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不會是少數人的決定,而是不拘泥於二元觀的自由:關於人人心中的「女子漢」與獨立個體的美—楊隸亞的《女子漢》

1 / 3

手握兩支筆,心中一點露;一支筆寫生活,一支筆畫人物。 

這週的一支露要誠心向各位朋友們推薦:楊隸亞的《女子漢》,這是露露在高一時入手的第一本散文集,也是引出我心中感觸最深的文學作品。比起說是提倡「多元觀」的創作,事實上更多的是「二元觀以外」的人物美。如今再次的翻開書頁感受,從輯ㄧ的第一部分開始,看到的畫面與感受又和高一時讀到的截然不同。 

本次的散文集推薦,會以我自己最有心得的書內主題依序介紹,深入書寫被引出的感觸,與生活體會呼應。 

兩相連座位的緣分,與同事的相處記憶—被藏在抽屜紙張堆裡的印象描寫 

從輯一開始,便可從中發現《女子漢》這本散文集的主軸,始終是圍繞著各種形形色色的女子,她們都不僅是女子,也個個都是一條好漢。 

「不是蘋果」實在是個饒富趣味的命名,在楊隸亞作家的專訪當中,文內也提及了「蘋果非果」的概念。 

「結婚座」坐上了一位被稱呼為蘋果的同事,文章乍看像是以一個座位開始,循序著寫當時的職場環境與附近的小吃店。文章中的女主角,寫的好像是蘋果,但真正說的,卻也不只是蘋果,被書寫下的同時也有作家自己。於作家而言,自我的氣質有別於其他女同事,以及對蘋果的初次印象、蘋果臉頰上的紅暈與香氣,恰恰都是那段職場中的一部分。 

最後,就如同跟文章開頭說的:蘋果也離開了結婚座,離職後要寄給作家結婚邀請卡。 

「雙人座位即使相交相連,也無法綑綁彼此的命運,終究是不交心的緣分。彷彿小學時期被隔壁同學以鉛筆畫下分隔線,你一邊,我一邊。」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用溫柔而含蓄的筆觸描寫—從失戀家族 窺見許多「小人物的故事」

洗手歌開始,描寫舊衣櫥內任由時光與蟲子啃食的刺繡旗袍,帶入到祖父的不歸以及祖母從洗手台流洩而出的水聲。以手腕為界,洗出了手臂與手的兩種色階,側寫出人物對乾淨的執著。 

祖父的離家如同一條連鎖般影響著整個家庭,從祖母的洗手歌,再寫到姑姑的過份潔癖,楊隸亞用最溫柔且迷幻的描寫,往紙上的傾訴了祖母的不振與姑姑的迷茫,如同不斷轉著圓的分針或時針,姑姑因為悲傷而陷入了另一個宇宙,與她的母親一樣,像是一種傳承,不斷的洗手,也像是要洗去一段悲傷的記憶,或是記憶中消失許久的背影。 

「祖母為祖父的不歸而洗,姑姑為祖母的悲傷而洗,頗有為情償還的意味。」 

被歲月的遺跡淹沒的倉庫裡頭,躺著離婚協議書草稿與床單等的生活雜物。 

從喜宴到第一與第二任大舅媽,夾談初戀,以及美國唐人街寄來的支票以表示補償的兵變......講述三位舅舅的婚姻故事,宛如陣陣平穩的浪帶著那些過去的畫面,漸漸的在讀者心中,以記憶線索建築出三位主人公的影子。那些既難以啟齒,又不堪的感情失敗歷史,回到當年自己年幼視角的敘述中,種種的鼻酸與家庭氣氛的忐忑,都不再那麼的讓人感到羞恥。事實上,這些過往的失憶與打擊,恰恰正是許多百態人生的寫照。 

在二元觀之外的人物美—正是活在定義所劃分的區間之外,女子漢的美才能有更多的樣貌 

女子漢。 

她們可以陰柔,可以堅毅,也可以瀟灑。相對於女漢子這種說法,女子漢一詞提供了對於人物描述的更大的彈性。書內舉例了許多的知名女星,像是范冰冰或桂綸鎂。 

一名女孩,經過歲月的累積,女孩又成長與成為女人。作為一名女性的身分,我們過著自己的日子,學習活在當下,不斷的調整與適應。最後選擇安於念舊的性格,或是追尋自己心目中的美好。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對我來說,儘管在身邊那些令我感到欽佩的親友,常自嘲自己只是名庸碌的俗人;只要身為ㄧ名女人,有一份自己的本事與底氣,努力於自我價值的追尋,她們又何嘗不是一名女子漢呢? 

活得瀟灑且滿意這種態度說起來簡單,但實際上要執行,卻並非人人都能夠去認同與呼應。檢視自己的現狀,與日常的壓力或是期望共生,到能夠真正的擇自己所愛是有金錢與時間上的距離的。甚至,實踐改變現狀的叛逆,也是有定程度上的代價與風險。 

那一份建築自我之美的「第一股作氣」,便是這種使我有所共鳴的叛逆,叛逆一直都是種選擇。 

以上便是本週一支露的觀點與分享,如果喜歡我的文章與分享內容,請不要害羞,點下愛心或者留言讓我看到吧(*´з`*)

手握兩支筆,心中一點露,一支筆寫生活,一支筆畫人物

我是一支露,每週日晚上定期更新,喜歡我的圖或文,就點下追蹤支持一下吧!

#女子漢#插畫#時尚水彩#散文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