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思緒迷蹤記】失戀的L

Photo by Hailey Kean on Unsplash

 L,是我紫微斗數的練習對象之一,但因為我紫微斗數等級還在新手村,處於一個探索的階段,我怕為求準確,反而在推斷的過程中不斷探訪隱私而讓對方感到失禮(此階段的我還是想大量蒐集命盤來練習),所以採取封閉式、非一來一往的對答方式,只用最保守且機率最大的象徵意義,描繪出L基本的個性及過去的一些事件。

因此,L說分析超準,但其實我也不知道到底準在哪裡。

這個月中,L約我們同事一起去好樂迪唱歌,辦個失戀趴。

在大家都散去後,只剩下L跟我兩人。L說她交了這個男友後,才感受到家庭的溫暖,也將自私的個性改了很多。

L在上班前或下班後,都會去男友家幫忙農作與煮飯,可是男友卻因為L沒有辦法長時間陪伴在他身旁,最後跟家裡的員工在一起。不但如此,在L發現男友劈腿後,男友還在所有的社交平台封鎖L。

L一直說她很愛男友,為他付出許多。

當下我沒有辦法做安慰的動作,只能靜靜地陪伴,讓L發洩她的牢騷與情緒。

隔天,聽S說,L向其他同事透漏輕生的念頭。要我跟L聊聊,看能不能開導她。

過了一天後,我很認真了思考L所有的故事、基本個性及她對於失戀的反應,傳了些訊息給她,希望帶給她一些安慰。

「我在想,你是真的很愛妳男友?還是因為付出太多卻得不到這個結果而感到難過?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單戀過?但如果你很愛妳前男友,現在就是一個單戀的過程,就算他不愛你,即使再怎麼酸楚你能承受得下去的。可是現階段你卻承受不下去?那也許你愛的不是男友這個人,而是你覺得已經擁有的,無預期地就這麼消失了,所以感到不甘心。

我是這樣想的。你無法接受「失去」這個事實,並不是妳男友愛或不愛你這個結果。

愛的型態分很多種,有的是像孩子一樣的獨佔,我的就是我的,怎麼可能是別人的;有的則是像寬容的愛,不管對方再怎麼糟糕,都依舊愛著他,在他受到挫折時,伸手懷抱他。當然,也有可能是混合型式,兩者兼具,端看當事者用什麼樣的高度去看待這一切。

聽說你難過到想自殺,但我想,會有這樣的念頭還是出自於失去的苦楚,而不是在生活上他人刻意的刁難,惡意的打擊跟挫折,讓你活不下去。

你說你很能吃苦,但為什麼你吃不了失去這個苦呢?又為什麼你會認同自殺這樣的想法呢?是不是你其實不夠愛自己?愛的只是「佔有」呢?

也許我的措詞強烈了一些。

我也常難過,為生活的一切不順遂而感到想放棄一切,覺得只要離開這世界一切就解脫了,到現在我仍然是這麼想著。

但是,我很熱愛生活這個過程,縱然我的思想是這麼的憂鬱,這麼的糾結,無法忘卻過去一切勾人心弦的小小記憶碎片,我總會試著質疑自己的想法,用各個角度詮釋各個挫折的面向。是不是錯看了一切?是不是我怪錯了人?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原因促發所有不愉快的結果?

苦總要作樂,因為誰知道人生的低點在哪裡,搞不好一路衰小還有更衰小。

我是這麼覺得。

如果將來還發生更挫折的事挺過去,卻因為先前的較小挫折想要放棄所有,你不會不甘心嗎?如果將來又發生更有趣的事情你沒有機會經驗到,不會太可惜嗎?

不過都是一片片風景而已。」

再遇到L,L說她開始能吃東西了。是個好的開始。

我進一步試探的建議,告訴她下個對象不要執著於說話風趣、很會撩妹又外表不錯的型。

L說,她沒有辦法。

「那我也就沒有辦法了。」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