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1 / 1

第十六章 我累了

風舞心想之前不是說過‘下不為例了’,他並不是很想幫閻默,雖然爸爸風起不算因他而傷卻也算因他而死,他充其量也是外公的幫凶,但眼前的狀況好像需要兩人合力。

‘好吧!’風舞在眾人的勸說下,還有眼下情況的確是嚴峻,無奈之下只好答應了,他立即用雷神腿更快的掃蕩現場,但⋯

「噹!」

那帶領發號施令明顯是兵馬俑的隊長,他舉起腰間的軍刀擋住了風舞一腿,發出金鐵交鳴的聲音,讓在場的人耳朵都有點刺痛,但最驚訝不已的是風舞,要知道他的鞋子是特製的「鋼頭鞋」,普通人連一腿都接不下來,他卻能擋下風舞的一擊證明他的不簡單,眼前的兵馬俑看來不尋常。

‘你先撐著!我這有點忙!’風舞只能這樣說著,隨後紮著馬步盯著那不凡的兵馬俑,閻默看這情形也只能自己努力了。

他掏出了兩張黃紙在上面鬼畫符一番,貼在地上的陣旗上,頓時陣中的星空變的黑暗了,但星辰是更光亮了。

‘紫微星斗大陣!’隨著閻默一聲喝叱,那黑夜中代表紫微帝星的閃爍了一下,其他的星辰也不在變化成巨劍,而是一直釋放強烈的光芒。

九尾狐也是驚愕這個場景,不過他也打算動真格了,毛色轉變成暗紅色,眼睛的周圍也變紅色,爪子露出黑色的鋒芒,牙齒也伸長在嘴巴外面,腳下刨地一下一下的,隨後就直接一頭撞上大陣整個是地動山搖的,雖然大陣沒有破裂九尾狐也沒出來,但土地已被震裂這讓大家都嚇了一大跳。

‘幸好大陣沒事!九尾狐也還在裡面!‘莫敵躺在地上說這事,大家也都這樣認為,可是看到九尾狐又在準備下一波衝撞。

另一邊風舞跟那不知名的兵馬俑在對峙著,風舞勢如雷霆的攻擊,身影不斷的變換,但那兵馬俑如大地般沈穩,一刀接著一刀擋下、化解,這讓風舞有點急了。

‘雷刃腳!’風舞在空中旋轉一圈腳後跟從上往下踢,如一道雷劈下的天空瞬間,而風舞就是掌握雷霆的雷神了,但那個兵馬俑立馬橫刀擋架。

「咔!」

兵馬俑的刀有崩裂之勢風舞看到如此就大喜,不禁在腿上增加一點力,直接一腿破了他刀,隨後直接把那兵馬俑的腦袋踢的粉碎。

‘哈哈!搞定了,換九尾狐了!‘風舞一回頭就看到龜裂的大陣屏障,還有閻默的嘴角溢血,這讓他呆住了⋯

原來變身後的話九尾狐一直不斷的衝鋒,那大陣的空間屏障終究慢慢有裂開,閻默低估了九尾狐的力量,他直接吐口血在陣旗上之後口中唸唸有詞,那大陣就牢固下來,但九尾狐還是不停的衝撞。

’老東西,你以為用你的生命維繫住,就不會破嗎?‘九尾狐不停的衝撞邊譏笑著閻默,大家也才知道他在用生命去「拼」。

這時候的風舞剛剛解決他那邊但轉頭望著這一幕,似乎心中有什麼被觸動了,他身形一晃就來到閻默身旁扶他。

‘閻默我幫你!’風舞說了一聲就進入陣中,不停的左右騰移踢九尾狐,九尾狐也不停的要撕咬他,但都沒有攻擊到,被他即時閃避了。

那場景真叫人提心弔膽,九尾狐有好多次都差一點點碰到風舞,但他最後都驚險的避開了,閻默得到風舞的幫助,讓他不用一直苦守著大陣還能抽空反擊。

‘給我動阿!’躺在地上的力克看他們這麼辛苦的樣子,也想起來在戰鬥中盡一份力,在他的咬牙切齒下手指頭開始動了,應該是他平常健身有成,所以他的體質較好,藥力代謝比較快。

風舞閃躲久了還是被九尾狐抓到了,九尾狐在他腹部頭頂了一下,風舞覺得好像被卡車撞到,當場謳出了幾十兩膽汁,風舞失衡直接倒下,九尾狐是高高舉起他的前爪,準備一爪拍下去。

‘不!’閻默在旁聲嘶力竭的大喊,他沒辦法眼睜睜看師妹孩子送命,準備再用一次震雷宵來幫忙,哪怕這招有副作用⋯這時有一道身影壓住他肩膀說‘我來!’,閻默抬頭一看是力克大步前進,在他還來不及驚訝他的失力粉⋯

‘霸拳覺醒 霸者浮屠!’力克說完整個手臂冒出金光,那金光竟變成一個巨拳轟下,九尾狐被打飛到一旁,之後力克如佛家的和尚,一拳沒了頭髮同時頭上出現「戒疤」,閻默則是從懷中拿出一個尖尖的木棒,上面有無數的梵文,它大約只有一個手掌大小。

原來這拳是他借用佛家的力量,皈依就是借用的證據,所謂的浮屠就是指「佛」,那根木棒力克感到佛的波動。

‘紫微帝劍!’閻默手裡握著那根木棒,他收掉紫微星斗大陣的力量為己用,其中以紫微帝星為引,其他的星辰慢慢匯聚在手上的木棒上變成一把紫色的劍,此劍充滿了外表充滿了神秘高貴感,還散發出一股股恐怖的波動。

那根木棒是去日本的鑒真和尚在海上與九尾狐大戰,最後船不堪衝擊碎裂在海上,這木棒才飄流到岸邊被人拾起,因爲感覺是特別之物被人拿到市場販賣,閻默看著有所感應後來回家才發現功用。

「嘿!」

閻默趁著力克爆發的一拳把九尾狐打飛之際,踏步向前持劍隨著他的怒喝,刺進心臟的位置但被九尾狐用肌肉夾住。

‘我來!’風舞像魚一樣躍起來,直接一腿踢閻默握的劍柄尾處,劍剎那刺進九尾狐的心臟流出了大量的鮮血,九尾瘋狂的嚎叫慢慢沒有了聲息,九尾狐嚎叫的瞬間閻默也不停的淒厲的哀嚎,大家才看向他⋯

‘靠!你踢到我的手!’閻默說完是痛的眼淚都快流出來,風舞一臉愧疚的去看他傷勢,好險只是皮肉之痛,古鳳看到這個樣子⋯心中覺得可能這趟或許是他們的「轉淚點」,只是沒人想到最後⋯

莫敵是看著力克一臉傻樣之後說了一句話,你這樣好像「一拳超人」唷!當下力克臉是青紅交接,把他的頭架了起來鎖著。

‘輕一點!’莫敵跟力克求饒而閻默也跟風舞說著差不多的話,因為風舞在幫他按摩剛剛踢到的地方,過了一個小時大家差不多也恢復了行動力。

古鳳跟大家逐一起來,失力粉的藥效已經過了,這次好險有他們三個人,要不然可能全部都殞落在這裡了,大家不禁相視而笑,此時那九尾狐的屍體竟消失不見了,化作點點的光芒留下了一把鑰匙。

‘可是門在哪?’古鳳撿起鑰匙問出一個大家都有的疑惑,眾人聞言也四處看看,也沒有發現這大殿的特別的地方,這時閻默揉著手說‘大家這層空間都看看把!’,這才四散而開⋯這才發現⋯什麼庭園都是假的!大殿也是假的!他們處在一個洞穴中。

‘又是障眼法!’閻默此時看著一切的說,而且一直暗罵自己‘糊塗!糊塗!’,責怪自己怎麼沒看出來,害鐵血小隊的人有一個喪生了。

‘你們看這是門吧!’鐵血小隊的副隊長小宏指著岩壁這麼說,洞穴外面的岩壁上的確有一個門的樣子,經他一說古鳳拿著鑰匙前去,誰知道鑰匙被門吸了進去。

「咔!」

門直接打開了一點縫這讓古鳳看了一下大家才慢慢的推開,結果什麼事都沒發生,只有一陣怪味襲來,好像很很久沒洗澡的臭味,但也只能繼續走下去⋯

‘嘔!’古鳳牽著陳雪琳下去,但那股「臭味」讓她乾嘔不止,其他人也是如此,後來都用手來捂住口鼻。

到了墓道深處發現臭氣來源是幾隻駱駝,不時在那裡反芻,看來他們這一趟必須乘坐他它,但這讓古鳳很質疑怎麼會有生物,後來想到白秀、九尾狐也就釋然了,但⋯這一層的溫度高很多。

‘來吧!手給我!’古鳳直接跨坐而上伸手要陳雪琳上來,但她始終「肯定」的搖頭,其他人則是各自上去了駱駝⋯雖然很臭⋯

‘好吧!’古鳳看她如此的堅持就跳下來了,表示他陪陳雪琳用走的,這讓陳雪琳是用閃亮亮眼神看著他,一行人才出發⋯

過不久就知道這裡炎熱的原因,有一片寬闊無際的沙漠,頭頂上還有三個太陽,這個墓真的是挑戰古鳳的認知,在古鳳感慨時陳雪琳突然抓他的衣角說⋯

‘我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