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別過來,我今天是插畫家 | 唇色又是秋冬色嗎

秋冬那幾支喝醉後就分不出差異的唇膏,
一疊一疊訕笑著奮不顧身撲進永恆傳承、亙古堅定的術語。

「秋冬杏色」、「乾燥玫瑰」、「焦糖奶油」、「氣質」

嘻,我就愛買。 (兩手一攤驕傲貌

櫻桃小丸子又吵著爺爺要買烤地瓜、佐佐木爺爺又在掃落葉的季節,

熱呼呼的地瓜到手後臉紅紅——是不是連頰彩都要用一模一樣的文案賣我?

嘻,我就愛買。(愛心手勢

是不是眼影要用隔壁棵顏色雷同又不同、曖昧不明,

一點點差異而已的楓葉?

嘻,對的,快下那個又老又被買單的詞彙「絕不失手大地色」。

我虛度一年又到秋天與冬天,
又到了該展望、然後只是意思意思像個儀式、但我沒有要積極達標的,

許願的季節。

我到底怎麼辦到,把自己完全活成,

重複述說、有點長繭、講得自身不感到任何一絲抱歉、還傲氣滿滿地,

「明年我一定要——」

嘻。

IG @ura_weng

uraweng.com

 懶得交際就帶單眼 / 戲謔人間用插畫 / 賺錢必須寫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