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1 / 1

第二章 引星台 

五氣引是一套最基本的功法不帶有什麼攻擊性,只是讓人來強身健體,主要是人的心、肝、脾、胃、腎,去對應大自然存在的金、木、水、火、土,蘊養五氣在體內去壯大內臟,增強人的身體素質!

‘聽我說!平心靜氣的盤坐,仔細去體悟大自然的組成,再將他們按照法訣吸納,像我一樣!’林園強講解後就盤腿做給林平看,林平看到空氣中好多的五色之氣跑入父親身體內,然後在體內按法訣成為一個循環,最後才歸入各個臟器當中,林園強才吐了一口氣出來。

‘該你了!’林園強當下說完後並睜開眼睛,如同兩道精光讓人不敢直視,過了一會才黯淡下去,這讓林平看了是嘖嘖稱奇,畢竟前世在地球可沒有這種神奇東西,這種只能在遠古時期的傳說中聽到,他連忙盤腿坐下來試試看。

林平閉上眼睛只感覺到自己的呼吸跟心跳,待平心靜氣後按照法訣說的做,他內心看到空氣中飄浮的五色之氣並能感悟他們,金色充滿了殺伐之氣、青色是活潑的生機、紅色是暴虐的氣息、藍色是包容萬物的感覺,咖啡色則是透露出沈穩,林平按照法訣吸納,誰知道他們一起衝過來,讓他不知所措!但隨後感覺到一隻大手在身後⋯

‘平心靜氣,不要亂!為父在!’只是林園強簡單的一句話,林平原本慌亂的心如在大海中溺水得到浮木,有了對生命的保障林平也放心導引的越來越順利,這讓林園強撤開了手只在一邊護法,任林平自己來了。

‘其他小孩感悟到吸納需要一個時辰,但林平只要一刻鐘!’林園強這樣暗暗心想著,覺得林平未來的成就一定會比他高,不過這也代表他以後可能經歷很多危及生死的事,在這個不平的年代不知道這是福還是禍!

林平的「平」也有父母期許他能平平安安的,現在看⋯可能難了!林園強苦笑了一下,其實他兒子之所以能一刻鐘就有進展,全因他沒有喝了孟婆湯,沒有洗掉前世的靈魂力量,再與這一世的靈魂疊加,成為了一個bag「天才」,過了許久林平才醒來了。

「噗!」

‘好奇妙!’林平吐吶完了只感覺好奇特身體似乎輕了許多,但突然臉色一變感覺到腹痛如絞,緊接著放了一個大臭屁,但似乎放出這個屁讓林平更加「舒爽」,因為他的臉充滿舒服⋯他的五臟廢棄物隨之排出,可他自己的屁聞起來當然沒感覺,不過卻苦了林園強。

‘沒事!自己兒子的屁’林園強在心中拼命的告訴自己這段話,可是最終還是忍不住到外面呼吸新鮮空氣,而林平還待在練功房傻傻的看著自己的手,幻想著自己某一天能跟遠古傳說一樣能飛天入地,林平呆了一會才出來,林園強這才跟他解釋力量劃分。

林園強說在五歲前小孩只能學五氣引,這個氣感分為一到九級,九級為最高階!等到五歲的時候就會開啟體內的星脈。

‘星脈?’林平聽到這奇怪的名詞特別重複提高了音階,而林園強則點頭一下繼續說,指著林平的心臟說‘就在這裡’,林園強不等他訝異繼續接著說。

開啟星脈能釋放一種伴生星獸,他能增幅自身的能力也能協助戰鬥,修煉到一定境界可以「星魂附體」,那時增幅的力量才多!林園強又解釋這些星獸也是有分等級的,像他的「黑鬃猩」就是珍品,最低階是凡品再來珍品,珍品之上是靈品,靈品再上是傳說的超品,星獸能決定一個人的淺力,珍品大概星將境就差不多了,至於超品⋯或許能⋯

‘靠!好刺激!’這是林平聽完的感想,沒想到自己來到這樣的世界,這一世他不要當個商人,他要當一個獨霸一方的強者,這是林平的想法!而林園強似乎看穿了⋯

林平之後的時間就常常修煉五氣引,所以他的身體素質越來越好,以前的惡作劇也更加厲害了,門上的麵粉已經換成較重的水,除此之外也跟父親學一點粗淺的拳法,父親起初不教他,林平開始傻嬌模式進攻,最後父親耐不住他,只好教他軍中人人都會的「鐵橋八式」,這讓他活潑的精力可以發洩了,一晃眼林平已經三歲了,生的是明眸皓齒的一點都不像父親,只有一點像⋯譬如⋯好戰⋯

‘你!你!你!圍毆我!’林平指著在他家工作的三個長工,叫他們拿著旁邊擺放的掃帚打他,不過那些長工聽到這話哪敢當真,紛紛推三倒四!

‘打倒我有一貫錢!’林平看他們這樣用金錢來誘惑,果然有錢能使鬼推磨,那幾名長工聽到錢眼睛都放出光芒,甚至有人大膽的再確定林平開的條件,林平是點點頭表示不會變,那幾個長工才放心的圍攻他,一瞬間是掃帚紛飛,而林平不為所動。

這一種在軍中鐵橋八式是平凡無奇的功法,它最大的功用就是「硬」算是外功的一種,讓人在什麼的狀況都不會影響身形,算是輔助類的功法,除此之外也能輔助攻擊,這八式只是一般的技法。

「日字衝拳!」

林平直接一道衝拳往長工胸前打,那長工回柄掃帚至胸前,但被林平一拳打斷裂,直接打在長工的胸前,讓他頓時飛了出去。

‘好疼啊!’那長工倒地揉著自己的胸口,其他長工見狀立即舉手投降,高呼‘少爺威武!’,這讓林平心裡有種飄飄然的。

‘平兒!過來!’李玉環剛好經過庭院看到這一幕,他一張俏臉垮了下來,覺得是要好好得教他做人處事,以免長大了管不動了,林平聞言是皺著一張小臉,想說‘完蛋了!’。

林平被帶到林家宗祠在門口罰跪,盡管他不斷的跟母親求饒,但過程中李玉環如沒聽到一樣置之不理,直到過了一個小時李玉環才准他起立並領他到宗祠內,林平一進去就感到肅穆、鐵血的氣氛,李玉環指著每一個牌位說著他們的故事。

‘這是林飛將軍!率領三百人在溫泉關擋住敵人一萬多名的步伐!這⋯’李玉環指著每一個牌匾都說的很仔細,有如處在萬馬奔騰中,這讓林平內心的感到先人對敵的那種鐵血,讓他驕縱的心有所改變。

林平本是穿越的人,對這個世界總是不太上心,總是下意識當成玩遊戲,加上在上一世的霸道的性格,讓他有點變成世俗眼中的「紈褲子弟」,如今聽聞林家許多先人的往事,才開始認同自己在這異界所要背負的責任跟榮耀,從這一天開始林平改變了。

‘娘!你看!’林平拿他所寫的書法給母親看,這一年他已經四歲了,紙上的字跡剛猛但又不失圓潤是難得的好字,讓人不敢相信是一個小孩寫的,母親看了一下便摸摸頭便說‘好’,而林平也笑著跑回書房,李玉環看著他背影也莞爾一笑。

‘鐵橋八式!日字衝拳!’林平這些年都維持修煉五氣引跟鐵橋八式,而他的氣感早就已經達到九級只差開啟「星脈」了,可見他天賦異稟其他人大概才四、五級,而這些年林平也長的越來越像母親,整個人明眸皓齒的,如果在前世就是小童星,而不是像林園強那個大佬粗,得到不少人喜愛。

這四年林平多了一個興趣就是愛看書籍,他了解這大陸的力量分佈和使用,還有一些奇異的地點、物品的記載,這讓他很是期待自己長大,好去闖闖這一個世界!林平明年就滿五歲了,通常這個年紀的小孩將開啟「星脈」就能開始修煉了,像他父親林園強就是開啟了「黑鬃猩」星脈,並修煉到了星將鏡,這才當上了八大星將,不過黑鬃猩的淺力差不多到這再往上難了。

「咚!咚!咚」

很快就過去一年來到了小孩期待的「過年」,每家每戶都在張燈結綵,許多人到街上敲鑼打鼓,大家也為來年的平安、健康祈禱著,每一年這時候也是小孩開啟星脈的一年,即將決定他們未來的發展能力。

‘人準備到引星台中!’司儀集合了全部適當年齡的小朋友,準備一一的開啟星脈,林園強注視著自己的孩子,而林平也在雀躍著。

引星台中有一團巨大的霧氣,隱約能看到各種五色之氣穿梭,好似天空中的星辰點綴在黑色的布幕上,他們國家的國師主持這一次「引星」,大家也翹首期盼,國家也派了軍隊守護防止有人搗亂,不過這事通常不會發生。

‘凡品⋯凡品⋯’一個個小孩到國師面前,國師會導引那氣團進入小孩身體內,再誘發出藏在星脈中的星獸,然後司儀再一一判斷是何生物確認他的品級!偶有珍品也無法造成人群的波瀾,直到⋯

‘靈品!靈品!’突然司儀暴出一聲大家才從快睡著中醒來,聽到是‘靈品’紛紛伸長脖子看是什麼星獸和什麼人擁有,結果沒想到靈品⋯是一條蟲,而擁有星獸的人看起來也十分憊懶,聽到靈品兩字也沒什麼感覺,甚至有點厭惡,而且這星獸感覺⋯也沒什麼前途⋯

那是被稱爲「不死蟲」的血盾蟲,大約只有一個手掌長度,他不但生存能力極強而且有無限的生命力,就算把它分屍所有的身體都會長成它,而且還有一樣的記憶,把它丟到岩漿中、極冰中出來後還是活潑亂跳,真空的狀態下也能活,出來只是過一會就沒事了一般,唯一殺死它的方法只有瞬間灰飛煙滅,雖然帶來幾乎不死的能力⋯但沒什麼攻擊增幅。

‘靈品!又一個靈品!’司儀不敢相信的大喊著,什麼時候靈品變大白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