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情人節連載 11月4日 薔薇

1 / 1

                                 作者 #IPPAN_JOSEI‘愛究竟是什麼呢?‘

看著螢幕上對話窗,她皺著眉。

螢幕哪頭是她來自異國的網友,只有外國人才能問出這樣直率的問題。她將對話上拉,原來是對方旅行到當地祈求愛情的景點,才會有這樣的感觸。

其實是場陰錯陽差,她根本沒想找過女性做網友。

.

想起丈夫,昨晚冷淡交代今天不會回來吃飯,這件事情倒是在婚姻裡是件不錯的事。

結婚不過才三年。

有天看著不知道為何歪睡在黑色沙發的他,她像是第一次看到他的頭頂,哪裡有一小窩的光禿,像是不知道哪來的鴿子急著拔凸了一圈做窩,好下蛋。

從那天起,她總是克制不住自己注意他的那圈光禿,總想著如果她特別小心,謹慎,加上手腳俐落,說不定在一顆鴿子蛋咕嚕咕嚕滾下時,能一手撈住。

每次這樣想,她總能在他對著她不耐煩的時候,有著惡意的滿足感。

她看著手指上的婚戒,切割完美的鑽石有著漂亮的光芒,雖然比不上鴿子蛋,但曾經只要手一伸出是多讓人讚嘆。

這個鑽戒幾乎是她人生的徽章,為了讓他願意娶她,她付出多少時間與心力?

.

婚後第一次激烈爭吵是為了什麼?

好像是咖啡杯,她打破了他最喜歡的咖啡杯,然後他的勃然大怒嚇壞了她。

何時開始,他看她總帶著厭棄,他開始嫌棄她的所有,甚至她的料理。

.

怎麼可能是料理呢?根本是沒事找事,她想著。

.

她從完全不會煮飯,為了嫁給他,她在婚前就絞盡腦汁弄懂他所有口味,喜歡不喜歡,討厭與禁忌,甚至他的求婚詞是只要想像婚後能夠每天回家吃她的菜,對他來說就是一種幸福。

.

所以,怎麼可能是料理呢?

.

分明是故意找碴嘛,她想著別的夫妻會怎麼處理這樣的狀況,電視上一堆專家說著要溝通吧?

但她卻怎麼樣都提不起勁再與他有任何多餘的對話。

所謂的夫妻是這樣吧,他一個表情,她就知道他想什麼,像是兩個運作良好的零件在所謂為家的音樂盒裡每天運轉,展示主題是家。

結婚前,她覺得他就是她最想要音樂盒裡的一員,每天隨著音樂翩翩起舞,空氣裡只會有粉紅色棉花糖的味道。

現在怎麼聽著音樂盒的音樂,只聽到空泛,總覺得哪裡有著卡損,但外人就像婚前的她,只會訝異摸著外盒,欽羨她的好運道。

‘能嫁給他,妳真是太幸福了啊~’

她們總是這樣說著,她曾經頗為陶醉這樣的言語,畢竟她是如此費力的要嫁給他,而她終於成功了。

就算是現在,這種欽羨言語她從來不嫌多,成功滋養她的每一日。

想著她們臉上可以稱為妒恨的表情,她才有辦法繼續對著他好聲好氣的說話。

.

愛是什麼呢?

.

愛是不管一切,只想為對方奉獻?愛是爲對方著想?愛是?

愛是什麼呢? 愛才不重要。

只有得到才是最重要的!

就像他原本壓根不重視她,她是多奮力的爭取,不管愛不愛,他不就娶她了嗎?

能夠擁有才是最為重要的!

就像他終於娶她的那刻,愛不愛有什麼打緊?

婚姻就能夠緊緊將他們綑綁直到死亡。

只有擁有才是真的,沒有擁有,愛又有什麼意思?

雖然,一日復一日的重複,越來越枯燥的對話都像是抽離水裡的氧氣,她常感覺自己是在一灘不停將她往下拉扯的泥沼裡,瀕臨窒息。

就算這樣,她依舊擁有著他,是那些整天談愛的人觸碰不到的。

.

看著對話窗,怎麼跟對方對上話的呢?

.

好像是他們的嚴重爭執,幾乎是婚後再也無法忍耐彼此的嚴重到大吵,他丟下滿臉是淚的她離去。

她像是被困在原地無法動彈,她可無法跟任何一個欣羨說過她好幸福的朋友們抱怨。她只能像是困獸般隨意滑動網頁,她看著對方的暱稱以為是男性,帶著憤恨,還有一股想要報復的衝動,特意丟過去的問好開始了她們的對話。

‘哪裡的天空漂亮嗎?‘

’天超級藍,雲朵是奇怪的形狀,是好漂亮的天空喔!‘

開朗的對話傳回,那是她們的第一次對話。

在對話當中,一當她發現對方是女性,她就只專心,努力展現一個幸福妻子的樣子,對方卻似乎完全不懂她的小心思,只像是一張攤開的白紙,什麼都能跟她分享。

’真是太羨慕了,居然這麼幸運!啊~我究竟什麼時候才能碰到幸福啊?‘

每當跟對方講述她的婚姻時,來了!就是這樣的言語最能滋潤她的一日,讓她能夠完全忘記灰撲撲的自己,繼續帶著笑容前進。

’要努力才可以喔。‘她迅速這樣回覆,洋洋得意。

接下來應該是一連串的讚羨,沒有預期對方的回話居然是:‘我一直很努力啊!哈哈哈。’

.

果真是外國人,回話好粗野,她有點生氣的想。

餐桌上有盆薔薇假花是她特意挑選的,她記得他當時看著她決定購買時,哪滿臉的不贊同,那時的情景幾乎成了他們婚後的每日縮影。

那場嚴重的大吵,他不止狠狠摔落薔薇假花,還摔壞廚房一堆物品,記得她坐在筆電前良久,直望著地上一堆雜亂裡完整無缺的薔薇假花很久,她居然決定這盆被丈夫摔出的薔薇假花成為自己在交友軟體的暱稱。

.

愛是什麼呢?

‘愛是就算不管如何,都要記得當初相愛的感覺唷。’

想起那個沒回答的問題,她趕緊打下這串字,她可是那個讓人眼紅不已的妻子,她可不能認輸。

.

她想著她的婚姻也要像那盆薔薇假花,沒有任何一點真實,但花瓣要是大朵的嬌豔,綠葉是剛好的陪襯,它只能是盆完美無缺的薔薇。

.

不管真偽,她就是要擁有的讓人欣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