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無垢的過去

姬斬也是第一次遇到種狀況,看著蕭慧如不知道怎麼辦,以前都真刀實劍打一場,而蕭慧如現在更不知道怎麼辦,只能一臉萌樣看著他。

‘好可愛⋯我在想什麼⋯’姬斬甩了甩頭,似乎要甩掉自己腦內荒謬的想法,重要的是眼前。

‘放開他!’姬斬大聲喝斥那個鬼物,慢慢招喚出他的鬼哭在手上,這舉動明顯刺激了那鬼物。

那鬼物手中的刀明顯上抬一點,劃破女子脖子的皮膚,更引起那女子的恐慌,蕭慧如一直在旁邊安撫女子的情緒,希望他能冷靜下來。

‘這到底是什麼?’那個女子望著那刀有點崩潰,他不想糊裏糊塗的死了,他還想活下去。

那鬼物叫織田惠梨,是一國的當朝公主,以為長大能嫁個好人家,可惜天不從人願,國家被鄰近國家攻破,主公派稻葉時匡保護他女兒逃走,而主公選擇殉國了,流浪街頭的武士跟公主無處可去,他們被地痞流氓欺負。

因為武士勢單力薄,只有一個人,被多數的地痞流氓欺負,甚至武士被綁在一旁,公主的身子被他們強佔,這讓公主他們絕望,公主日日夜夜看著自己離城時拿的娃娃,把他華貴的服飾換成平民服裝後,一個人上吊自殺,而稻葉時匡發現公主的屍體,也切腹自殺了。

‘你們不要害怕了!不會有人傷害你們!放下刀子!’蕭慧如這話好像帶有什麼特別的魔力,讓那鬼物放下手中刀子,但在放下途中刀身一震,公主腦袋立即恢復清明,刀子繼續架在夜歸女子身上。

‘你們離開一點!還有不要說話!’織田惠梨大聲說著,不過這話也只有姬斬跟蕭慧如聽得到。

目前只能說那個夜歸女子是安全的,人質一旦沒有了,姬斬他們就能堂而皇之的殺他了,織田惠梨就是感覺眼前的人,有辦法傷害他們,所以才直接逃跑並挾持人質。

‘你們在幹嘛?’就在姬斬他們僵持不下時,一個耳熟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織田惠梨也直接倒地,這時出現無垢的臉,他直接把織田惠梨打暈了。

‘謝天謝地!不過你怎麼在這?’蕭慧如看著無垢發呆,他出現的時機真是太好了,為他們解決了一個大困難。

無垢是一臉呆樣的表示,指這裡附近的烤肉串很好吃,所以他突然才懷念起這裡的味道,想說來打打牙祭,沒想到遇到他們,還看到一個莫名奇妙的鬼物擋路,一直跟他同方向移動,他就順手把他敲暈了。

‘還好有你⋯!’姬斬也覺得很驚險,除鬼那麽多年,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那個夜歸女子向無垢道謝,就趕快跑掉了,畢竟剛剛發生的事太驚恐。

‘你們一起來吧!’無垢直接邀他們跟他走,姬斬是把鬼物跟刀,丟進他的虛無空間,跟著無垢一起走,蕭慧如看到如此也邁著腿跟上。

無垢帶他們來到公園旁一處空地,有一個小小的烤肉攤車,散發出迷人的香味,旁邊還有不少的客人在等,老闆的手快速的翻動,那肉吱吱作響。

‘我們點了去旁邊吃吧!’無垢看了姬斬一眼,蕭慧如頓時了解他的想法,畢竟別人看不到姬斬的,看到他們跟空氣說話也太詭異了。

他們點一點就到公園去吃,無垢自己就點了十幾串,蕭慧如只點了二、三串意思意思,沒想到一入口咬下,飽滿的肉汁在口中狠狠炸裂,因老闆翻面的時機很好,肉質不會顯的乾柴,哪怕是雞胸肉都處理的很好。

‘我介紹的對吧!’無垢得意洋洋的向他們兩人說,蕭慧如是點頭如搗蒜,無垢又看向姬斬⋯

‘我忘了你吃不到!’無垢誇張的大笑,拍打著地面,姬斬是白眼瞧著他,懶得理無垢這個人。

無垢不知道從哪變出一個酒壺遞給姬斬,那濃烈的酒香向四處蔓延,姬斬聞到了臉色才好一點,他知道這是閻王的私藏「大道酒」,他也只有在這五百年內嚐過一杯,已讓他流連忘返,沒想到無垢將整壺都偷來了。

‘我的酒呢?’另一邊的閻王看著自己的酒窖大發雷霆,一旁的鬼判是瑟瑟發抖,他可不敢說他有帶無垢來看過。

鬼判這時心裡想,‘無垢無垢阿!你真大膽!’,知道藏酒地的人本就不多,範圍就更小了,無垢直接就成為最大嫌疑人,加上他無法無天的態度,直接上升到犯人了。

「咕嚕!」

‘好酒!’姬斬仰頭大灌,奇異的是酒沒有灑一滴出來,都飛入他的喉嚨。

蕭慧如看到他那樣也想試試看,不過被姬斬拒絕了,因為她的體質偏弱,一口酒恐怕就倒了,無垢提起來直接喝一口,也說她不行,蕭慧如聞言不高興,把酒搶了過去喝了一口,無垢是大聲讚好,姬斬是一臉不高興。

‘巾幗英雄!好!’無垢是一拍大腿,稱讚她此刻的事,大有古代的俠客之風。

‘無垢!你為什麼當起無用者?’蕭慧如問起無垢,不過她感覺頭暈暈的,不過這話引起無垢的回想,他才緩緩道出。

當年無垢還是一個血氣方剛的二十歲少年,他常常在熱鬧的大街與人衝突,原因是他常常在酒家裡吃白食,被護院發現趕了出來發生了打鬥,偏偏無垢長的高大威猛,那些護院常常不是他的對手,被他打的滿地找牙,無垢的師父看到這一幕,就問他要不要跟他學功夫。

‘然後呢!’蕭慧如對這些感到好奇,而姬斬好像沒聽過他為什麼變無用者⋯也聽得津津有味,無垢繼續說著兩百年前的故事。

起初無垢是相當不以為意,覺得眼前這形如枯樹的老者,有什麼資格教他,當下直接就要推開老者⋯

「兩百年前⋯」

‘讓開!’無垢一掌要推開老者,他要繼續去下一家,沒想到到那老者既然聞絲不動,這點讓無垢震驚了。

眼前的老者接下來如吹氣球一般,整個身體變的龐大,如少林十八銅人一般,他直接一拳打向無垢,當下無垢像蝦子一樣捲起,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要不要跟我學了?’老者微笑著問他,但無垢已經痛到說不出話來,只能一個勁的點頭,那老者看到這樣就滿意的笑了。

老者在無垢答應後,把他帶到山上裡面,雖然是氣候宜人的山,但帶他到山頂去,整個就是冷到不行,之後教他霸王天罡,常常要他做事也要持續運行。

「三個月後⋯」

‘師父什麼時候教我拳法⋯’無垢每天扛重物,從山腳跑到山上去,他有一次氣喘吁吁的問,這陣子算對這無名老者信服了,只要他偷懶或落跑,總是被抓回來一頓 揍,所以他老實了一點。

‘好吧!先教你五行拳!’那老者說完就直接起身,向他演示了一遍,但無垢只有學會了「虎」跟「龍」,這讓老者是猛搖頭,覺得無垢太笨了。

無垢只有一個好處,就是不會的東西會一直練,「豹」是繼「龍」「虎」之後第一個學會的,主要講求快速與威猛並繼,如果還學不會就愧對老者每天給他進補一些天地異獸,這也是他後來才知道。

‘蛇形拳要靈活點!不要這麼剛猛!’無垢練拳老者都會在一旁督促,甚至「無垢」這個名子也是他取的,原本是叫「二狗」,老者覺得太難聽了,就替他改名叫無垢,希望他心靈無塵無垢。

無垢每天都會在山中跑上跑下,扛著好幾根大樹,但今天他在樹叢遇到一個「龍鱗熊」,他擁有像龍鱗一樣的鱗片,擁有龍一樣的防禦力,但又有熊的力大無窮,遠不是無垢能自己解決的,經過一番鏖戰,無垢是被打的遍體鱗傷,身上也有無數的抓痕,但龍鱗熊卻沒有太大的傷害,那一身的鱗片大大降低他的攻擊。

「吼!」

龍鱗熊發出一個大吼往無垢撲來,此時的無垢已經沒什麼力氣了,他突然靈光乍現,用五形中的「鶴拳」,打瞎龍鱗熊的眼睛,在用「蛇拳」纏繞著龍鱗熊。

「蛇拳!絞殺!」

只見無垢吃奶的力氣都用了,那靈活無骨的手纏的越來越緊,最後直接把龍鱗熊勒到氣絕,無垢才無力的在旁邊喘氣,其實他師傅一直在旁邊看,如果有危險他會出手,如今是滿意的點點頭,如果不是危險關頭,無垢可能一輩子都不會五形拳,五形融合是「唯我之拳」的基礎⋯

‘講完了!’無垢拍了拍手掌起身,烤肉他也吃完了,酒也喝了。

‘欸欸!沒了!’姬斬拍了拍蕭慧如,但她一點反應都沒有,姬斬才把趴著的她翻過身來。

‘原來睡著了!’姬斬看她的睡顏不知道為什麼一笑,看來是剛剛酒喝太多醉了。

姬斬就背著她走回虛無通道送她回家,他的動作都好輕柔,深怕弄痛蕭慧如,這一幕看在無垢眼裡,只是輕輕的微笑,至於那兩個鬼物,姬斬之後再慢慢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