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Forever Amen所感

1 / 1


在我離開以宗教形式自稱為信仰的,祢的子民與兒女的人們時,我並未想過這會是叫做「離開祢」,即便他們以這做理由否定我的決定以及我對祢的忠誠;但我無法再去相信這些以宗教形式敬拜祢的人,是真的以祢的名行事。

離開之後,我以相較過去成熟的方式,去面對這些累積的情緒,有些方法是當初不被那個地方的,所謂服事祢的人同意的。例如尋求專業諮商、與家人聊聊,在我這麼做,將我的擔憂與恐懼攤出在他們面前之後,我發現這世界對我的包容,並非如同那些人所說的「只有這裡包容這樣不好的妳」。才知道這地方是如何長期的將我壓制,如何一點一點的削掉我的自我價值,事實上我憤恨不已,為什麼這樣的事情、這樣的人會存在?且不是只有我面對了這樣的事情,在那之後陸續有與我同在那個地方的人,與我訴說他們在那的痛苦以及曾經在那的痛苦,也就是說受害者不只一個。

另他們所信奉的是以新柏拉圖主義的核心來解釋的「祢」,那麼也只是「人」提出的其中一種說法,他們怎麼能說,他們所說的是絕對的真理?難道真理不就是「祢」嗎?而誰又能用隻字不差的形容來形容祢呢?

總之,我好恨宗教,雖然我知道他們許多行為是來自恐懼,但宗教人士正持續的傷害祢的兒女,精神上的折磨他們。願祢止息,願祢撫平傷痛中的人們,願祢來醫治我的心。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