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陽溪神傳--基督教世界13

1 / 1

隔一個禮拜我們又到清元宮去,這次總算有等到清元了,他發現我變成鴿子似乎很不能接受,在他開始責怪基督教系統剝奪我的權利等等的時候,我趕緊把王月琴的事情通通告訴他,成功轉移了他的注意力,他聽完陷入了沉思。

「你還記得王會的喪禮嗎?」

「記得啊怎麼了嗎?」

「我之前借了一隻吉祥蝙蝠,發現可以連到一個三十年前跟王會家共用後門防火巷的鄰居家,這個鄰居那時候在二樓後陽台曬衣服,我在那裏看到了……。」

***

三十年前王會家的後門防火巷,王月琴一隻手拿著龍眼,一隻手拉著小小的王得福,偷偷摸摸從巷子的一端溜了進來。

「阿福,姑姑跟你玩,你在這裡數到一百再來找姑姑,找到姑姑就再買龍眼給你,好嗎?」

「好!」

「找不到也一樣來這裡唷!」

「好!那我可以現在吃嗎?」

「我先給你一半,你要誠實,眼睛閉閉數到一百唷!」

「好!」王得福接過龍眼就開吃「我吃完再數。」

王月琴離開了,廁所窗戶打開,傳出一陣拉肚子的屎味。

「厚!誰大便那麼臭啦!」

「我啦!怎樣啦!肚子很痛耶!」王得榮回應道。

「ㄟ哥哥,你大完去幫我偷看姑姑跑去哪好不好?我再分你龍眼吃。」

「什麼東西,誰要你的龍眼!」

「好啦拜託啦〜不然我等一下要出去說你大便很臭!」

「厚你白癡唷!」

沖水聲響起,王得福在惡臭的防火巷中開始數起了一到一百。

二樓,關上鎖頭壞掉的主臥房門,王月琴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撬開衣櫃裡的保險箱,把喪禮的白包款項抓進了自己的衣兜裡,就在這一刻,門把旋轉的聲音響起,把她的心臟也扭得發疼。

「姑姑?妳在?」王得榮打開房門。

人贓俱獲。

「拜託,我給你兩千塊,不要說出去好嗎?」王月琴立刻上前拉住王得榮的手。

王得榮帶著傻眼地往後退,他們就這樣一路拉扯下了樓梯,進了後門的防火巷,這時候的王得福已經從巷子跑了出去。

「得榮你聽我說,姑姑是真的需要這筆錢。」

「為什麼?」

「……,拜託,得榮拜託,你拿兩千塊什麼都不要說好嗎?。」

「那妳要告訴我為什麼,我就說我都在大便不知道。」

「……,那這個你也一定不能講出去唷〜」

「嗯,沒問題。」

「姑姑……,姑姑肚子裡有小孩,不能生下來。」王月琴聽到房子另一頭的奏樂聲響起,抓著王得榮的手,顫抖著往掌心塞了兩張千元大鈔,苦苦哀求著「拜託〜得榮拜託,我告訴你了,你也答應我了!絕對不能講出去知道嗎?講出去會你會有報應!」

「姑姑妳要用這個錢拿掉小孩嗎?」

「喉〜我找到了!」王月琴還來不及回應王得福的聲音便從暗巷一端穿了過來。

***

「哇〜還有這種事唷〜」飴壺塘瞠目結舌。

「我只看到這些那個鄰居就出門了,就看不到了。」

「最後也還是生下來了,只是……唉……。」我嘆道。

「真的是夭壽唷〜這些人。」飴壺塘搖頭嘆道。

「到底是怎樣也只有王得榮和王月琴自己知道了。」清元說。

在這之後,我們聊了闊別近半年的變化,他的經營還算順利,呂洞賓和關公都在他入門第一天就嚴正告誡過他保持香火的小巧合絕對不能斷,不過楊法師的嘴真的三吋不爛,常常他什麼也沒做就有住得近些的信徒定期上山來捻香還願,楊法師就會讓他們買更多的供香、白米、平安符、金香、符紙和蠟燭回去。

有個缺德、貪財又嘴功一流的楊法師相助,他算是滿有自由做他自己想做的事,像個創作空間被缺德金主完整保障的藝術家。

我們發現彼此學到的東西和觀念都不太相同,很可能是因為我的技術幾乎都是從飴壺塘這兩光的二貨學的。撇除這些不說,基督教的技術很多是要依靠基督教的系統才能做,像從伊甸園裡直送水果和動物就是個明顯的例子,而他在關公那學到的則使用了大量的紙、煙、

火焰、咒文和實際的武術與未知空間力學等,清元說他對風和空氣的力量好像特別容易上手,所以現在關公就讓他專攻氣流類的法術。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