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Unique Bagel #4

  平日的日月潭,遊客並不多,我們慢慢走在往老街的下坡路,聊到他最喜歡的遊戲。兩個宅宅有點興奮,分享著彼此的遊戲庫。

他領著我,走向某間飲料店:「要喝什麼?」

「嗯...紅茶微微!」

「好哦。」

  我站在一旁,他的後腦勺微微仰起十五度看高掛的MENU點餐。隱約聽到他自己點了杯「鮮奶茶 都正常」,隱隱在心裡吐槽:老天,屬螞蟻哦,好甜...原來他喜歡吃糖?

  他遞給我已經插好吸管的紅茶,又帶我到福記豆乾刈包,笑看他手舞足蹈告訴我這多好吃又多好吃。他跟店家買一份拿在手上,走了一段路後推給我:「妳吃吃看,現在應該沒那麼燙了。」

  我有點驚訝,他竟然還記得我跟他說過我是貓舌、很怕燙:「好啊,我吃一點點~」

  咬了一小口推回給他,他皺眉說:「太小口了,妳都沒咬到肉。」

「沒關係啦,我嘴小,你吃掉吧。」

「妳在流汗欸,很熱嗎?」

「有點哈哈,等等就好了。」

「我也怕熱,我們回車上吧,帶妳去另一邊。」

  上次到日月潭是年後的假期,與母親兩人來度假,那時的潭水是深沉而不見底的藍;這時的日月潭卻是輕快而活潑漾著綠,是因為他在身邊嗎?我不太確定。

-

  到了向山遊客中心已是傍晚,開闊的視野跟清水模建築,眼睛一亮:「好漂亮!」

「是吧!我最喜歡這裡。」他獻寶似的說。

  我們在遊客中心的屋頂上,俯視潭水,並肩趴在鐵欄杆上,聽他說在工作時遇到中國客戶,因為用語習慣不同所以鬧出無傷大雅的笑話。望進他的眼睛裡,十二歲的距離像不存在一樣,他是那麼「年輕」、那麼「跟得上年輕人」。

  有點感慨地說:「我都覺得你比我還年輕。」

「大叔要裝年輕一點才能跟年輕妹妹聊天啊。沒啦,工作需要,要隨時掌握市場狀況跟新資訊。」

「那fashion 的大叔,晚餐要吃什麼呢?」

「我想去IKEA買個鞋櫃,帶妳去吃監獄餐?」

「好啊,但為啥是監獄餐?那你朋友呢,不是說也會一起來嗎?」

「我覺得很像啊!他臨時被叫出去,晚上我再問看看他吧。」

-

IKEA行程很居家,吃飽之後我跟在他身後默默想:這樣真像新婚夫婦買傢俱。

  我們都戴著口罩,沒什麼交談,有點缺氧又有點焦慮臉上的粉底會被蹭得一塌糊塗。看到他跑去試坐沙發,放下那些雜七雜八的感覺,也在他身邊坐下。

「覺得怎樣?」他問。

「嗯...還滿舒服的,但腰這空空的,坐久可能會痠。」我直起腰,手在後腰比劃。

「對,我剛也在想這個問題,就差沒有腰靠。」他邊說,手也伸到我腰後比劃,兩人的手無預警碰到一起,心臟輕輕停了一拍。

「好啦走吧。」他沒什麼反應,我也面色淡定地起身,繼續把IKEA逛完。

回到車上,他拎起幫我準備的礦泉水晃了晃,問:「妳還是不喝水?」

早在去日月潭的路上他便一問再問,但我都拒絕,這次我答到:「好好,我喝。」

他遞給我,碎念說:「女孩子要多喝水啊,這樣皮膚才會好,而且也不要憋尿,對身體很不好的。」

我低頭拆瓶蓋的塑膠膜:「好好好,下次改進~」

他從前座伸手到我面前:「這麼聽話?」

愣一下,反應過來才把塑膠膜放他手上:「當然~」

  回家的路上,路燈閃過,車內音響聲蓋過引擎聲。莫名的有點寧靜,但精神卻很好,心裡迴盪著:不想離開他。

「這裡讓我下就好。」

「好哦,掰掰。」

「掰掰~路上小心,今天謝謝啦。」我對著他笑出魚尾紋,揮揮手關上車門,阻隔了音樂聲。

  朝家的方向走了幾步,停下、回頭,看那台白色帥車還沉默地停在那裡,拿掉口罩又笑著朝他揮揮手,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到,才又蹦蹦跳跳的繼續走。

-

回家後,躺在床上打開對話窗打到:我到家了~今天謝謝了!我很開心~開車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