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靈魂賣掉還是會通貨膨脹-

1 / 1

刺骨的雨浸濕了靈魂

想買個鐵桶裝著

標籤上寫著5歐

我沒有破洞的口袋裝著1歐

穿著黑色衣服的男人好心說可以賣給我1歐

只要幫他賣鐵桶

5歐接著一個5歐

擠在我鼓鼓的口袋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直至雨勢減緩

我遞出唯一的一張歐元

換了哐啷啷響的鐵桶

把靈魂一股裝滿溢出來

男人蠕動的雙唇說我可以再賣你那麼便宜

明天再來吧轉身邁在積水的石磚路上

一天接著另一天

鼓鼓的口袋再遞給白襯衫時不時探出黑衣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男人油膩膩的手卡著細細的黑土渣

跟白皙保持乾淨的手指形成對比

我遞出剛洗好的手帕

他說那是菸草屑菸草屑

一百個鐵桶等於一根的珍貴

原來我比草的屑屑還要不值錢

兩年一百個鐵桶

還是裝不完浸濕的靈魂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是城市太潮濕

還是靈魂會不斷繁殖變重

我不知道 可能變胖的男人知道

難得的晴天降臨

踏在石磚上踏踏響

也難得靈魂不再溢出

更難得胖男人站在鐵桶旁夾著未點燃的雪茄

顯得不自然地急促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匡噹噹踢響鐵的回音繞在我小小的腦子

鼓了起來

我擁有了全部的鐵桶

在路的正中央放聲大哭

那時候5歐元比一張白紙還更不像錢

更沒有人再買鐵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