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負債的恐懼】原來我家境真的不好-如何調整心態說服自己

1 / 1

從小家庭生活,不論在吃喝玩樂上,我知道家裡並不富裕。出門旅遊,爸媽總是會精打細算,但吃的住的總是在中間水平,每次出門回來總是帶著開心回家。爸媽會擠盡所能給我們最好的,不曾讓我和弟弟饑寒受凍。

所以我知道,我們家並不富裕,但還能跟生活平起平坐。在求學生涯,我沒有學貸,我也很戰戰兢兢的走在相對輕鬆的求學路上,國立高中、國立大學、國立研究所,雖然沒有像其他人一樣,厲害到有獎學金可以支應學費,但我努力走在平庸的道路上。

對於家裡的財務狀況,小時候的印象只記得爸爸中年失業,全家曾一起開車載廢紙去變賣,爸爸每天凌晨送報紙、到工地工作,後來因緣際會又回到銀行。但整個家裡負債狀況,都是爸爸專門控管的領域,我沒有關心也不知道從何關心起。我繼續走在自己的人生路上,出了社會,開始工作賺錢存錢。

時常看到網路上有人說自己父母會親情勒索,拿養育說法跟子女索錢,最終變成子女無法獨立,也跟父母失和。我很幸運,我的父母從部會親情勒索,甚至我都會用逢年過節的藉口塞大錢給爸媽,因為我平常問他們哪裡要用錢,他們總是說家裡很好,叫我把錢留給自己。此時的我,對於家裡的負債概念,只有房貸,大約每月3萬元。

我出社會工作了三年,存到了第一桶金。我很開心的跟爸媽分享,也主動提起我想分擔房貸壓力。

工作第五年,我買了自己的房子,在新北蛋白區,夯不啷噹也要背起千萬房貸。但在下手前我也有算過,儘管買了房,我還是可以持續分擔家裡的負擔。

就在我認為的算盤打得精准時,弟弟受傷住院了,爸爸的店面因為疫情而生意不好。突如其來的變化,我開始正視家裡的負債狀況,畢竟經濟支柱受了影響,或許可以評估我有沒有能力多負擔一些。

結果一問才知道,原來爸爸自己還有高達百萬的信貸沒有還完,後續自己也用房貸增貸方式,把信貸整合到房貸中。原來房貸每月的支出不是3萬元,而是6萬元。原來房貸還有二十年還沒繳完。我爸今年已經56歲了。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原來我太晚正視家裡負債狀況。實在太晚了。

當下媽媽已經開始歇斯底里想要質詢爸爸。可想而知,那些話都會是傷人狠狠的字眼,我當下就遏止了媽媽的情緒發洩。

現在再去探究那些錢的流向已經於事無補,現在我們要好好思考未來該怎麼辦。這才把媽媽的怒氣先壓下來,我知道媽媽也心急了。

當晚我徹夜難眠,因為這一切跟我原來想的都不一樣。我的計劃被打亂了,半夜的我真的感覺到害怕。

我想著或許以前小時候的小康都是爸爸用信貸支撐起來的,沒有一個人願意讓自己負債累累,我能夠想到的就是這個原因了。如果是這樣,那爸爸的心理壓力應該比我們更大,自己背負了這些貸款壓力幾十年。越到深夜,各種可怕的想法開始出現,破產、房子被收走...我不敢再想下去。

原來那些面臨巨變的心情是如此,原來人生的恐懼可以這麼強大。

凌晨3點,在所有負面想法跟最壞的情況都想過一輪後,我不知不覺就昏睡了。隔天我開始思考未來的路。

  1. 先搞清楚負債組成。每月房貸金額跟年數,還有銀行貸款利率。
  2. 計算目前現金流的有效年數,也就是爸爸的店面還能走多久,在此同時還有沒有其他金流可以開源。也要考量爸媽的退休金。
  3. 如果第2點的計算無法支應,考量現有房子變賣兌現的可行性。或是利用銀行寬限期,先繳利息同時存錢大額償還本金。本金降低了,才能縮短年限。
  4. 找到你的隊友,把煩惱擔憂都跟他說。不僅是情緒上的發洩,當你訴說出來之後,你也會更清楚下一步應該要怎麼做。

上面四點是我在跟隊友講完現況之後,冷靜下來思考的。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的確,我要先理解負債現況,可能爸爸在媽媽面前會有所隱瞞保留,我可以先用和爸爸獨處的時間聊聊。不要帶有責怪的心理,是一種有苦共擔的家人情誼。

了解現況後,我可再向銀行了解其他方案,當然也要考量對於我自己蛋白區的房貸申辦影響。

最後就是積極開源,再小的現金流都是可能挽救這一切的救命草,不論是創作、股票、寫作、打工,用盡自己一切力量找到機會。

經過一個晚上的負面,新的一天我想帶著家人好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