此,感覺你生活過得還算不錯。」

「那麽學長呢?」

「我嗎?哈哈……。」

學長盯著天花板笑笑接續說。

「其實到小學為止都還過得蠻開心的,可是到了高中之後就一切變了調。」

學長的表情看似在笑,但能感覺到他現在心中很難受。

「升上高中後,我爸希望我也能以建築師為目標,所以假日時會帶我去參加跟建築相關的活動,可是我媽卻不希望,說要讓我去選自己喜歡的事情,所以兩人經常因為這樣吵架,一天比一天還要兇,我都不曉得該怎麼辦了……。」

學長聲音越來越無力,之後兩眼則是放空一直盯著天花板。

「哈,對不起講這種話,忘了吧~。」

正當學長裝沒事的時候,我開口了。

「學長呢?」

「什麼?」

「你自己又是怎樣想,你喜歡建築嗎?」

學長稍微讓自己的心情沉澱了之後再次開口。

「恩~畢竟父母都是從事這個行業,看著他們工作的背影就讓我覺得很厲害,即使因為工作忙的關係常常留我一個人在家,但每次看到他們回家後,摸著我的頭露出了那種完成使命感的微笑總是覺得很耀眼,所以,我認為自己對這個行業是有興趣的。」

在說這段話時的學長眼神閃閃發亮,露出了像是小孩子般的天真笑容。

「那明天回去的時候就對他們說吧。」

「咦?」

「好好解釋清楚,學長的想法一定能傳達給你的父母的,絕對不會有問題。」

我也將我的想法堅定地傳達給學長,相信他一定可以辦得到。

「是嗎…?也是,好好的面對他們說清楚才行…。」

說完之後的學長像是安心般的睡著了,就在隔天,學長回去向父母表達自己的想法之後,在隔年用推甄方式考上了以建築系有名的東銘大學,而我則是因為對寫程式有興趣,在隔年也錄取了東銘的資工系。

改變我們一切命運的大學生活,就這樣開始拉開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