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1 / 1

第十三章 始末

他們抱持著實驗的精神再走了一次,但還是一樣的結果回到了第三層,而不是大家預計到達的第四層,這讓大家停下來深思,原本莫敵還想繼續測試的,反正他生無可戀有什麼意外就算了,但是古鳳拉住了他。

‘你正常一點!要不然我遊戲光碟借你!’古鳳拉他到旁邊說,誰知道莫敵聽到遊戲光碟就有精神了,整個人恢復原有樣子。

‘還是我們用沙子標記?‘看樣子最傻樣的力克,他摸到旁邊古屍化的沙子,突然提議這樣做,大家頓了一下連連稱讚他「大智若愚」,力克不禁低頭問自己‘難道自己在別人眼中很笨?‘,他也去問問其他人但回應只有「哈哈」。

大家把古屍化的沙子收攏起來再次走在了墓道,沿路一直把沙子連綿的倒在地上,第一次是又走回第三層,第二次進入墓道中就不一樣了,他們看沙子痕跡竟然往岩壁裡,他們剛剛竟然沒察覺的一直走。

‘岩壁是假的!’有好事者手探了出去竟然能穿透而過,這才敢用身體穿過去看,竟然能來回穿梭,古鳳感嘆古人的智慧真不是現代人能比擬,像埃及「金字塔」的迷永遠沒有建造的答案,大家這才看向另一個幽黑的墓道。

這次大家慢慢的前進著,沿路都是提心弔膽的,但沒有遇到什麼事情,讓他們一夥人順利來到第四層,可是這裡什麼都沒有只有神鬼的各式雕像,大部分是在講述長生不老⋯有一個浮雕有一個天外飛來大石頭⋯

‘找看看應該有什麼吧?’那九人不信邪的到處亂找,結果除了雕像就沒有其他東西了,這讓他們盜墓感到失望只能坐在地上。

‘那大家休息一下吧!’風舞看大家略有疲態,也知道凡事有鬆有弛,讓大家乾脆放鬆下來就地休整,這時大家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看到大家如此這樣古鳳也盤坐下來,陳雪琳也坐在他旁邊,古鳳是拿出隨身水壺遞給陳雪琳,她接過來就仰頭喝下又遞回來,古鳳看著水壺蓋上似乎有點口紅印,這讓他不知道該不該直接喝,會不會被人以為佔便宜。

‘沒事!不要婆媽了,直接喝吧!’陳雪琳看他看著水壺猶豫不決開口要他直接喝下,這讓陳雪琳有一點點雀躍或許她想看到⋯

‘吼~介接接吻!’古鳳才剛剛入口莫敵就看著他們說這番話,讓古鳳聽到是直接吐了出來灑了地上都是,這讓陳雪琳是白眼看他。

莫敵好像已經恢復成以前的樣子,這讓古鳳沒那麽擔心了,力克倒提議那九個人自己組成一個小隊,應付這九層妖塔的重重關卡,這個提議讓九個人都看向風舞,畢竟他才是真正的老大也是門派首領!

‘哎唷!力克變聰明了,這麼有建設性的提議,還有看我幹嘛!你們自己選一個!’風舞像是一個甩手掌櫃既然不是要自己任命,他們眼看如此只好投票決定,其中一人放棄投票,那麼有兩個一樣的票數。

一位叫伯考一位叫鋼頭,雖然一聽就聽出來是假名但又有什麼關係,在場除了古鳳跟陳雪琳其他都不一定是真名,莫敵雖從小認識但誰知道。

‘你們乾脆兩個試試身手,點到即止!’力克提議讓兩人在一個區域互打,也是讓在這休息的大家有個娛樂節目瞧瞧,果然多數人都在起哄只有三個人都皺了眉頭,那就是古鳳跟陳雪琳還有⋯閻默。

那兩位空手到了中央一拱手就擺出架勢,他們的「武功」在四大派眼中只是花拳繡腿但此時也蠻好看的,伯考懂的卸力接招就很輕鬆,而鋼頭人如其名,直來直往的招式但是賣點力氣大!

‘你逼我的,接我這招!’鋼頭打的很憋屈,他所有打過去攻擊都像打在棉絮上,沒有半分著力點,鋼頭直接抓著伯考一頭撞上去,當下伯考是被撞到鼻樑疼的捂著鼻子。

‘靠!你來真的阿!’伯考看著手心的鼻血甩開就直接撲上,沒人看到那血是飛到雕像上被吸收,但大家只顧著幫兩人起哄都沒有看到,之後雕像眼睛紅了一下,眾人幻象叢生。

風舞面前是他爸爸,雖然復活了但身體還是不好常常一直咳血,並一直要他殺了閻默表情很猙獰可怖,力克眼前是他媽媽之後又化為乩童,在那裡一直奸笑著,力克想揍他時幻象又沒了,莫敵眼前是出現剛剛的莫娜,他跟莫敵說出去要嫁給他,這讓莫敵是喜出望外,直說‘太好了!’,古鳳眼前竟然是陳雪琳,竟然跟他結婚生子了,陳雪琳眼前也出現了古鳳,也是說渴望組成一個溫馨的家庭,而閻默眼前竟然是出現風舞的媽媽⋯,這影像應該反應內心的渴望⋯

‘天靈靈!地靈靈!南斗六星,北斗七星,聽我號令!’閻默早看出來是幻象,所以預防腦被控制,之後直接是跳開來擺出陣勢,插在地上幾隻旗。

「嗡!」

陣旗不斷的震動而後散發光芒,好像天上的星宿一樣,隨後眾人面前的幻境終於破滅,但有一個人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那個人就是鋼頭。

‘誰⋯殺了他?’那小隊支持鋼頭人說出了第一句話,這句話就像開啟人們心中的惡,讓在場的人開始互相懷疑對方,甚至有膽小的人拿起武器想自保,畢竟誰也不想無緣無故的被殺害,現場的人幾乎都看向了伯考,這讓伯考大驚失色,因為他剛剛跟他在爭搶隊長動機是最明顯。

‘我跟他打架又不是自願的,而且我們又不認識,會爭隊長也是你們拱的!’伯考趕快這麽說,大家仔細一想果然如此,只不過是一次的隊長沒必要殺人吧!

眾人才不看向伯考這讓他鬆了一口氣,這個污名他可不想無緣無故的擔起,這時有人指著小隊中的一個矮小的人,說他常常受到鋼頭的欺負應該最有動機,結果那人也反指控是他有欠鋼頭錢,這時只能說現場一片混亂大家都互相指責,頓時間變成批鬥大會,這時莫敵說話了。

‘大家剛剛應該有經歷幻象吧!說看看是什麼看看,看有沒有線索!‘莫敵要大家說出自己剛剛的經過,這時大家一個一個慢慢說出來,輪到了風舞是淡然的說出,閻默明顯臉抽了一下但沒說,力克也說出自己的經歷,輪到古鳳了⋯

全場認真的看著他,可是古鳳扭扭捏捏的臉紅不說話,尤其看到陳雪琳也目光灼灼的看向他,這讓他更難開口!

’兄弟!該不會真的是你做的‘莫敵開口問古鳳臉上充滿了不相信,他腦海中的古鳳不是這樣的人,在場的人也是狐疑的看他,古鳳深吸一口氣把剛剛的事一股腦的說出來,莫敵才壞笑他難怪不敢說出口。

‘換妳了!’莫敵要陳雪琳開口說剛剛的經過,但她說也是跟古鳳差不多一樣的幻覺,只是角色互換而已,默默的走到古鳳旁邊牽起他的手,這讓古鳳開心的要死。

‘媽的!太閃了!’莫敵笑罵了一聲,但還是開心朋友找到幸福,只是⋯在這麽詭異的地方⋯有必要嗎?可是也很少人有這樣的經驗吧⋯⋯

莫敵很乾脆的直接說自己遇到了莫娜了,並和他怎樣又怎樣翻雲覆雨的又一起研究八肢半八肢⋯有時候九肢⋯,但大家一臉厭世表示‘不想聽詳細內容’,目光才看向閻默⋯不過他還是沒有說話⋯

‘我看到了美韶!’閻默深吸了一口氣說出剛剛的經歷,聽到這個名字風舞不淡定了,因為美韶是他媽媽的名字。

‘接著說!’風舞打斷莫敵想繼續推理的話,要閻默繼續講剛剛的事,閻默看了他一眼嘆了一口氣繼續說了。

閻默說美韶是他的同門師妹,是師父的女兒與他青梅竹馬一起長大,閻默也認為兩人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但有一次美韶外出回來常常就魂不守舍,練功經常出差錯被師父罵,後來才說他這次出遊遇到了卸山派的風起,此人就是風舞爸爸,後來風起有按照習俗上門提親,但被他師父狠狠拒絕了,理由是卸山派在他們摸金派眼中是不入流的。

‘後來他們私奔了!’閻默神色淡然的說道,對風舞是更能了解自己爸爸為什麼這麼恨摸金派,原來有這樣的故事。

‘再後來一年後美韶師妹回來,帶著剛出生的你’閻默指著風舞說,其實當初自己見到這一幕其實是很震撼的,他一直都抱持著希望如今都破滅了,但師父依然對美韶他們不諒解。

閻默又繼續說每年美韶師妹都會回來,回來的時候都會請益他關於八卦的武學,閻默這時看了風舞一眼。

‘難道我的雷神腿⋯’風舞這樣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