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小說】藍色魅影 3-3 帶有古龍水香氣的擁抱

1 / 1


  「艾琳!等妳好久囉!酒裡的冰塊都融化啦。」

  包廂裡面坐著一位穿著西裝略顯魁梧的中年男子與同樣穿西裝的瘦柴年輕人,看起來應該是某公司的主管階級帶著屬下來的。

  「呵呵,順哥,飢餓就是最美好的調味料嘛,這是我的一點點小心機希望您別介意。」

  艾琳與剛剛明顯不同,用著嬌媚的語氣走向剛剛開口的中年男子那裡坐下。

  「跟您介紹一下,這是我們的新人『愛麗絲』,今天只是第一天體驗工作,所以沒辦法照顧你們呢,請多體諒一下哦!」

  「愛麗絲」是我在這裡的名子,因為這裡通常不會讓客人得知自己的本名。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那個叫順哥的大叔騷騷臉頰,有些掃興,「好不容易都兩個人,我還想讓新人陪陪他呢!」

  艾琳察覺對方的意思後,急忙打圓場:「唉呀,難道我的魅力不足以供兩位滿意嗎?」她一邊在大叔的耳邊輕輕吐氣,纖長的手指也一邊勾拉著自己的裙擺。

  大叔就像被操控一樣,五感只為艾琳所用,眼裡滿是漩渦。

  化解了危機是很好……,但我真的就只能這麼看著而已嗎?我完全無法幫任何忙嗎?

  我靜靜移動到那位年輕人的身邊,試著也用嬌媚的語氣與他對談。

  「帥……帥哥怎麼稱呼呀?」

  雖然我已經盡可能模仿了艾琳的語氣,但感覺完全不同,毫無魅力。

  「呃……叫我阿亮就好了……」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他笑得很靦腆,跟我一樣。難道他也很緊張嗎?

  看見我出格的行為,艾琳只閃過一瞬的吃驚,算是默許了吧。

  「哈哈哈!他也是第一次來這裡,所以太緊張了啦!阿亮,先喝個幾杯壯壯膽吧!」

  大叔剛說完,艾琳便用眼神加動作示意我幫阿亮倒酒。

  「我來就可以了……」

  我將阿亮面前的「Rock杯」放入了一顆史塔克準備好的「老冰」,然後將桌上的威士忌沿著猶如鑽石般晶瑩剔透的大型冰塊倒入琥珀色般的液體。

  這些是艾琳事前教我的,因為這個叫順哥的大叔是她的熟客,所以一些細節她都瞭如指掌。但只有這位阿亮是第一次來,但應該問題不大。

  阿亮戰戰兢兢地慢慢啜飲他的威士忌,而我則是繼續觀察著艾琳那裡的情況。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這杯味道淡掉的就由我來喝掉代替賠罪吧!順哥想喝些什麼?要喝我喝剩的……也不是不可以哦?」

  艾琳說完便迅速喝下那杯冰塊融完的威士忌,淘氣地看了順哥一眼。順哥先是期待然後又失望的表情看著就很滑稽。

  「唉呀!順哥你看看我,一直忙到剛剛所以現在渴得不行,一不注意就喝完了……」

  艾琳很明顯是故意喝完的,還故意用充滿魅惑的靈動舌頭頂著杯緣,讓最後一滴液體流入舌尖。她成功挑起順哥的心了,瞧他滿臉春心蕩漾,像極了戀愛中的少年。

  其實不光是順哥,我在一旁只是看著也感受到十分的心動。

  接著艾琳幾乎貼在順哥旁邊聊著我所聽不懂的話題,可以看見順哥通紅幾乎把持不住的臉。

  「順哥?你臉好紅哦?沒事吧?」

  「啊……沒……沒事!」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順哥也許因為想遮掩自己的害羞所以一口將艾琳剛倒的威士忌一口灌完了。

  「順哥還是一樣好酒量呢,豪邁吞飲的樣子很有男子氣概……」

  艾琳將語調放慢,將身子貼近順哥,艷麗的肢體動作完美展現出她苗條身材的優點。

  「我很喜歡哦……」

  艾琳的艷紅雙唇在幾乎貼近他耳朵的距離下,發出類似氣音的非常勾魂的聲音。

  可以看見順哥被艾琳身上的香味以及故意從耳邊吐出的氣息弄得神魂顛倒的模樣,簡直就像成了艾琳的俘虜一樣。

  因為這裡的規定是客人不能主動觸碰我們,所以我到現在還是蠻放心的。

  而且這位叫阿亮的也是第一次來,讓我覺得我不是一個人瞎緊張。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我才剛把視線轉到阿亮身上,就看到他用著色瞇瞇的眼神由上到下死死盯著我,而舌頭也不安份地在嘴唇來回吸舔。

  咦?該不會剛剛我在觀察艾琳他們的時候,他一直保持這種狀態?

  「阿……阿亮?要再幫你倒酒嗎?還是聊些什麼好呢?」

  我承認我有點害怕了,我想快點轉移他的注意力,所以我趕緊拿起阿亮面前的威士忌要幫他倒酒。

  「呀──!」

  匡啷一聲響徹整個空間。

  因為桌子在前方,所以我倒酒的過程幾乎是背面朝向他的。

  想不到阿亮竟然失去理智,一把手直接抓住我的屁股,讓我嚇得把手上的威士忌給打翻摔破在地上。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這麼大的聲響不會沒有人注意到,艾琳馬上從順哥身邊站起來走向我這裡。

  「怎麼了!愛麗絲?」

  艾琳過來扶起跌在地上驚慌失措的我。

  我腦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據實以報還是要替他隱瞞,如果跟艾琳說實話的話,就會失去這個客人,但是……

  「他對妳亂來嗎?說實話。」

  艾琳臉色大變地用認真的語氣對我說,面對這種壓迫我下意識地點點頭。

  艾琳用帶有殺氣的眼神睨著阿亮,阿亮只是驚慌失措地說著「對不起」。

  「抱歉,得請你們出去了。」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艾琳彷彿變了個人似的,繼續用著極銳利的眼神瞪著阿亮,然後按下牆壁邊某顆按鈕。

  「啊……等等,應該是誤會吧!阿亮?怎麼回事?」

  搞不清楚狀況的順哥慌亂地搖著阿亮,而阿亮好像意識到自己犯了錯所以也很慌張地看著我們。

  大概過了不到20秒,包廂的門被大力的推開,走進來三名壯漢,其中一位是傑森。他們先是口頭命令他們走出去,但依然呆坐在一旁的阿亮則是被壯漢一手抬到肩膀上給帶走。

  「沒事吧?」

  傑森臨走前用溫柔的口氣問我,但我搖搖頭表示沒事後他才安心地離開。

  之後艾琳扶著還在不停顫抖著的我回到後台。

  我坐在沙發上,艾琳拿了一杯熱可可過來給我喝。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對不起……我搞砸了……」

  我太激動了,如果我能巧妙緩和當下的氣氛也許就不會鬧到這麼僵。經過這件事後那個熟客也不會再來了吧?不僅害艾琳失去了客人,自己也弄得如此落魄。好丟臉,我顯然沒辦法像他們一樣悠然自得地應付一切。

  「亦琳,妳不要誤會了。」

  艾琳邊握著我的手邊用著嚴肅的口氣對我說。

  「這裡不是客人想怎麼樣都可以,我們可不是那種店。」

  聽到艾琳這麼說我才稍微鬆了口氣。

  因為鬆了口氣。

  所以……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嗚……」

  我用手臂擋住自己的雙眼然後盡量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但眼淚與啜泣聲不爭氣地從我體內爆發出來。

  我從進去包廂時的緊張,到被接觸身體時的害怕,在一瞬間的鬆懈下潰堤了。艾琳愈是溫柔地安慰我,我愈是感到自己的無能。

  第一次來藍色魅影的時候,他們悠然自得且神采奕奕的模樣,讓我產生了也許我也能變得像他們一樣的錯覺,我以為我可以在這裡找到自己的興趣,甚至是未來的職業。是我搞錯了,這裡沒有我想像中的簡單,我也是第一次明白在學校上課與實際工作的不同之處。

  在學校被追捧而產生的驕傲在這裡也不過是那些飄散於酒吧裡的白色迷霧而已。我感到自己好無能,無能到想狠狠打自己一巴掌。

  隨後里昂好像是接到消息也趕來了後台。

  「哈尼……?」

  我聽到了里昂的聲音,帶點慌張與擔心,但我看不清楚他的臉,至少現在是。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里昂走到我旁邊蹲了下來,張開雙手想抱住我。

  「哈尼?」

  我將里昂推開了,儘管我現在很需要人安慰,但我唯獨不想讓里昂覺得我是很脆弱的女人,所以我得在他面前振作才行。

  「呼……哈……」

  我深呼吸後,將手放在艾琳靠在我肩膀的手上,點頭示意我沒事了。

  「里昂……我沒事,你去忙你的吧。」

  這大概是我第一次對里昂冷淡,所以里昂的表情也許也有點失落,但我沒辦法觀測到。

  「可是……」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我沒事!」

  彷彿能聽到我的聲音迴盪在整個後台,我也嚇到我竟然發出了這麼大的聲音。也許我只是用這一點也不具有威嚇的聲音來掩蓋自己的故作堅強吧

  艾琳和里昂用著眼神互相溝通後,里昂也沒辦法地走了出去。

  我很抱歉對里昂這麼大聲,但我只能用這種方式讓他不要過度擔心我。我不是柔弱的小女孩!

  我用手擦掉眼角最後的淚水,試著用平常的語氣和艾琳說話。

  「我沒事了,下一組客人什麼時候?」

  艾琳聽到我的話後愣了一下,然後抓住我的雙手。

  「不行啦……妳太勉強了,妳看妳的手還在顫抖。」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不只是雙手,我的雙腳、嘴巴,還有心臟都在不停地顫抖。但如果在這裡停下來的話,不就只是證明我只是個沒用的女人嗎?

  Aion在短暫的沉默中開門走了進來。

  「妳先回去吧,今天就到這裡為止。艾琳,帶她去換衣服。」

  「嗯……好。」

  為什麼……?

  「等等!我還可以,我還沒放棄啊!」

  我失控了,為什麼呢?也許是我的人生過得太順遂了,事到如今被否定讓我像個任性的小孩一樣在撒嬌。

  「先不說客人對妳做了什麼,妳這種狀態如果還去陪客人的話,損害名譽的不是妳而已,而是『Blue phantom』這塊招牌。這樣妳有聽懂我想說的嗎?」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我知道Aion顧慮我的心情,所以盡量語氣溫和地勸我,但卻讓我明白了我只是在任性而已,恣意妄為地要他們陪我玩這齣無聊的少女成長日記。他們就像在照顧小孩一樣,處處為我著想,一邊考量著我的心情,我卻傲慢地以為自己能做好一切,真的是……遜斃了。

  明白了一切的我又不爭氣地從眼角冒出淚珠,一陣酸楚湧上鼻尖。但成熟的人這時候應該會這麼做。

  「艾琳,可以麻煩妳幫我把我的衣服拿來嗎?」

  失敗……我第一次體會到失敗的挫折感。跟學校的那些比賽不同,職場的失敗就像是一種被社會否定的感覺。他們做起事來鉅細靡遺,臨場反應更是沒話說,根本就是專業人士,而我只會在一旁拖後腿。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著馬路來來去去的車輛嘆氣。

  雖然Aion說要叫計程車載我回去,但被我拒絕了,因為我沒有喝酒,時間也不晚,但其實只是想在冬天的夜晚裡散散心罷了,這種又冷又黑的感覺和我的心情一樣,彷彿要與空氣融合的感覺讓我想就這樣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也許是太久沒哭了,留了這麼多眼淚讓我眼皮變得非常沉重。

  又或許是自己的醜態盡顯,讓我想閉上眼睛忘卻一切。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可能這輩子都忘不了今天發生的事情。

  我本來想趁里昂不注意時成為一個能獨當一面的女人,結果如此輕率的決定搞得藍色魅影的大家一片狼藉。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而且……大家可能會因為這件事對里昂產生負面的看法。

  我只要愈是思考,得出的結果愈是悲慘,於是我放棄了思考,拼命向家裡跑去,想鑽入被窩裡好好睡一覺,希望醒來後能發現這一切都是夢一場。

  也許是老天在懲罰我的傲慢自大,我連奔跑到家裡都做不到。身體沉重、雙眼發熱、雙腳無力,很快地便蹲在杳無人煙的公園旁,人行道上的欄杆讓我不至於倒下。

  好痛苦、好難過。

  好想要。

  你的擁抱……

  視線縮小、畫面模糊。

  就在我的意識逐漸消失而精神恍惚時。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不是跟妳說了不要勉強的嗎?」

  低沉又溫柔的聲音,就像黑色漩渦裡出現的一道耀眼白光一樣將我喚醒了過來。

  「里昂……」

  我身體飄渺得近乎沒有知覺,但我能確定我正在他溫暖的懷裡。

  「噓……先不要說話,我送妳回家吧。」

  我頓時又失去了幾分鐘的意識,再度張開眼睛是因為底下微微的震動,還有古龍水與香菸混和的味道。

  我和里昂坐在計程車的後方,虛弱的我依靠在里昂的身上。

  可以看見移動中的計程車與路燈相互交錯而反反覆覆映照在里昂臉上的橙黃色燈光。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我能看見里昂的臉色不是很好。這也是當然的,他一定是拋下工作過來找我的,因為不成熟的我……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但,這樣就好,我想就這樣依靠在他身上。

  讓我自私一下可以嗎?

  接著計程車很快就停下了,畢竟我的家其實沒有離得太遠。

  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里昂,所以一直裝作意識模糊的樣子依靠在他身上,於是里昂扶著我到家門口。

  「到這裡可以嗎?哈尼?」

  就算不行也得行,如果讓家人看到里昂的話不知道會不會發生什麼事。雖然我家人很開放,但我現在只想盡量避開一些麻煩的事,因為我的頭非常的痛,能少一件事就盡量少一件事。

  「嗯……謝謝……」

  我說完便將里昂的手拿開,從他身上離開。但沒想到身體沉重的程度超乎我的想像,我只能拼命撐著讓自己不至於倒下。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拼命……?

  對了,我到底在跟什麼拼命?

  我只記得我好像在忍耐什麼一樣,但現在複雜的事情我完全無法思考,只記得一件一直深刻銘記在心的事。

  我緩緩張開雙手。

  「抱我,好嗎?」

  啊……我想起來了,因為先行動的身體才讓我想起來這件事。上次也是像這樣在意識朦朧的狀態下張開雙手,但卻被拒絕了。

  這次……

  嗯──?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里昂給人的感覺一直都是既成熟又輕浮的綜合體,如今彷彿第一次感受到從他體內流過來的感情。

  他稍微用力地將我抱在他的懷裡。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能感受到他的一切。

  好溫暖……好舒服。

  我想時間就這樣止住,雖然那是不可能的。

  上次在這裡被告白、被親吻,這次則是溫暖的擁抱,就像做夢一樣。

  帶有古龍水香味的擁抱,使我完完全全的墜入了冬天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