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8

淺談包浩斯之於現代建築的影響與濫觴 專訪十分建築 王喆建築師

王喆(攝影/汪德範)  東海大學建築研究所畢業  建築師

-

請您談談心目中所認為的包浩斯主義是什麼樣貌?

包浩斯對我們而言,是現代主義建築的萌芽,它去除了裝飾性,著重功能及理性,最大的重點在於設計和工業生產方式的結合。用一句話概括:「希望可以更誠實地表達材料、構造、功能,和生產方式。」

-

您在創作建築作品時,有運用到它的地方嗎?

方便說明一下嗎?基本上大部分的當代建築師都對現代主義很熟悉,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影響在於「任何形式皆有其意義」,形式不會只是具象或象徵性的,而是能呈現出空間本質、構造或機能等意義上。

-

請問您如何看待包浩斯主義在戰後形塑台灣現代建築中所扮演的角色?

戰後的台灣建築(1949 年) 可分三大類:第一類是在中國受建築教育的建築師,第二類是在台灣受日式建築教育的本土建築師,第三類則是受由西方來台傳教所引進的西方建築師。這三類建築師均以不同方式訴說了現在我們所謂戰後的台灣建築,他們也或多或少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現代主義影響。其中如王大閎和陳其寬,他們兩位先後受教及任職於格羅佩斯( 包浩斯學校的創辦人),戰後各自作品的表達,除建立在現代主義的基礎上,更在文化性和精神性上,向前邁了一大步,在其作品中,可以感受到東方文化精神,和極為現代性的空間語彙。

了解更多內容:https://www.idshow.com.tw/article/id/3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