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前影評|《Character》:與怪物戰鬥之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變成怪物

1 / 1

嗯...精彩,無論是偵辦懸疑的硬派作風、泯滅人性的犯案過程,菅田將暉變色龍般的演技以及Fuskse處女秀即化身成殺人魔,都太管用了!無一冷場!融合漫畫家的角色在其中創作漫畫,探究角色動機的同時,回過頭來示範其情節若是發生在現實生活?那是內容遭人效仿嗎?或只是巧合而已?

都不是,只因34(漫畫中的主角)及兩角(現實中的殺手)同為一體,兩角即34,34即兩角,如何賦予自己筆下的角色富有生命力:成功的人設,那便是讓自己也親身體驗...到此尚且瀰漫著惡之華(華麗邪惡的意思,不是漫畫那個《惡之華》)的氛圍,自己的成功來自於那絕對的邪惡,換句話說,自己有多那麼的投入,就代表墜入深淵到何種地步。

然而這一切既因自己而生,也就必須借自己的手阻止,儘管過程中催化出心中的惡,如此美麗的相生相剋連自己也畏懼,卻仍沒有忘記自己身為一個好人的本質,為了犧牲的警察先生,也是為了另一半,這麼一講或許他如此執著於漫畫,道理正是相信著:邪惡必定會輸,正義終究會獲勝...

不得志的追夢者,菅田將暉這一陣子似乎演習慣了這樣的角色,從《花束般的戀愛》到《喜劇開場》,包括這次擔綱《Character》的主人公山城圭吾,『我是個沒有才能的漫畫家。』連本人也這樣承認,在那小小的房間裡低著頭作畫,偶爾累了在窗邊點起煙來,經常工作到半夜,無論是貼網點還是描邊都堅持手工,現在像他這樣的傢伙不多了,畫功可以說是非常優異(頗有小畑健筆觸的畫風),在有名的漫畫家身邊擔任助手,還練就了能過目不忘素描出對方長相的才能,可是如今卻依然沒有正式出道,是為什麼?

『你的畫功的確很棒,但角色卻不怎麼吸引人...』,說穿了他是個工匠不是創作者,他的角色沒有靈魂,尤其自己特別偏好懸疑犯案的題材,但你殺過人嗎?或是目睹過兇案現場?也難怪沒有經驗,所以只能憑空想像,想像何謂『惡』,簡單的順手牽羊?或只是撒點小謊得到好處?他是個好小子,體貼,正直,骨子裡沒有作惡本性的他是畫不出這類作品的,然而直到那晚,諾大的房子裡見到一家四口被綁在餐桌前慘死,忍著恐懼不作聲後透過落地窗瞥見那一頭粉紅毛髮的殺人魔『兩角』...

明明鮮血四濺,可同時腦中的什麼開關卻也被觸動,現在的話...說不定可以,於是他畫了,提筆重現偶遇兇案現場的那一夜,然後一砲而紅,成了知名的漫畫家,也是魔鬼的代言人,從模仿到被模仿,創造再到被創造,兩角和警察都找上了他,是黑白兩股勢力在拉扯,就像我們常看到天使與魔鬼具象化,是選擇提供線索以協助逮捕犯人,還是妥協接受偽善讓作品更加寫實,當然這期間我們也看到官僚體系只想找到代罪羔羊,快速了事,於是讓真正的兇手逍遙法外。

Fukase在一眾演技派成員裡演出主角對手戲的反派,表現著實讓人驚艷,回顧電影前半節從沒拍出他下手時的瞬間和殘忍,我們不知道他總共劃了幾刀在被害人身上,又是聽到了怎樣的嚎叫在享受,我們只見他無論何時都抑制不住的殺人衝動和事後實在讓人不忍直視的案發現場,偶爾靠著在漫畫頁上瞥見的血腥幻想,他是個隨機殺人的瘋子嗎?或許吧,但這瘋子卻也依照著他自己的原則行事:總是挑一家四口下手,聽說這是幸福的象徵,多一個少一個都不行。

自詡為扼殺幸福的存在,並且也是山城筆下的粉絲,從被仿照到遵循著漫畫劇情犯案,像是有人為他寫好了劇本一般,他認為找到了伯樂,難以想像這是Fukase初次演戲,不見的生澀的讓人不寒而慄,他的神經質給人的感覺透露了『他很危險!』,從沒有辦法預知他下一步的不安,到恐懼他那因殺人而快感的笑臉,完美演繹這份不知其出身也不知其目的,聞鮮血便躁動...名為『異常』的絕對的惡。

當然跟他對戲的菅田將暉,資歷也算是老戲骨了,一夕之間成名卻懷揣著不安,不敢說出實話害怕傷及家人,到最後挺身而出以自己為誘餌與怪物對抗,一點眼色、動作,或哪怕只是口氣上的不耐煩,都完美詮釋了背負成功和風險,面對猶如複製貼上的罪,時刻處在懸崖邊緣的創作者。

他也曾猶豫過是否要停止連載,只因為自己的作品就像是在協助犯案,卻也已經厭倦了以前那樣不成功的日子,因此才陷於茫然,然而『不要說什麼自己沒有才華,我一直都看在眼裡喔,你很厲害的...』『我很期待你下次的作品...』,不要在別人還沒伸出手抓緊你時就先自我否定了,『我們有我們能做到的事,你也你能做到的事...』一席的鼓勵才讓他下定決心這次輪到用漫畫來保護自己所愛的一切。

而這相愛相殺的結局,關於他們是彼此的支柱,也是前進的阻礙,回到山城所畫的漫畫,仔細一看會發現他鍾愛的邪道類作品會大賣,那些詭異新奇、不可名狀卻極為美麗動人的惡,到底受歡迎之處在哪?為什麼不是主流的價值觀思想,如此描繪下手兇殘的漫畫能夠暢銷?

或許是挖掘了人心中某一塊為惡的心思,大概是因為我們心中多少也埋藏著一些惡魔,只是我們只能想,而漫畫中的人物卻能夠實踐,因為他們與眾不同,他們不會有常見的三觀,喜歡這些角色就會感覺和別人不同,最終流露出的優越感,以帥為包裝的衝動,讓我們幻想自己也能如故事中的角色一般,沒錯,漫畫的影響力確實很大,就算不是兩角,可能仍有某一部分的人開始跟著模仿,最後就是我們常看到的一些社會案件。

所以也難說山城的血液裡沒有任何一點邪惡的因子(只是沒有被開發?!),只因用刀捅了兩角那時,他的眼神和對方並無二致(是兩角滋生他心底邪惡的人格,又或是透過附身讓他逐漸失去自我?!),或許亦正亦邪才是人類的本質,因此與怪物戰鬥的人才應當小心自己變成怪物,尤其當你凝視著深淵時,別忘了深淵也凝視著你,這便是山城與兩角兩人對決的寫照;雖然山城差一步殺了兩角,可離奇的是在槍響後硝煙下人們才發覺一切是照著劇本發展,細思極恐的發現明明無需做到如此,卻堅持完美呈現自己筆下劇情的瘋狂,是山城瘋了,又或許他早已不是他?心中的黑暗奪得了主導。

更諷刺的是,完全照著漫畫劇本在行動的所有角色們是否讓我們覺得熟悉,因為在電影裡的演員們何嘗不也是照著先寫好的劇本在走,頓時間像是笑話了被故事走向操縱的人們,是否一切都只是被事先寫好的發展(畢竟講故事的藝術正是讓觀眾產生一切都是按照角色們自由意志的錯覺),使得被寫好劇本的人寫著劇本的錯置,在掌控與被掌控之間留下一絲討論。

當然,電影其實並沒有很好的解釋大部分的來龍去脈,兩角的來歷,殺人的動機,那個代罪羔羊為什麼願意自首,包括結尾的磨刀聲?卻營造了非常濃厚的緊張感,摸不清案情全貌如同警方一樣煩惱,我們沒有上帝視角,有的只有置身於故事中,體會當絕對的惡出現時有多麼讓人絕望,一個重大的轉折,加上未完的懸念,豐富了故事的不可預測性,雖然像是指著人們的鼻子揭發對於血腥暴力的崇拜,卻也在結尾道盡了人性的正直,才知道是層邪道的皮,王道的裡!!!

總之上面講了這麼多,很難懂嗎?沒關係,你只要知道這部片有夠邪門就好,實在異色的讓人畏懼(但是是好的那種!!!),人在日本一樣推薦好電影ᕕ( ᐛ )ᕗ

上映日期: ???
代理片商: ???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追蹤Instagram:在下日系鄉巴佬🇯🇵⛩️🍣

分享日本在地生活,偶爾寫寫電影充版面~

#角色#character#菅田将暉#sekainoowari#fukase#高畑充希#中村獅童#小栗旬#中尾明慶#邪道#漫畫家#殺人#漫畫#日本#日本電影#電影#影評#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