丨性/別專欄丨雨淋下來,我變成彩色的了丨🌈丨

1 / 1

 

有一天,我爸說在日本買了一瓶美酒,要留到他兒子結婚的時候才開,我媽還笑說嫁女才需要一壼女兒紅呢,兒子結婚留酒有什麼用。

 

他們越笑得歡,我更不敢看他們…他們想像過我跟一個女人結婚的那一天吧…也許我們跟很多人一樣,都是先有孩子才結婚的,之後他們會固作不願意的樣子照顧孫兒,慢慢孫兒會長大,他們也慢慢變老了,也許他們也不願意離開人世,但至少「死得安樂」…

 

這是一種幸福吧…可是…兒子很抱歉,不能給你們這樣的幸福…

 

我的父母不知道他們的兒子是一個同志,又也許他們知道,只是還在裝睡…膽小如我也不敢叫醒他們。父母難免會想像自己的孩子會長怎樣,想像他未來會有一個怎樣的家庭,我知道我不能給他們,至少我不應該阻止他們的想像,我是這樣想。

 

也因為這樣的內疚,我才知道自己多麼渴望好好的做自己。

 

我很內疚丶很害怕丶很煩燥,我不知道可以怎樣面對他們的想像,只是,就算如此,我依然很渴望做自己,我就是一個同志,我只是一個同志,我不會不是一個同志。

 

或許會有這樣的一天,我父母傷心欲絕,我沒什麼可以做的,只能哭著告訴他們:

 

對不起,可是我只是一個同志

 

#同志 

#2021了出櫃依然不是容易的 

-

想念我的話,ig搜尋 @bitchisfun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