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太宰治五次 我第三次》

1 / 1

「你手上的傷怎麽弄的?」
『你說哪道?』

在急性病房的那些天,要不是車子的喧囂聲,我會以為窗戶只是個投影幕,該天黑的時候就撥放亮著燈的大樓幻燈片。即使聽見下雨聲,灰濛濛的布幕上一道道細細的刮傷,伸出手試著感受那一道道的冰冷......

嗯,立體環繞音效。

走到護理站,在窗口站了很久,終於等到護士姊姊一句話
「怎麼了嗎?」
『我睡不著...』天知道我費了多少氣力才說出這句話,不吃不喝使我聲音有點沙啞。

護士姊姊翻了翻病歷,即使很不耐煩但還是用著對待小朋友的口氣說:「再躺躺吧,你下午泡了一杯抹茶拿鐵,難怪睡不著。」轉頭打著不知道哪位病友的病例。

Fine! 我就當你假裝不知道好了,我可是高中生哪!區區一杯抹茶拿鐵的咖啡因怎麼可能讓我睡不著,讓我睡不著的是腦袋裡那些螞蟻好嗎!翻了個白眼到大廳坐,拿著日記本轉著筆卻不知道該寫些什麼,筆掉了第三次,對面沙發椅上那個阿姨出聲了。

「不到十一點他們是不會給你藥的。」原來是潛規則呀。

反正睡不著就跟她聊了幾句,兩張椅子,一張坐著一十六歲,對面則六十一。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