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不合格的殺手」

1 / 1

  彷彿無盡的黑夜之中,聽見了一聲「轟隆」巨響,隨後而來的是如瀑布般傾瀉而下的傾盆大雨。

  「唉,我可沒帶傘啊!」

  一名眼神銳利、身穿整齊西服的男子抱怨著。

  如此深夜,大街上幾乎看不到一絲人影,他卻十分自在的走在這空無一人的大街上。

答案很簡單,他正準備做著見不得光的工作。

既然如此,有個人正準備透過雨聲遮掩腳步聲,接近後殺他,也不算什麼稀奇的事了。

冷不防地,她將手中的槍抬高,對準了他的後腦勺。

  但又在同一時間,他便轉身自己將腦袋抵在槍上,用手指成槍,同樣抵在她的腦袋上。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你怎麼知道的?」

  她如此問著,但並沒有任何的訝異,因為他的表情是如此的理所當然。

  「誰叫我可是看了天氣預報才出門的呢?」

  他依舊沒有任何表情,甚至就算是下一秒自己死掉,也會因此而淡然。

  「......」

  兩人在雨中無聲的對峙著,誰都不肯說出下一句話。

  「你......從來都知道?」

  她的臉龐混雜著雨水,看不出是淚痕還是水痕,但話語仍堅決。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殺了我吧,如果妳做得到。」

  他沒有任何抵抗,只是仍面無表情地看著她。

畢竟,殺手從來都是非常擅長隱藏感情的呢!

不如說,不會隱藏感情的殺手,不是合格的殺手。

她突然回想起年幼時,他曾對自己說過的話語。

眼前的這個男人,明明應該是自己應該憎恨的存在,為什麼卻始終扣不下板機呢?

她握著槍的手,不知是受雨水所害還是自己的動搖所困,此刻竟開始微微發顫。

  「嘖!」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她撇頭,放下了手中的槍,臉頰上滿是雨水與淚水。

  「下次見面,我一定會殺了你。」

  她只留下如此話語,便轉身離開了他的眼前。

男人看著她逐漸消失在雨中的瘦小身影,內心一部分的他試圖挽留、另一部分則告誡自己別越過那一線。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

  他像是為了說服自己一般,呢喃著。

  「......」

  十年前,他不過是個初出茅廬的殺手。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那是他的第一次任務,幫某個有錢人抹殺掉他的情婦。

而他從沒想到,在自己完成任務後,竟會對即將上樓回家的她產生同情。

從而編織出有人想危害她和她母親的謊言,並且她的母親已走遠,自己是來帶她走的這種謊言。

還可以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的這樣養大她、甚至將她培養成一個合格的殺手......

  「我還真是,不合格的殺手啊!」

  他走在雨中,嘴角微揚,感嘆著命運的無常。

或許,被自己培養的接班人殺掉什麼的,也不錯?

他如此想著,前往自己作為殺手的最後一個任務。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如果成功,就去道歉吧......」

  他低語,眼神決絕,奔跑了起來。

  十幾年前……  有一個十多歲的少年正坐在沙發上,面無表情地看著電視。電視上的節目絲毫無法引起他的興趣,但他仍舊無趣的看著。畢竟只要閒下來,自己就會無法控制的想死。

房內一角,那張破碎的相框不斷的提醒著我。

已經永遠不會有人回來了,我已經是永遠的獨自一人了……

   「……」  

    突然,玄關門被「碰!」的一聲踹飛了。

  一名身材非常高大的男子闖入了屋內,他帶著猙獰的笑容、身上穿的衣服彷彿要被他的肌肉撐爆,但我仍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我們兩人對望了好一會,他像是對什麼感到意外一般,緩步的走到了我的面前。當他站在我眼前的時候,我仍然感受不到任何恐懼,只有「我要死了嗎?」的這種感覺,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小鬼,你不怕我?」  

  他蹲在地板上,和我四目相對。  

「怕又怎樣? 我死了或許也比較好吧?」  

我的話語剛落,我的視角便發生了變化。  

  「我中意你,我決定收你為徒,不殺你了。」

  我在一瞬間便被他一肩扛起,瞬間只看的見離我很遠的地板。

 「收我為徒?」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我冰冷的心似乎逐漸解凍,我感受到心臟的跳動異常快速,原來我還活著嗎?

  「對,你要成為殺手,去殺了那個殺你母親的殺手。」  

我的意識只到此為止,隨後我便暈了過去。

  「……」  

在那之後,又過了幾年。

  自從我被那個肌肉男收為徒後,每天都是比魔鬼還地獄的死亡訓練。

  扣除睡眠時間、吃飯時間、洗澡時間以外。

  我無時無刻都在他的視線下,被迫舉重、跑步、仰臥起坐、伏地挺身、還有在城市頂樓瘋狂跑酷等等……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而比較值得慶幸的是,當我有了還不錯的體格後,他便讓我開始碰書本和槍。不論是狙擊槍、手槍、衝鋒槍、步槍,什麼樣槍種的知識都被迫吸收,甚至他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一大堆槍,讓我在一座廢墟連續射靶整整半年。

  拜此所賜,我終於到了可以殺人的那一天了。

  「小鬼,第一次任務,緊張嗎?」  

  他仍然帶著一般人看到就會感到恐懼到無法動彈的笑容,而我也早就習慣他的笑容了,所以對我實在沒什麼效果。

  「你以為你在對誰說話?」  

  我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槍和背包,便朝著角落的玄關走去。

  「你可別哭喪著臉回來。」  

  背後他的聲音依舊像剛開始依樣震耳欲聾,但我也早已習慣了。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那當然!」  

  我打開了玄關門,前往了第一次任務的地點。

  「……」

   不久之後……  

  我出現在了一棟高樓的頂樓上,拿著望遠鏡看著隔壁大樓的一間房間內。房間裡面是一個約30歲上下的女人,和小學生的小女孩正吃著飯。

  兩人有說有笑的一邊吃飯一邊聊天,我耳旁的耳機正不斷的傳著他們的對話。任務的期限是10天,10天之內,我得下手殺了那個女人。

  「……」

  耳機裡面,我不斷聽著女人和女孩的談笑聲,內心似乎有些什麼被觸動。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嘖!」

  砸了聲舌,殺手守則的第一條就是不能動感情。

  「我沒忘……」

  回應了內心提醒自我的聲音,卻又不自覺地繼續觀望著她們的聊天和對話內容。

  「我一定會後悔……」

  但自己卻完全沒有想收手的意思,我就這樣觀望了整整一個禮拜。一個禮拜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足夠摸清女人的出門和回家時間,女孩的上放學時間。

  「今天動手……」

  我決定選在今天女人下班回家後,女孩還沒回家的空窗期動手。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而時間也很快到了下午三點,女人一如往常地回到家。

  「不要動。」

  我的話語冷酷不帶任何感情,但女人卻對一進房後就突然出現在她背後的我並不驚訝。

  「終於要來殺我滅口了嗎?」

  她只是淡然笑著,雙手高舉過頭,並不打算反抗的樣子。

  「我只是聽命行事。」

  「我知道,那個男人是不會放過我的。」

  「……」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一陣沉默過後,我不自覺的開口問了她一個問題。

  「她要怎麼辦?」

  女人轉過身,用著非常驚訝的表情看著我。

  「難道他不知道他有女兒!?」

  「拜託你了! 請你保護好我的女兒! 你殺了我之後要多少錢都可以!」

  女人的態度瞬間大轉變,突然跪在我面前的地板上,不斷地磕頭,甚至磕出了鮮血浸染在白色磁磚的地板上。

  「不准動。」

  「我的銀行卡密碼是06191131,請你用那些錢保護我的女兒,拜託……真的拜託了……」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女人突然啜泣了起來,但在聽到我喊不准動後還是停止了磕頭。

  「我……」

  我扣下手中的板機,裝了消音器的手槍發出了一聲沉重的悶響,子彈精準的打在了女人的頭上,彈殼掉在了地板上。

  「答應妳,代價是妳的生命。」

  我撿起地上的彈殼,拿走了她包裡的手機,而後重新拉起了帽緣,戴上了口罩,走出了房門。

  而就在我還猶豫著剛剛答應死人的約定是否要實行時,我便遇到了正準備上樓的女孩。

  「等一下!」

  我不由自主地拉住了女孩的手。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大哥哥你是誰? 你要做什麼?」

  女孩感到疑惑和恐懼,不斷想試圖抽出自己的手往上跑。

  「妳媽媽要我帶妳快點逃跑,你爸爸派了壞人要殺妳們。妳媽媽已經先走了,我正準備要接妳去找她。」

  我不知道為何自己會如此胡言亂語,而此刻我的心跳也如同劇烈運動後一般狂跳,不可思議。

  「妳看,這是妳媽媽傳給我的訊息,是她要我保護妳的。」

  我將自己用女人的手機發給我手機的訊息給女孩看,她稍微冷靜了一點。

  「我媽媽她真的沒事嗎?」

  「她一定沒事的,現在妳比較危險,我們得快點離開這個地方。」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當然沒事,畢竟她已經不必再逃了。

  我的內心深處有些什麼壞掉的聲音,如果可以,我真想殺死我自己。

  「那大哥哥我們快走吧! 我很擔心我媽媽!」

  女孩露出了堅強的表情,反握住了我的手,走在我的身旁。

  「嗯,我們快去找妳媽媽吧!」

  這就是我的第一次任務,也是我最失敗的一次任務。

  雖然完成了任務,但我卻永遠不會是合格的殺手了……

.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

.

  時間回到現在……

  雨仍舊在下著,彷彿永遠不會有停下的那一瞬間。他正身處一棟高級飯店的地下室隔間中,他把身上淋濕的西裝脫下,換上了儲物櫃內的清潔工衣服。帽緣拉低,他推著清潔用的推車,走進了剛到的電梯內。

  而飯店內真正的其中一個清潔工,正昏死在他剛走出的清潔間裏頭的置物櫃內。伴隨著輕快的電梯音樂,電梯停在了五樓,此時走進了一名打扮妖艷、身材高挑的女子。

  女子一進樓便按了8樓的按鈕,和他的目的地12樓並不衝突。

  「這個女人……」

  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但他多年鍛鍊的直覺卻不斷地在提醒著他。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片刻,女人沒回頭,卻出手了。

  「有危險!」

  在電梯到8樓,門打開的瞬間,女人便朝著他的脖子原本在的地方揮了一刀。但他隨即低頭閃過,利用推車做路障,跳出了電梯。身後瞬間飛出了兩把小刀,朝著他的右腳和首級而去。

  「難怪我就覺得有種熟悉的感覺……」

  他無奈的笑了,迎上眼前這個女人冰冷的視線後,發現是那名比自己還要殘酷且殺了更多人的殺手之一。

  「……」

  女人不發一語的緩步靠近他,手上不知何時又各多了兩把飛刀。

  「喂喂! 拿武器犯規啊!」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他想起自己唯一的一把槍還藏在推車裡後,瞬間轉身就跑......

.

.

.

  時間稍微回到不久之前,少女濕著身的回到了自己的藏身處。

  空蕩的房間內只有少女一人,她身上的水滴不斷的落在純白的磁磚上。

  「混蛋!」

  她從口袋裡拿出剛才指著他的那把槍,將其狠狠地甩到牆上。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那一把做的非常像的模型槍隨即碎成了四散的小鐵塊。

  「妳到底在幹嘛! 為什麼不殺了他啊!」

  她放聲嘶吼著,雙手撓亂了及肩的長髮。她內心滿溢的情感難以形容。

    他雖然殺了自己最愛的母親,但沒有他就沒有現在的自己。自己恨也不是、原諒也不是,這世界對她而言已經沒有了正確答案。

  她在地板上蜷縮成一團,無聲地哭泣著,或許只有如此才能讓自己暫時忘卻現實的痛苦。

  良久,她崩潰的心情才漸漸地平復,她的身上滿是雨水和自己的淚水與鼻涕。

  「噁……!我好髒……」

  她默默走到了浴室,好好的洗了個澡,努力讓自己變回平時那個冷酷又不苟言笑的殺手。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走出浴室後,她換上了另一件方便行動的服裝。

  「他只有出任務的時候才會穿上西裝……」

  回想起不久前他身穿西裝走在路上的樣子,她暗自下定了決心。

  「只有我能殺了你……」

  這次她帶上了真槍和兩個備用彈夾,還有防身用的防彈背心和兩把小刀。

  「所以在那之前別死啊!笨蛋……」

  打開房門後,她已拋下了自己的過去。......

  「該死!我就知道所謂的大案子都不會多好解決!」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他正不斷地喘著粗氣,背靠陰暗的牆角,不遠處那個女人還在到處搜索他的身影。他身處的位置非常糟糕,雖然有另一條走廊可以逃跑,但如果要回到電梯撿槍勢必得和女人硬碰硬。

  「拳頭怎麼可能快得過飛刀啊!」

  他低聲吐槽著自己的想法,打消了硬碰硬的念頭。

搜遍了全身上下派得上用場的只有一台手機,但他隨即想到了一個好方法。

  片刻,他確認了女人的位置就在轉角約略十公尺的距離後,把手機的鬧鐘調到最大聲放了出來。

  女人聽見了手機鈴聲後,冷靜地一步一步緩慢走到了轉角前停住。

  在女人走出轉角的一瞬間,她將左右手的飛刀朝著左右兩邊同時甩出。

  但其結果卻撲了個空,同一時間她的視角變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呀啊!」  

  她不自覺的尖叫出聲,自己居然被那個男人抓住雙腳絆倒了。

  「不准動!」   

  他壓制在女人的身上,雙手掐著女人的脖子。

  「妳一動我就讓妳窒息死。」  

  他額上的冷汗滴落在女人的臉龐上,他還真沒想到自己居然賭成功了。 

  「是誰派妳來殺我的?」

  「殺了我。」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他的問題果不其然的得不到任何回答,他無奈只能雙手出力,掐暈了女人。

  「嘖,看來任務只是個誘餌嗎?」

  他看著地板上昏死過去的女人,身上的腎上腺素稍微退去了一些。

  「接下來我要怎麼活著離開呢……」

  他無奈地嘆了口氣,果然不被需要的存在就沒有活著的價值了呢!到底是誰會請殺手來殺自己呢?他走在前往電梯的路上,始終沒有一個答案…...

.

.

  漸漸地,雨聲趨緩,漫長的雨夜只剩無盡的黑暗,還有仍亮著燈的城市。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他正不斷的用力將空氣吸入彷彿快裂開的肺中,同時小心的不敢發出任何聲響,深怕驚動了不遠處正在警戒的人影。

  歷經漫長的無數鑿戰,他受傷了,但也暫時的擺脫了追擊者。

  「掐暈的那個女人估計也醒了吧? 」  

  目前的情況非常不樂觀,但他腦海的思緒卻始終亂成一團。敵人總共有三人,自己好不容易殺死一個、掐暈一個,但最後的一個卻無比難纏。

  手中的槍只剩一發子彈,如果沒打中,自己也就玩完了吧?從他從樓上逃回昏暗的地下停車場後,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了,他身上的刀傷已經越來越不可收拾。

  「該死……」

  用衣服一角的破布綁住傷口已經無效了,他的右手已經幾乎沒有了知覺,就連視線都開始有些模糊。他知道自己即將失血過多而無法動彈導致死亡,只要再十分鐘……不,十分鐘可能還算是他對自己的高估了。

  「得……想辦法……」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他連吐出話語的力氣都要沒有了,卻仍不願放棄活下去的希望。

  「賭了!」

  現在想想他從當上殺手後,就不斷的在賭博,每次任務幾乎都是從驚險中幸運的逃生。

  而這最後一次的機會,就算失敗了,好像也是理所當然的?他強撐著身體,倚靠著身旁的車輛緩緩站起,而追殺他的殺手還正警戒著前方停車場的唯一出口。

  他用發抖的左手舉起了手槍,努力地透過模糊的視線嘗試對準不斷搖晃的男人身影。

  伴隨著「碰!」的槍聲,他的位置暴露了,子彈也果不其然的打到了男人上方的天花板。  在他的意識即將遠去之前,他看到了男人緩緩倒下的身影......  隨後,他便也同樣的倒在了冰冷又堅固的水泥地板上。

  「……」

  「!」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他突的坐起身,首先感覺到的是朝鼻腔內衝來的刺鼻消毒水味、而後是劇烈的全身疼痛,還有冷到不行的氣溫。

  「哈......哈嚏!」

  他不自覺的打了個噴嚏,而後看了看一手還纏滿繃帶的雙手。

  「我還活著?……」

  他看著自己的手發楞,不知道是誰送自己到了醫院,不是有人要殺自己嗎?

  「你還要看多久?」

  他轉頭,和少女的視線對上了,少女似乎已經在他的身旁坐了很久。 

 「到底發生什麼事?......」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他帶著許多的疑惑,少女則樂乎乎的對著他的額頭來了記彈指。

  「難道你不應該對你的救命恩人道謝嗎?……仇人先生?」

  少女用著譏諷的語氣和看笑話的神情盯著他看。

  「謝謝……對不起……真的殺了我吧……」

  他回想起自己曾殺了少女的母親,卻又厚顏無恥的被少女所救,這樣的自己還算什麼殺手?

  他閉上了眼,眼淚不自主汩汩流出,兩行清淚不斷的浸染了純白色的棉被。他是真的無法再忍耐對少女的愧疚,還有對自己的厭惡。

  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那無藥可救的罪孽爬上自己的背脊,全身微微打顫。從撫養少女的那一天開始,他便帶著罪惡感不斷地活著。

  不斷想著少女得知真相的那一天,自己該如何面對她。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如今,他再也不必忍受這一切了,因為現在自己就能解脫了。

  「你已經死過一次了!」

  少女的話語傳進了他的耳中時,他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也同樣正哭泣著的她。

  「所以現在你要一直、一直陪著我。直到我死亡的那一天,聽懂了嗎?」  他沒想到少女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不自覺的抱住了眼前的少女,更加放聲的陪她一起哭泣……

  良久,一個熟悉的女聲傳入了他們的耳中。

  「你們哭成這樣,我很難說話欸……」

  聲音的主人是他在飯店掐暈的那個女人,她正站在不遠處,拿著裝著食物的塑膠袋看著兩人。

  「抱歉……」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他輕推開了少女,剛剛一激動,現在傷口又開始止不住地發疼。重新整理好了心情和身體狀況後,他正一邊吃著食物,一邊聽兩人敘述經過。

  女人在醒來後,發現自己沒殺了她,隨後便決定一命還一命,必須得還他這一條命。

  隨後女人在飯店的監控室前遇到了正準備破門查看監視器的少女,兩人互相打探了彼此後,發現目標一致,就一起合作在監控室裏頭尋找他的身影。

  最後兩人在地下停車場的監控中看到他正不斷躲著最後一名殺手,並且情況非常危急,兩人連忙去搭電梯趕往現場。在他開槍打空的瞬間,少女也同時開了槍打中那名殺手的後腦勺。

  接著女人偷了輛車,將他火速載到了最近的醫院。

  「之後你就醒來了......」

  少女面無表情的削著蘋果,一旁的盤子上擺著四隻可愛的蘋果兔子。

  「我怎麼都不知道妳這麼會削蘋果,妳做的兔子真可愛,我都捨不得吃了。」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他一臉驚奇的拿起一隻兔子仔細端詳,止不住地誇著少女。

  「你不知道的可多了……」

  少女仍然面無表情,但她臉龐上的淚痕和停頓的雙手卻藏不住感情。

  「笨蛋……」

  少女低聲的罵了眼前的男人,內心卻不自主的慶幸著幸好他活下來了……

.

.

.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在寒冷的冬季過後,雨過天晴的春天也接踵而來。

  季節如此,人生如此。

  這是他現在的想法,不知不覺的自己居然變得可以開始享受生活了。他們正身處異地,這裡是日本的白川鄉,一個群山環繞、環境清幽的小鎮子。

  一望無際的藍天、點綴著藍天的些許白雲,以及搶眼亮麗的彩虹。

  他拿起手上的相機拍下了這幅美景,他從沒想過可以呼吸到如此新鮮的空氣。

  「我還以為一生都與悠閒兩字無緣了呢!」

  他感嘆著,自己能平安活下來的命運,以及幸運擺脫那不是殺;就是被殺的生活。

  「喂!你拍照不把我拍進去是什麼意思?」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少女正站在他的身旁,她穿著一襲漂亮的純白色洋裝、合腳身的白色平底鞋、劉海上還有一株三葉草的髮夾。

  此時少女正不滿的噘起嘴看著他,臉頰微微鼓起的模樣惹人憐愛。

  「不然我和妳再拍一張吧?」

  他不自覺露出了微笑,此時此刻的時光實在太過美好,自己實在無法克制嘴角的上揚。

  他將背上的背袋放下,從中拿出了相機的角架,設定好時間後,和少女一起站在相機前等待。隨著倒數的時間越來越短,少女躍躍欲試的模樣越發藏不住。

  「嘿!」

  少女在相機拍下前的那一刻,緊緊抱住了一旁他的手臂。

  「開……開心了吧?」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照相結束後,他略顯不自在的想抽離自己的手。

  「懲罰!」

  少女卻緊緊拉住了他的手臂,用著「今天你可別想掙脫」的表情看著他。 

 兩人僵持不下不過幾秒後,他便無奈地做出了讓步。

  「隨便妳吧!」

  他走到相機旁,單手收拾著腳架,另一隻手則被少女緊緊地握著。

  「我不會再放開你了……」

  少女呢喃,話語也隨風飄到了在一旁的他耳中。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妳剛有說什麼嗎?」

  但他仍裝作沒聽見般,少女連忙搖了搖頭。

  片刻,兩人一起走在這愜意又休閒的小鎮中,前往返回「家」的道路上。

  路上,他看著這片藍天,思考著自己有活的這麼幸福的資格嗎?

  畢竟自己可是殺死了無數人,甚至包括身旁少女的母親。

  但少女卻明顯的愛慕著自己,而這也可能只是因為自己是她現在這世上唯一最親的人吧?

  即使少女原諒了自己,但自己卻永遠無法原諒自己。

  畢竟我們的雙手都已沾滿了鮮血,這是永遠無法被洗去的罪孽。只要成為「殺手」就像搭上了一條通往地獄的毀滅列車,也說不定。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可是就算是這樣,自己還是想好好珍惜此時此刻的一切,自己所僅剩的這一切……

  最終,他淡然一笑,連心也真正的融入了這座平和的小鎮。

  「或許,這樣也不錯吧?」

  他低語,不再獨自獨思亂想。

  他想,在死亡真正來臨前,只要能多活過一天這樣的日子,就值得了……

  畢竟看著從前從不愛笑的她,此時臉上的笑容,自己又有什麼好奢求的呢?……

(底下是圖片連結)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7756214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7756159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0376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