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貼上

1 / 1

    在那之後,慢慢學會了收斂,不過偶爾思念瘋長,意念控制了身體發出了訊息。

    在幾個短短的對話後,回過神,退回不連絡的位置。

    你說,那是白月光嗎?還是硃砂痣? 一點一句看似溫暖的話,回頭過去都像可笑的自作多情。

   從這之後,不知道還要經歷多少個這樣想你的日子,即使我們從沒可能。

////////////////

    和夏天不同的是,秋天弱弱的鬱悶更能寫下剛好的情懷。

    有時情緒不管正負面的好壞,都哽在喉嚨吐不出來,即使拿好筆、備好紙、一堆事情想說,也混亂的沒有分門別類。

    有時坐在咖啡廳假裝文青的想要好好抒發自己,但也許只是享受那種「文青」的氛圍,其實也沒有什麼文韜武略可以展示。

    像我自已,無論去哪裡包裏一定會有一本筆記本和一枝筆帶著,就算最後也只是增加重量,心裡的安心感也不能忽略。

    如果剛好有心情可以寫在上面,那真是太感謝了。 

    有了想寫的題材後,即使腦中還是馬賽克一般不清楚,但筆觸已經一發不可收拾,和之前只要停下就會半途而廢的「長歪」的孩子不同,真正想書寫的,即使停了下來,只要再拿起筆,那文章依舊誘導著筆者寫出屬於它的一筆一畫。

//////////////////////////////////////

   我好累,直接把自己在別的地方寫的東西複製貼上XDD

    原諒我!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