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Y 2017/04/19

是「幽靈」還是「幽靈作家」?《芝加哥打字機》裡劉真吾所留下的7個伏筆

熱播韓劇《芝加哥打字機》收視節節高升,不僅是因為「前世今生」的題材新穎而引起廣大觀眾的關注以外,劇中的角色定位以及編劇留下的伏筆更是撲朔迷離到讓大家每集都在尋找線索,其中又以高庚杓所飾演的「劉真吾」最引人注意,因為他是三個要角中唯一一個目前還沒有「前生」設定的人。

 

 

因此,更令人好奇真吾到底是遺留在人間的前生「幽靈」,還是今生真正躲在韓世宙作家背後的「幽靈作家」?現在就跟著小編來抽絲剝繭看看這個有如「謎」一般的男人吧!

 

 

播出至今只有「特定人物」看得見他,像是作家韓世宙以及巫堂的女兒馬芳真看得見,值得注意的是在劇中新書發佈會上,劉真吾和台下的記者當時有進行對話,但記者卻對他毫無反應,而且桌上也沒有準備給他的東西。除此之外,當獸醫院院長離開獸醫院時,也沒有對劉真吾做出打招呼的動作。

 

 

劉真吾可以自由進出韓世宙作家已經改過密碼的豪宅,而且即使被韓作家用繩子捆綁住,依然可以在葛社長出現前瞬間掙脫,目的就是為了不被他發現,真吾也想要跟韓作家好好地玩一玩。

 

 

劉真吾跑到田雪家,被韓作家發現時,他說著:「從美國回來的那天就認識田雪,並對她一見鍾情。」他說的從美國回來的那天,這不就是指「打字機」從美國被郵寄到韓國來的那天嗎?所以,他跟打字機真的有密切的關係。

 

 

第四集中,因為到田雪家外徘徊而被巫堂感應到外面有不祥的氣息,要拿紅豆來驅邪,真吾怕被紅豆灑到而快速逃跑現場,結果害得韓作家被灑了一身豆子。

 

 

從出現到現在,劉真吾的身上都散發著一股「復古」氣息,不論是穿著老式的西裝、不變的中分頭髮型,還是那有著過去年代的語調與口吻,通通都很有時代感。

 

 

經過葛社長和韓作家的對話,我們可以知道劉真吾並不是社長所雇用的幽靈作家,因為那位「劉」昌明作家正在有著披薩和義大利麵的國家義大利旅遊中。對照真吾自己口述:「是我自己送來自己給韓作家的」,我們是不是可以猜測其實他就是先前在美國身為打字機對韓作家的召喚與感應呢?

 

 

隨著集數的播出和前世今生交錯的場景,田雪說過她不做獸醫的理由是因為:「她前世是不是殺了不該殺的珍惜之人。」莫非這個不該殺的珍惜之人就是三人幫之中的劉真吾呢?

 

 

 

大家在收看完這幾集之後,都嚴重懷疑劉真吾到底是不是幽靈作家,還是其實他是附在打字機上的前世靈魂,因為劉真吾還說過:「我一心想要幫助韓作家,我是遵循心靈的使喚」,代表著他是遵循韓作家的使喚才到來的嗎?除此之外,就連白道河作家進到韓作家的寫作室時說著:「韓作家留了樣不該留的『東西』,是個足以引發問題的禍根,難道不該直接除掉嗎?」所指的是東西,而不是人。

 

 

是不是跟小編一樣越來越對劉真吾感到好奇,同時也被他深深吸引呢?不管是他用輕挑的口吻和晃動的瞳孔說謊言的驚慌,還是用正經的表情胡說八道的模樣都好可愛,而且復古造型實在是太適合庚杓了啦~接下來就繼續跟著小編看看編劇會如何解開真吾身上的謎團吧!

 

(圖片來源:tvN-naver, 시카고 타자기-facebook

資料來源: 編輯整理

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