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寫字】做最有個性的自己:「我與我周旋久,寧作我。」

  在幫忙查魏晉語料,突然看到一首很美的詩。鮑照的詩。嗚⋯⋯文學史上到他只有隨便帶過,原來鮑照這麼美!(托腮

〈代蒿里行〉鮑照

同盡無貴賤,殊願有窮申。馳波催永夜,零露逼短晨。

結我幽山駕,去此滿堂親。虛容遺劍佩,實貌戢衣巾。

斗酒安可酌,尺書誰復陳?年代稍推遠,懷抱日幽淪。

人生良自劇,天道與何人?齎我長恨意,歸為狐兔塵。

  其實一邊查一邊想著魏晉南北朝,這真的是中國史上最長的一個亂世。我覺得特別、特別迷人。

  該怎麼說,我覺得啊,那時候人們「異化」的心靈,和工業化以後的現代人很貼近。

  大學之後上到許多魏晉文學,才赫然發現可能因為這段太複雜,高中歷史、國文都輕描淡寫地帶過去。

  超級無敵扭曲、瘋癲啊。真是鬼才和怪人輩出的奇怪幾百年。

  老師說魏晉是一個「人文自覺」的朝代。我很後來才發現,許多文學史上的大貢獻都是魏晉人的功勞 !

   (高中時笨笨的我到底忽略了多少魏晉之美啊)

  譬如儒學、道學的發揮,使學術上的論辯非常興盛,佛教傳入,開始有相關的文學作品。人們更重視自我的心靈,而不只是為了政治寫文章。

  因為有佛教的傳入,才有後來的近體詩格律啊啊,沒有魏晉人發現聲韻和聲調,哪來的唐詩!!魏晉人文學貢獻超過一百分!!(暴動)

  雖然反切很煩但還是謝謝魏晉南北朝對聲韻學的貢獻ㄛ

  魏晉什麼都美!!!(暴動)男人也⋯⋯(閉嘴

  魏晉南北朝對書法的貢獻也超大!草書行書楷書都在這時代興盛起來,有好多碑石,好多書帖,好多不同的超美的字!!(持續暴動

  而且不得不說魏晉人都好溫柔喔⋯⋯這種溫柔,不是字面意義的,我覺得是一種,情感的豐沛?即使是殘暴的人,你也可以感受到他們的內心流動著的東西。

  例如《世說新語》有一段寫大將軍桓溫出去打仗,經過幾十年前待過的地方,當年的他在那裏栽了一顆柳樹,現在已經長得有十圍了。桓溫感慨:「木猶如此,人何以堪!」

  他們總是將情感投射在周遭的事物上,因而對一草一木也生了感情啊。

  「情之所鍾,正在我輩。」真的是魏晉最好的一個註腳呢。

  《世說新語》中有一篇是這樣的:桓公少與殷侯齊名,常有競心。桓問殷:「卿何如我?」殷云:「我與我周旋久,寧作我。」

  人文自覺,肯定自我的價值。魏晉風骨,實在帥爆了。

  老師說:「寧作我真好,但幾人能做到不隨俗,不比較?這詞寫得真好,是不?看到寧作我,我就覺得自己好沒胸襟,老是放不下,太不豁達蕭灑了!要誰說我不如他,我會暗氣。或者不服他。我是愛氣鬼,小心眼。」

  看到這裡我又噴笑,老師太可愛。

  其實在我看來,老師已經很豁達了,能開自己玩笑的人,都不是多小氣的。當然,咱們身為文人,總會相輕,總有一股自己的孤傲。

  「我也是啊,定是不服氣的。」與老師聊了起來。

  「不氣、不比較很難。殷浩打仗不如桓溫,官位不如桓溫,但學問清談高於他,在驕傲強勢的人面強,用寧作我回他,沒輸,也呈現我擁有他所沒有的特質。 個性、特質萬歲,那詞妳我要抄下來,掛起來,然後以寧作我主人自居。」老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