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描寫少年的邪惡?|王佑甄〈歡迎來到永無島〉臺北文學獎散文

1 / 1
單純的孩子被推倒在地,一旁的迷失男孩們不停大笑大叫地搖旗吶喊,突如其來的戲碼像是久旱後的甘霖,大大舒緩了迷失男孩們連日來的暑氣。」── 王佑甄〈歡迎來到永無島〉


這篇初看時覺得行文很強悍,因為直接議題先行,也沒在遮攔的。

在文章開頭的魔幻時候,直接將學校教育裡的惡魔小孩與自己,類比成彼得潘、迷失男孩們與溫蒂。

如果要說之前的得獎文章類型,評審很常給寫得好的文章「不帶批判」的評語。(可參考:談小說細節、主題與投稿的問題。第21屆臺北文學獎小說組決審會議

那這篇的操作就是完全相反,〈歡迎來到永無島〉超級批判,從頭批到尾。如果有創作者想要參考坦白直接的諷刺寫法,可以參考這篇。

〈歡迎來到永無島〉裡寫的所有人,每個都不可愛,從霸凌者、被霸凌者、家長,甚至是敘述者老師,各個都很想把他們ㄌㄨㄟˊ死(查過台羅但我拼不出來XD 知道怎麼寫正字的麻煩告訴我)。

敘述者我也不喜歡的原因是,就明明有其他選擇,卻被描述得好像只有一種選擇,例如好像只能當大男孩的聖母戀人,一定只能教他們,自己不能轉換跑道。

舉一段我很喜歡,也支持敘述者這樣做的:

教官和孩子談完後客氣地問你:「老師希望怎麼處理?」

我希望他們都被抓去關。

世界告訴你,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必須懷揣著無限的耐心以及愛意,你必須永遠記得,每一名孩子都值得一次又一次被相信。

你深吸了一口氣。

「按照校規處理。」

真的!就報警啊!

當然這種吶喊像是在說,為什麼住山區的居民不搬到安全的地方,颱風天山上會土石流啊~因為就是有苦衷,有你想不到的限制嘛!但我是真的覺得,我相信以敘述者的資本,應該是具能動性的。如果不喜歡這工作環境,真的可以換。

還有對愛的想像,當然故事中男孩的要求很不合理,但敘述者開頭寫對愛的想像,其實是一種條件交換。例如他們要做什麼好事,敘述者才愛他們。等於是坐回相對高位並表示,你要乖,你要爭取,才值得我愛。我是覺得這樣的說法有點危險。

所以本篇,從一開頭,我就覺得所有角色都讓我反感XD,無法認同角色的讀下去,腦中真的會產生很多批判聲音。所以編劇書《先讓英雄救貓咪》中,安排一些讓主角可以被觀眾認同的設計,還是有其道理的。

(也可能只是我剛好是不理想讀者吧,連那種「要追求才能獲得芳心」的思維都要批判半天的難搞讀者)

另外,本篇有一些連續押韻(句子內容是寫得很好的!),我覺得稍微有些太多,看上去會有點干擾讀故事。

整體來說裁切得當,很能引起人共感,尤其是萬惡彼得潘和純真小孩與老師的各方對壘,是一篇滿精彩、有聲音的小說化散文。

★ 創作螢光筆

☆ 以一種象徵比喻從頭貫串到尾,從角色塑造、角色行為、抽象概念描述。

☆ 角色聚焦:壞人、受害者、自身三人的對話。

☆ 批判就盡力批判,不要在那邊綁手綁腳:覺得青少年壞就是壞、受害者軟弱和被挾迫、老師難以處理且不願相信大愛式的愛的教育,但也表現出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困境。就盡力寫,不要顧忌。

★ 作品資訊

作品連結:http://literature.award.taipei/21th/B2.pdf

作品:〈歡迎來到永無島〉
作者:王佑甄
屆數獎項:第21屆臺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

★更多創作眉角:

👉網站:木凱創作道
👉FB:木凱創作道
👉IG:mukaiword
👉網頁好讀版

#創作螢光筆 #文字 #語錄 #學習 #閱讀 #文章 #文字控 #文學 #自我成長 #心得 #書寫 #讀書心得 #好文 #讀後感 #文章分享 #文學創作 #寫作 #寫作練習 #寫作技巧 #文學獎 #台北文學獎 #臺北文學獎 #散文 #歡迎來到永無島 #王佑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