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痛苦重重的

1 / 1

「我的痛苦重重的」

在我決定開始寫一封信給馬克瑪麗之後,感覺一些看不見的事情好像有一點點變化了。我一直想寫,又不想寫,是因為有些事情「不好說」。這有兩個層面的意涵,一是太複雜一寫就會寫很多,二是有些事情真的不好說。

目前還沒將信寫完,但光是寫到現在,大約一半的故事線,就已花費我兩個鐘頭的時間。明後天再繼續,希望能順利寫完並好好梳理自己。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