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花(小說局部)12

1 / 1

回台灣後的第一個晚餐,難得今天雨賢沒有拿筷子亂敲,只是出了神地扒著飯。他的腦子都是富美江轉身時羞恥又不甘的眼神,和他一踏上輪船就開始無限跳針,縈繞了整整四天三夜的洗腦旋律,不需要敲敲打打就跟著血脈同拍律動著。

「有妹呀。」

「嗯?」

「若不結婚生子,妳想做什麼?」

「做什麼?」

「如果你不嫁我,不生這兩個小孩,妳要做什麼?」

「我?......嫁別人?」仁甫噗嗤了一聲,看到爸爸的兇臉又收起笑容乖乖吃飯。

「不是,......這樣好了,如果妳是男人,妳最想做什麼工作?」

從來沒有人問過有妹這樣的問題,她被問得措手不及:「怎麼突然問這個?」

她的世界就是聽話、學做家務、上學、畢業、嫁人、帶孩子,她這個我行我素像貓一樣的丈夫不完美不溫柔不浪漫,但師範畢業、留過學又會做音樂,現在月俸過百,若要比上那就是自己貪心,比下也是大大有餘的了,別人家還有不少會打老婆的呢!她從來不知道要去思考嫁給雨賢以外的其他選擇。

「沒事......。」雨賢嚼著飯,邊嚼邊盯著飯菜沉思著,然後沒頭沒腦地吐出一句:「謝謝妳煮的飯,很好吃。......你們兩個!在家要聽媽媽的話,不能讓媽生氣,知道嗎?」

那天晚上,有妹洗碗的時候,輕快地哼著她丈夫做的曲子。

富美江胸前掛著一歲大的兒子,在蓄音機前就著吹進房間的潮濕南風嘆息,她聽不懂這片好不容易才從日本古侖美亞要到的台灣唱片的歌詞內容,只知道漢字寫著曲名叫《望春風》,不論漢文或日文,應該都是期待春天的意思吧!

「賢さん、遅いよ……。」音符勾著心弦,富美江微微上彎的嘴角滿是苦澀,眼淚落在兒子細軟的頭髮上,她親吻著那滴自己的眼淚「でも良かった、賢さんの野望が叶ったよね。良かったらです。」

(待續.....)

贊助我寫完這個故事,請私:

https://www.facebook.com/HsinStudio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