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琳《鹽水大飯店》「與兒子離別戲」演技大爆發,帥氣獲張耀仁、吳子霏崇拜!本週日迎精彩大結局!

1 / 1

《鹽水大飯店》上週揪心劇情連發,本週日即將播出精彩最終回。不顧被捕風險,堅持回家見父母一面的張耀仁,小心翼翼穿越玉米田,卻在即將與母親方文琳重逢時被警察逮捕。劇中母子倆努力向前跑,只差一步之遙卻無法碰觸到對方的悲痛,讓電視前的觀眾看了心碎不已。

從《流氓教授》開始演出苦情媽媽的方文琳,坦言自己當了媽媽之後,愛情就很難打動自己,只有跟父母、兒女的親情才能觸動她。「兒子」張耀仁崇拜地說:「當時的戲因為情緒很重,拍完之後導演小心翼翼問文琳姐『剛剛如果哭的時候,鏡頭有拍到鼻涕,妳ok嗎?』文琳姐想都沒想就說:『當然ok啊!』甚至還露出了一個從沒考慮過這問題的表情,非常帥氣!」

拜倒在方文琳帥氣之下的還有吳子霏:「文琳姐寡言恬靜,但一講起話來,經常會有溫暖的笑聲,是個給予他人安定感的溫柔大姐姐。下戲後換回自己的服裝,戴起棒球帽、黑色上衣、運動褲,還有球鞋的樣子,帥氣地驅車回家,不只身材保持得很好,還非常有生活態度,經常運動,真是女演員的好榜樣。」一起奔跑的還有冒死為好友穿針引線的蔡昌憲,他自信地說:「我算是短跑型選手,所以很適合執行幫文欽把風的任務。拍攝時我還叫攝影車子開快一點,增加緊張感,我邊跑邊感覺到臉上的肉一直甩,比拍攝的起始點多退後了100公尺,讓自己跑更遠。看到文欽被抓的那一幕,我強烈地感覺到自己的無助跟沮喪。」

玉米田這場母子分離戲令人動容,幕後更是充滿艱辛。原來當時拍攝季節並不是玉米產季,也不可能在場景前突然種出一整片玉米田,讓劇組工作人員傷透腦筋。身在其中的張耀仁揭開玉米叢畫面的秘密:「那場戲實際上分了好幾天拍攝,製片導演組到處抓景,希望做出玉米田的幻覺。他們先準備了幾十株玉米,在文欽家前種出一排『界線』,用攝影機的角度做出文欽衝出玉米田的幻覺,先拍攝文欽被逮捕的戲份,之後再去南部的玉米田拍攝,但因為現場條件困難,不但風大、田裡泥濘,還要注意如果玉米沒有插好,時間久了會彎腰枯萎,所以每個人都繃緊神經。」

被捕後的張耀仁與黃迪揚獄中遭受慘無人道的刑求。張耀仁透露拍攝水刑戲時,一開始想要演出沒氣、嗆到水的感覺,但是真的嗆到水、被刑求到快死的表情根本演不出來。最後他在水中忍到接近幾乎沒氣的那一刻,有種已經快要把肺給擠乾,反射性想要從水裡爬起來的瞬間,心中冒出了一個聲音説:「就是現在!」於是他又靠意志力把自己往水裡壓了幾秒,吃了好幾口水,只為了精準演出文欽那種被虐待到快昏厥的狀態。幾次進水出水後終於完成了當天水刑戲的拍攝。

因為排戲套招時容易下意識擋住施刑演員的攻擊,為了增加驚恐的情緒,黃迪揚在拍戲時要求對方要出其不意突然打他,讓刑求的場景更加逼真。而現場他們還討論除了直接暴力外,更加可怕的是冷暴力,因此有了那場他一邊被施刑者重複猛踹、一邊不斷高喊「謝謝長官、謝謝長官!」的教化戲,這也是黃迪揚認為最可怕的思想改造招式,播出後果然令許多觀眾直呼「看到飯都吐出來」。

《鹽水大飯店》雖是以青年一代的故事為主線,但劇中許多前輩演員的關鍵戲份,為劇情增添不同視角,兩代演員同台飆戲更讓人帶入感十足。出道超過五十年、劇中的「大反派」湯志偉,以過來人經驗對年輕演員提出建議:「這個社會很多人默默地工作,這些人的努力並不見得會被看見,可是你在電視裡面,你的作品會被記錄、留存下來,甚至有機會參加獎項等,還得到一些想像不到的掌聲,我們這個行業其實是很值得的、榮譽的。既然要投入,那你永遠要多看多聽,不只是來自於教科書上那些好演員,最好的教材其實是來自於生活周遭,在捷運上面,你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人,他們在滑手機的時候都有不同的表情,這些人就會成為你的資料庫。」

《鹽水大飯店》由公視台語台與「高雄人」、綠光全傳播公司聯合出品,由鄭文堂、林志儒導演共同執導,本劇取材自農運先驅戴振耀的年少時代,內容描述男主角李文欽(張耀仁飾演)在追求民主自由的過程,擁有一群患難與共的摯友並發展出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戀。眼淚和熱血交織構築了1970年代的台灣式革命青春。本劇每週日晚上八點在第14頻道公視台語台全球首播,Netflix、公視+同日跟播上架。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