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 2016/07/15

盧廣仲 寫下一首難聽的歌後,學習更誠實面對自己

TEXT/IRIS YEH

PHOTO/張雪泡/STYLING:LUAN LU/MAKE UP:阿麵(美少女工作室)/HAIR:SHANG(FLUX COLLECTION)/場地協力:OrigInn Space

看著窗外的盧廣仲,那招牌黑框眼鏡背後,眼神若有所思,退伍後三年才終於發了新專輯《What a Folk!!!!!!》。他好像有點長大了,他誠實擁抱自己的陰暗面與光明面,貼近自己的生活,唱誠實的歌。

盧廣仲笑說,自己是個「帶著濃厚鄉愁的離子」,每當想到家鄉台南,他就會想起路邊燒雜草的味道,於是他就在路邊找一些雜草回台北的家點,放在廁所,每回蹲廁所的時候他就覺得:啊!我現在好像在家裡。

那是一種令人安心的味道,讓他想起小時候,鄉下隔音差,喜歡唱歌的他因為太害羞,總得躲在棉被裡,用枕頭蓋住自己的頭,再把嘴埋在另一個枕頭裡,才敢放聲唱歌。當時盧廣仲最喜歡唱瑪麗亞凱莉,他的歌喉就是這樣練出來的。當時他還不確定音樂是不是他的夢想,可是這小小的空間就是他的全世界。

現在,這個悶著頭唱歌的男孩長大了,《一百種生活》裡他拿出全部的活力,用力刷吉他,彷彿是這個世代的熱血代名詞。但誰也不知道,有太陽的地方,就有陰暗處。退伍之後,盧廣仲經歷了一段不短的低潮期,在家裡攤成一攤爛泥 。「以前一直都很順,那陣子覺得自己甚麼都不順,一直想著:出去的歌一定要很厲害,但愈是這樣想壓力就愈大,最後甚麼都寫不出來。那時整個人是處在一個很自私的狀態,幸好公司安排了很多公益活動,去非洲幫人家修房子,看似是幫助別人,但也解決自己某些自私負面的情緒。」

服裝:黑白配色襯衫、黑色寬版開衩短褲(BOTH BY TRAN 泉)

 

11天也無法解決的人生哉問

低潮時的盧廣仲不想面對家人,也不想面對朋友,那狀態連他都覺得自己好可怕。於是他做了一件瘋狂的事:從台北走到台南老家。 走到第十天的時候,看到台南的路標,他哭了,這時耳機正傳來U2的〈I still haven’t found what I'm looking for〉,正好詮釋了他當下的狀態。「走完我才發現,人生沒這麼簡單的,不可能花個11天就可以獲得解答。」走完這43萬五千多步,雖然並沒有解決盧廣仲對於人生的疑問,但至少他知道自己是自由的,也知道自己為什麼迷惘。有時候,迷惘就是太過自由的代價。

經紀人兼人生導師鍾成虎告訴他,創作未必非得是正面能量,有時候低潮也能寫成一首歌。當盧廣仲躲在自己的繭裡懊惱甚麼也寫不出來的時候,他要盧廣仲寫出一首自己覺得最難聽的歌,他也真的寫了。「寫完很有成就感,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也許低潮的時候,我哼甚麼都覺得不對,不覺得值得唱成一首歌跟大家發表。但如果這首歌不寫出來,你不會知道它的意義啊!也許它對別人來說是有意義的。只想寫出所謂『好歌』的我,又何嘗不是一種自私呢?」

接受自己的光明與黑暗

於是盧廣仲開始慢慢地練習,接受自己也有陰暗、憤怒、脆弱的時候,不再強迫自己隨時都要當個正面陽光的小隊長。「從小,我就是個報喜不報憂的人,甚至對自己的家人也是一樣。自我揭露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困難的。但我現在接受自己也有憤怒的時候,也學著不害怕在臉書上抱怨:好枯燥好煩、生活沒有意義……我發現當我一把這些負面情緒講出來,我的人就變得輕鬆了。現在我接受自己的陰暗面和光明面同時存在,學會怎麼跟他們更有彈性地相處,整個人也變得比較平和。」

這樣的他唱起歌來更誠實了。雖然不若當初第一張專輯時那麼生猛,可是他更知道怎麼去醞釀生命細微的起伏。我們也跟盧廣仲的音樂一起長大了,我們都已經不再是只在乎早餐吃甚麼的學生,要開始面對生活的課題,而他的音樂,更貼近我們的生活。

他笑著說,我想當一個平凡人,只是剛好會彈吉他唱歌。而這樣的平凡裡頭,有我也有你。

服裝:白色花邊襯衫 (STEPHANE DOU HOMME) ;黑色寬版九分褲 (TRAN 泉)

 

*本文由 ELLE Taiwan 報導,未經授權同意不得轉載*
 更多流行時尚資訊,盡在《ELLE》

 

延伸閱讀 

盧廣仲:充滿更多能量 男孩的轉變

 

 

盧廣仲:有吉他的流行歌曲 向樂迷致敬音樂會

 

 

【認真演戲的男人】想像個瘋子一般,帶你走入戲劇

 

【認真演戲的男人】吳慷仁:我不當你的候補,我要當藝術片的第一選擇

 

 

英國男人特別帥?蜘蛛人、芬尼克、超人、洛基.....這些魅力男神都是英國製!

 

 

資料來源: ELLE Taiwan

影片